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9章 明White(颜色bai )就好
  “134……”White(颜色bai )云飞快的从嘴里报chu *一连窜的数字,然后深深的kan了我一眼,急匆匆的离去。
  kan着White(颜色bai )云窈窕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我的心里突然感到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了心头。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过的,好像久别重逢的恋人般,让我yu (谷欠)罢不能。
  “喂,你让我办的事情差不多办好了,你这边怎么样?”张一顺↓午给我*| lai |*电,他语气有些激动的说。
  “哦,我这边也差不多了,正在布置,对了,这个事情二股东知道么?”我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他哪知道啊,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整(曰)ri 的不见人,所有推广的事项都交给我处理了,放心,我现在权力大的很。”张一顺很牛*的说着。
  我心里暗自一笑,这个小子还是一个没正经的主,不过找他帮忙确实找对人了。本*| lai |*我跟杨倩要比他熟很多,可二股东现在对杨倩盯得* na *叫一个jin ,在公司更加是事无巨细关心的很。
  按理即使二股东是杨倩的亲生父亲也不用对她kan的这么jin 的,但事实却是,可能是后*| lai |*的父亲对女儿的父爱吧,让二股东yu (谷欠)罢不能。晚*| lai |*得女,估计说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不过他始终还是不敢跟杨倩挑明了说的,所以这一点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就算是关心杨倩也只是在表面上的,说句不好听到的,二股东如果因为什么事情意外身亡了,他的身价财产还指不定由谁继承呢,哈哈。
  “这样吧,你盯着你* na *边的人好好做事,如果这个事情成功了,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帮忙的,少不了你的好,哈哈。”我对张一顺大力的推鼓了一把。
  这小子跟我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心里清楚在我这边是绝对不会亏待他的。所以我交待他办的事情肯定是办的妥妥当当的了,“嗯,不过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二股东好像对杨倩过分关心了点,你现在跟杨倩关系如何啊?”
  张一顺kan*| lai |*对我了解还是太少,不若丁亮对我的知晓程度,他以为杨倩跟我只是普通的男女朋友关系啊?不过kan在他这么关心我的程度上,我还是很感激的。
  “二股东估计也是kan在去世的杨董事长份上对她格外关照的,我们就不用多想了,杨倩这么大个人了,也知道自己照顾自己的,没事的,你自己注意点了。”我对张一顺这么解释到,其实也是不想他知道太多,对他无益。
  “嗯好的,* na *就这样了。”张一顺果然没再多问,其实我说的这个借口一般人都不会接受。不过张一顺也是很精明的主,他明White(颜色bai )我话里的意思就好了。
  其实我让张一顺帮忙的事情不外乎是让他帮我多张罗些人手了,由我自己chu *面联系必定大费周章,也得不偿失。杨总监* na *边给我批的经费实在是少之又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为难我。
  我是打算举办一场大型的露空人体模特秀,即宣扬了我公司的人文素质,又能别具特色,肯定能xi 口及引众人的眼球。到时候再适时的把我公司的产品推销chu *去,不愁打不响知名度。
  我这边策划的也差不多了,初步定为↓个月中旬举行这个活动。
  奇骏这几天老在我耳边嚷嚷着要去动物园kan狮子,其实狮子有什么好kan的,还不如kan美女。嘿嘿,这是我的心里,人家小孩子肯定不是这么想的了。
  我问奇骏,“儿子,你为什么想去kan狮子呢?”“爸爸,狮子王你没听说过啊,狮子可是比老虎更好kan呢。”奇骏天真的kan着我嘻嘻笑着。
  “* na *为什么比老虎好kan呢?”其实我是真的不理解小孩子的思想,在小孩子心里什么事情都有个对与错,这是对的可以做,* na *是错的不可以做。还有什么人是好人或者坏人。
  我其实很羡慕小孩的世界,* na *么单纯无暇,他们的梦想远比大人们*| lai |*的更美好。我喜欢小孩子,因为跟他们在一起,比跟* na *些成(曰)ri 里勾心斗角的精明人相处要舒服的多。
  其实人与人交往为何要有* na *么多的算计阴谋呢,我内心深处是多么Yearn(*ke wang*)能有一个平和安定的生活环境啊。至少我实现不了的,也要让我的儿子将*| lai |*不后悔,让他能过* na *样的生活。
  “爸爸,狮子没有老虎凶猛,他懂得顾全大局。你kan狮子王里面,老虎是凶残的动物,但狮子确是会保护家族的英雄哦。”儿子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啊?”我没有想到奇骏会这么解释给我听,本以为他是觉得狮子长得比老虎好kan呢。呵呵,我的儿子长大了,将*| lai |*一定是一个chu *色的顶天立di 的男人,我爱怜的*着他的头,然后重重的在他小脸上亲了一口。
  答应奇骏星期天带他去动物园就一定要守信,小孩子是不可以欺骗的。如果大人只是敷衍应付了事,有了the first time(di yi ci ),第二次小孩子*(咸心)min gan 的内心就不会选择相信了。
  晚饭的时候,杨倩一直闷闷不乐,我也不知道她又哪根神经不对了,不过她经常有事没事这样的,所以我们都习惯了。然后想起叶子jiao (女乔)哀怨的眼神,我觉得她们的关系真的是让我头痛。
  “这菜做的太淡了,一点不好吃。”我们都津津有味的盯着自己的饭碗作死的扒饭,突然杨倩嘴里蹦chu *了这一句话。不仅我们,连小奇骏都用奇怪的眼神秒杀着杨倩。
  她向*| lai |*都是衣*| lai |*张口饭*| lai |*shen 手的主,人家小漫和微微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的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她这么挑三拣四,我实在kan不过眼了。
  “你要么吃,要么就放↓碗筷,自己煮你的方便面去。”我忍不住的冷冷的说。
  “你?你……”杨倩被我的话噎的突然好像hou long口堵住了东西,上也不是↓也不是,心里一阵难受,居然咳嗽起*| lai |*。
  “怎么了这是?你kankan,好好吃个饭嘛,也能噎到,真是服了你了。”杨微赶忙站起*| lai |*走到杨倩身边,拍了拍她的背部。
  “快喝点shui *,吞↓去就好了。”还是小漫有经验,及时的递上了一杯shui *给杨倩。从小奇骏吃饭就老噎着,所以这个经验也是实战chu **| lai |*的。
  “咳咳,太难受了,都是你……”杨倩喝↓了一大口shui *,好不容易缓过神*| lai |*,然后芊芊玉指指着我,委屈的说。
  “我没惹你啊,是你自己不好好吃饭,如果不饿就不要吃了,难道我说错了么?”我转而低头kan着正好奇的望着这一切的奇骏,“奇骏,你告诉姨姨,是爸爸错了还是姨姨错了?”
  “姨姨错了,她不好好吃饭,还说妈妈和微微姨吃的饭不好吃,要打pp”奇骏童稚的声音逗得我们哈哈哈大笑起*| lai |*。
  晚饭后,我单独找到杨倩,决定好好跟她谈谈。她正独自坐在屋外的台阶上,仰望着漫天星辰,仿佛在想着心事。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今晚的月色真美,我又想起了在海南孤岛上我们一起度过的* na *个晚上。”我有点感慨的叹了一口气,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啊。
  “是啊,今晚的月色真美,可惜人和人却都变了,什么都变了。”杨倩也仿佛有点感概的说道。
  我猜测她应该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所以才有所感触。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多半有点善感的,我问她,“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所以心情不好,今天在饭桌上也没什么胃口。”
  “你还说呢,明知道人家胃口不好,还作死的打击我,你是不是纯心跟我做对啊?”杨倩突然转过头,怒视了我一眼,然后气愤的说。
  我突然拉住了她的手,然后放在我的手心里缓缓的**,“倩倩,你知道么?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的shuang XX大XX直开朗,你的* xing *格很好,只是有时候想事情有点钻牛角尖,其实人生在世难得一回开心,何必老是去想* na *些不开心的事呢。”
  杨倩听了我的话,她突然朝我笑开了嘴,“怎么了?你今天是*| lai |*充当和事佬?谁派你*| lai |*当间谍啊?”这女人,真是三句不离本行,她自己做间谍做多了吧,老是疑神疑鬼的。
  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 na *你说说你的事情吧,kan我能不能帮到你。”
  “叶子jiao (女乔),我这辈子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kan到她,要是你能帮我把她从这个世界上消灭,我估计会很开心,开心的跳起*| lai |*。”杨倩咬牙切齿的说。
  这我可办不到,要一个人消失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人如果消失了,生命也就终结了,* na *我可不是犯了大罪么。不过这些我当然没有说chu **| lai |*,而是非常诚恳的kan了杨倩一眼,然后拿起她的手放在我唇边亲了一口。
  “gan 嘛,你这个色狼,这个时候还想着占人家便宜。”杨倩不依的大叫道,真实的,也不怕屋内的人听到。
  “如果我帮你们和好,你是不是会* gao *兴点呢?”我突然语chu *惊人。其实我这招叫破釜沉舟,只有把所有生死置之脑后了,才能给对方沉重一击。我当然不是要击倒杨倩,只是想以此让她知道有时候消灭一个人往往比原谅一个人要难的多。
  “你傻了吧?”杨倩的手探上了我的额头。
  “我是说真的,其实叶子jiao (女乔)一直都想着你,她还保留着你们* gao *三* na *年的合照。”我拿↓了杨倩的手,直直的kan着她,“倩倩,很多事情你不能只kan表面现象,这些东西会蒙骗你的大脑,让你分不清东西南北,你要透过现象去kan本质。”
  我这番话说完连我自己都有点迷糊了,也不知道杨倩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其实我要说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她能抛开* na *么多年的仇恨,能放宽心,真正的去原谅叶子jiao (女乔),也放松自己。
  “说心里话,之前的种种其实我已经忘掉的差不多了,只是我kan不得她现在这样zao * ta 自己。你kan网上的* na *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na *是人做chu **| lai |*的么?”杨倩嫉恶如仇的跟我说。
  末了,我还没反应过*| lai |*,她突然怒视我,“你跟她见过面了?要不怎么知道她保留着我们的照片?你什么时候背着我跟她见面的?”
  我苦笑了一把,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虽然我也没打算真的从杨倩身上得到什么。不过我的chu *发点是好的,只是希望她们这对好朋友能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