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40章 死路一条
  “见过一次,也是为了你的事,叶子jiao (女乔)对你念念不忘,她明确向我表达了她想跟你同归于好的心意。其实这么多年她也不容易,就像一个瘾君子已经xi 口及了* na *么多年,你总得给对方一个缓chong *期吧,是么?”我苦口婆心的劝说杨倩。
  杨倩思考了半天,点了点头,她的内心深处估计还是对叶子jiao (女乔)存有敢情的,否则也不会对她心在的所作所为这么在意。“你以后不要单独见她了,还有,你是不是跟她有* na *个什么了?”
  kan着杨倩刺探的眼神,这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还真的很灵,我当初确实有* na *个想法。谁kan到* na *样的尤物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想法的,只是后*| lai |*却没有想到真的发生了关系。
  不过这些我是不会跟杨倩坦White(颜色bai )的,虽然坦White(颜色bai )从宽抗拒从严,但我知道这种事情坦White(颜色bai )了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呢。
  杨倩kan我不肯说,也不追问了,这回倒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了。不过我心里是有点惭愧的,做了坏事始终是瞒不住,等以后她们和好了,估计我的事情也就捅破了。
  我搂过杨倩的身子,让她舒服的躺在我怀里,然后对她说,“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跟我说,多人一个人分担,心里就没* na *么苦,明White(颜色bai )了么?”
  杨倩窝在我怀里,点了点头,然后甜蜜的笑了。
  我约了叶子jiao (女乔)在酒吧见面,打算好好帮杨倩劝说一↓她,毕竟**明星这一条路也是在的不好走。很多人的眼里其实是kan不起她现在这个职业的,将*| lai |*能否嫁到一个好的人家也不一定。
  叶子jiao (女乔)今天打扮的很随意,我发现她自从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面画得浓妆艳抹跟鬼似的。之后的见面倒是都ting *正常的。这个女人也是一个谜一般的人物,可能女人都是不简单的生物吧。
  叶子jiao (女乔)眨巴着美丽迷人的大眼睛,一幅今口 han 情脉脉的姿态,我是在受不了她这样kan我。便先开了口,把杨倩的原话说给了叶子jiao (女乔)听,希望她能从中领会到杨倩的真正用意。
  “你知道么,有时候一件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想要再回头确是不易。”叶子jiao (女乔)突然从口袋里拿chu *一包烟,然后朝我甩chu *一支。这姿势* na *叫一个漂亮啊,把我都惊呆了。
  “你抽烟?”我惊讶的语气,她仿佛料到我会这么说,只是随意的笑了一↓。然后拿chu *一支烟,用右手的食指与中指轻轻夹住,左手打开打huo *机点上。其实不可否认的是,叶子jiao (女乔)此时的动作异常的优美,她夹烟的姿势仿佛与生俱*| lai |*般的娴熟。
  我觉得她都可以去做香烟的广告了,还跑什么***集路线呢。她xi 口及了一口烟,然后朝我吐chu *一连窜的烟雾。我最讨厌xi 口及二手烟的了,据说xi 口及二手烟比自己抽烟还要残害body(* shen | ti *)上百倍。
  但从叶子jiao (女乔)口里吐chu *的烟雾我闻着仿佛觉得跟她的体息融为一体似的,很好闻,而且很dang 气回肠。果然是女人香,什么东西经过了女人的小嘴,就都变味了,一切都变得美好起*| lai |*。
  我忍不住也拿起了手里的烟,然后四处找打huo *机的空当,叶子jiao (女乔)突然凑了过*| lai |*,她的小嘴今口 han 着一支烟,示意我就着她嘴里的烟点上。汗滴滴,这女人摆明了又在you huo 我了。可偏偏我就是容易被引诱,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前倾,然后深xi 口及了一口气。
  我算是十*| lai |*年的老烟*了,可这次抽烟的经历确实与众不同的,也是最难忘的。从*| lai |*没有跟女人的香唇借过huo *,这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我猜也是最后一次吧。叶子jiao (女乔)的香烟不是chong *,味道虽然不正,但xi 口及jin *鼻翼的感觉却很舒服。
  这种烟给人的chong *激不是很大,仿佛xi 口及了后连心情也宁静了许多。汗滴滴,不是参杂了什么药材吧?* na *可是会吃死人的。我突然鼓起眼睛kan着叶子jiao (女乔),希望能从她的眼神里kanchu *一点东西。
  “怎么了?烟的味道不好?”叶子jiao (女乔)妩mei(女眉)的kan了我一眼,接着又朝我脸上吐chu *一口烟雾。
  我狼狈的别开脸去,还是被pen( 口贲)了个满脸都是,“你,你这烟是不是有问题,我xi 口及了后感觉特别不一样。”
  “哦?是哪里不一样?是不是感觉很安详?很想睡觉?”叶子jiao (女乔)哧哧一笑,然后百mei(女眉)千jiao (女乔)的kan着我。
  我点了点头,难道让自己猜中了,她果然在里面↓了药,她想害我?我心里千回百转了几个*| lai |*回了,也想不chu *她为何这么做的原因。
  “哈哈,真是想不到你这么胆小,kan把你吓的,好了,我实话跟你说吧,其实这烟名为安乐死。”叶子jiao (女乔)此言一chu *,我就更晕了,都安乐死了,还不是害人的?
  她kan我青筋直冒的样子,笑的更欢了,故意慢条斯理的抽了一口烟,然后又吐chu **| lai |*。她的眉眼如丝,都在笑,连嘴角的笑容都是* na *么美丽,我突然觉得口gan 舌燥起*| lai |*,于是朝酒保招了招手,又叫了一杯冰shui *。
  今天我要保持异常清醒的姿态,所以绝对不可以睡,我是打算滴酒不沾的了。至于为何又约在酒吧跟她见面,纯粹是因为这里环境好,谈事情也不怕人叨扰,叶子jiao (女乔)对这里估计比对她家里还要熟悉吧。
  “你相信我会害你么?瞧你这神情,好似我已经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似的。”叶子jiao (女乔)嗲怪的kan了我一眼,然后才开始叙说她的过往史。
  “虽然酒有的时候会让人迷醉其中,但只是暂时的,大多时候我需要一种让自己麻痹但是又不伤body(* shen | ti *)的办法。你知道么,我曾经xi 口及食过大麻,不过幸好遇到一个好心人,是他劝说我戒掉的,* na *个时候上瘾还不是很严重,所以戒烟也不是很难得事。”
  “他后*| lai |*告诉我抽这个,”叶子jiao (女乔)指了指手里的烟,然后继续说,“这种烟能给人安宁的感觉,让人彻底的放松,什么烦恼都不存在了。虽然他也说这种烟长期食用对body(* shen | ti *)或多或少会有点影响,特别是女人的生育能力会受阻。”
  我听了心里一惊,不会吧,世上还有这种烟?抽食了可以让人不孕?* na *我可得要问叶子jiao (女乔)多要点拿回去让三女服用,省的我老为办事时没有###而烦恼,再说带着* na *话儿运动起*| lai |*也不太方便,反正我是觉得不舒服的。
  叶子jiao (女乔)当然体会不到我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她继续说,“这个男人对我真的好,只是他并不爱我,他帮助我也是要回报的。我答应他给他免费续签合同三年,但是期间的所有flower (hua )费他都要负担我,包括我的名车,房子,衣服,包包,事无巨细都是他buy(中文:gou mai)单。”
  “不过我很幸运,一↓就Red(* hong *)了,他也是幸运的,遇到了我,在我身上他是真正的发了大财,不过现在我们几乎不怎么联系了。很可笑吧,合作了三年的伙伴,说不见就不见了,他真是个怪人。”叶子jiao (女乔)突然自嘲似的笑了。
  我听到这里,内心的震动可想而知,没有想到叶子jiao (女乔)踏上这条别人就算想都不敢做的道路,是因为有人促使的。更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是免费得跟人家签订了三年的合同,甘愿成为人家的垫脚石。
  我此刻有点理解她的心情了,身在异乡,又是在对友情彻底的绝望的时候,还有什么能让自己重新站起*| lai |*的呢。我相除了彻底的让自己放纵和堕落,也找不到别的理由了。
  叶子jiao (女乔)虽然放纵了一回,但她总算是开始回头了,她迷蒙的眼睛kan向我,“我不明White(颜色bai )为何多数国人都喜欢chu *国,其实chu *国有什么好呢?在异国他乡连一丝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都得不到,没有人能给,每晚孤枕难眠的时候才是最寂寞的。”
  我也无法回答她的问题,虽然我曾想过让奇骏长大后读书chu *国,但是* na *是很遥远的事情,我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至于我自己,是从*| lai |*都不会想到要chu *国的,即使chu *了国给人刷盘子赚的都比在中国当总监强,我也不想chu *去。
  祖国始终是自己的好啊,土生土长的我们,有这份能力在国内生活,为何想方设法让自己过得更好些。叶子jiao (女乔)把整根烟都抽完了,她又想拿chu *一根*| lai |*点上,我shen 过手去,阻止了她。
  “既然对body(* shen | ti *)有害,以后还是少抽点吧,我今天*| lai |*是找你有事要谈。”我说。
  “恩,听你的。”叶子jiao (女乔)点了点头,把已经拿chu *烟盒的烟又重新的塞了回去。“说吧,什么事情?”
  我喝了口冰shui *润了润hou long,在酝酿该怎么说chu *口,其实我也担心她会直接拒绝我,毕竟我和她的交情也不深,突然我心生一计。
  “你现在不恨杨倩了吧?”我试探的问道。“恨什么,早忘记了,她最近还好么?”叶子jiao (女乔)侧过头kan我。
  “昨晚我和她谈到了你,她说你现在这样她kan了很心疼,你可有想过你这样↓去迟早不是长久之事?有想过做别的事情么?”
  “我还能做什么?只不过靠青春吃饭罢了,要学历没学历,如果正正经经的找份工作。估计人家还会嫌弃我,我也不是没有想过的。”叶子jiao (女乔)说的是事实,在这个什么都要文凭和经验的社会,如果没有一技之长是站不住脚的。
  叶子jiao (女乔)唯一的擅长就是她的body(* shen | ti *),只能靠body(* shen | ti *)吃饭她才有活路,总不能叫她去自己公司跳tuo *衣舞摆pose吧。这个不说她不肯,估计* na *些在网上成(曰)ri 里偷kan她***集的男人中如果有老板的也不愿意吧。
  有她在公司,想* na *效应该有多轰动,起码公司一半以上的员工都要罢工了。我装作思考了一↓,然后问叶子jiao (女乔),“你可愿意转行做模特?走t台?”
  叶子jiao (女乔)疑惑的kan着我,不明White(颜色bai )我什么意思。
  我耐心的解释给她听,“是这样的,我公司最近☆ɡao 扌高☆了个活动,要一大批女模特走秀。虽然你对这一块不甚了解,但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你可以先jin *模特公司强训一段时间,然后试试这个机会。”
  叶子jiao (女乔)点了点头,然后问,“可我如果chu *现在你公司活动上,不会对你公司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吧?”她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我正式考虑她的公众效应才聘请她的。
  想一↓,* na *些平(曰)ri 里只敢在网上偷偷**观kan她照片的男人,一旦知道我的现场秀里有她chu *现,还不拼了命的buy(中文:gou mai)门票*| lai |*kan啊。更何况我的推广活动* na *是露天的,谁都可以kan,根本不需要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