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8章 发掘新客户
  “* na *是我mei (鬼末)力大,谁让你没我* na *么有mei (鬼末)力啊,自己认输了吧。”我得意的笑道。
  “去你的,还mei (鬼末)力呢,不就是嘴上比我多了几根胡须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对了跟你说正经的,我可听说夏敬天的余部最近有蠢蠢yu (谷欠)动的趋势,你自己小心点。”丁亮突然跟我提起了这个事情。
  我心里一惊,夏敬天?都早已是过去式的人物了,怎么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似的,老在我眼前晃悠。管他娘的,他敢*| lai |*,管教他*| lai |*一个亡一个。
  谢了丁亮的好意提醒,然后让他把我送到了公司,告别丁亮后,我jin *了办公室。这个时候杨总监突然敲门jin **| lai |*,“请jin *,杨总监,你怎么有空*| lai |*了?”我站起身*| lai |*笑着说。
  虽然我们是平起平坐,可人家在公司的di 位* na *是与(曰)ri 俱增的,明显的跟我不在一个档次上。谁让人家是董事长的得力心腹呢,哎,我也只好自认倒霉了,初到公司一切都没站稳脚跟,只能仰人鼻息而活了。
  “秦总监,坐,坐,”这bird(niao )人倒说的像是他自己的办公室似的,还招呼我坐。我坐↓*| lai |*后,吩咐外面的秘书给他泡了壶茶。自从徐静走后,公司就另外给我派了个**过*| lai |*,不过徐静在的时候,我也从没当她是我秘书过。
  “杨总监是有什么事情指教?”我试探着询问,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这次应该是有备而*| lai |*吧。
  “是这样,公司最近效益不是十分的好,所以商量着kan能不能从你这里打开渠道,能为公司广纳客户资源。”杨总监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清楚了六七分了,敢情是打我身上的主意。
  “这不,我已经离开龙华* na *么久了,其实以前的客户资源多半都还给龙华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占人家便宜的,该有的职业道德也必须遵守不是?”我赶jin 先把自己撇开*| lai |*说话。
  再说了,这个打通销售渠道也不是我市场部主要负责的,不是还有市场推广部么,* na *个可是他直接领导的组部。
  “呵呵,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也知道* shang * mian *这么↓达了命令,我也是遵照公司的指示办事啦。”杨总监见我不肯服从,索* xing *拿* shang * mian **| lai |*压我。
  “* shang * mian *?你是说董事长?我*| lai |*这里这么久,可是连他人都还没见上一面呢。我很好奇他是如何kan待我这个人的,可否请杨总监指示一二?”我心里有点不shuang XX大XX的说,任谁碰到这等子bird(niao )事,都会有脾气的。
  “是,是,董事长也说要早点见到你这等英才了,只是他目前在chu *国中,也没有时间回*| lai |*这边,所以还请多担待。不过我们昨晚是通过了电话的,他电话里可是明确指示要你代我们公司去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掘一些新的客户。”
  杨总监说话的语气越*| lai |*越*ying *气,我也不好跟他对着gan ,只好答应他说一定尽力,但是也不能保证就可以马上见成效。他见我态度有所好转,倒也不好追究了,就承诺一定会协力配合我,让我放手去gan 。
  我现在可以确定杨总监是董事长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了,公司大小事务事无巨细估计都有这老小子的份。送走他这尊瘟神后,我才深感自己在这家公司的di 位其实摇摇可危。
  当初说是猎头公司推荐的,可是像我这样默默不闻的人难道猎头公司就特别的注意到了?还是本*| lai |*就有人早已盯上了我,然后伺机让我jin *了辉煌。只是有谁会这么有心机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全套让我钻,他的最终亩的又是什么呢?
  说道这个推广,我其实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辉煌实业虽然是一个大的公司,但像龙华这样的大公司在经济不景气的年代尚且有点摇摇yu (谷欠)坠之势了,我又有何回天乏术之力呢?
  杨总监临走时警告的眼神明显暗示我如果做不好这个推广,公司可能就会对我有所措施。虽然我不担心公司会炒掉我,反正我是打算积累点经验自己开公司的,所以也无所谓的。
  但是就这么被人炒掉,还是ting *不甘心的,所以怎么着都要奋力一搏了。
  于是我找了以前龙华的同事张一顺这小子帮忙,开始实施我的整套计划,如果不chu *意外,应该是有点见效的。
  张一顺现在负责市场推广工作,找他帮忙是错不了的。其实我自己辉煌公司也不是找不到人帮忙,可我更相信自己人一点,说实话我在现在的公司其实是没有什么归属感的。
  且不说别的,就单单工作方面,不管是什么大事小事都是由杨总监直接↓达指令,然后***的人再遵照执行。特别是针对我,公司* shang * mian *好像一直有所顾忌一样,不让我参与重大的抉择执行。
  但福利待遇确实是空前的好,不但给我配了专车接送,而且还有专属司机,当然也分配了一套房子给我,只是我自己不要而已。我还是习惯住在自己现在的房子里,有三女和儿子陪着,虽然房间不大,但是却很温馨。
  在饭堂意外kan到了一个人,White(颜色bai )云?她怎么跑这里*| lai |*了?我端着饭盘到White(颜色bai )云所在的位置对面坐↓。她正低着头很文静的吃饭,身边有一个猪哥也在她面前虎视眈眈的。
  我坐↓的时候,她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公司的某个同事而已,我kan了一眼她身边正怒视我的某猪男。这个饭堂是整个大厦的用餐聚集处,所以这个人我不认识也是情有可原的,他不认识我也是应该的。
  正和某男猪对视的起劲时,White(颜色bai )云猛然抬头kan到了我,她小嘴微张,“你,你怎么*| lai |*这里了?”其实这句话正好是我想问她的,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不是在自己老公公司帮忙么?
  我问道,“我公司在这里,当然我也在这里,你呢?不在你老公公司帮忙了?”
  White(颜色bai )云突然有点微腆的表情,“今年经济不景气,他* na *公司早倒闭了,现在我们两人都在外为别人打工呢。”
  我听了倒没有什么别的想法,现如今经济确实是空前的不好,很多中小企业相继纷纷倒闭垮台,好多工人都失业了。相反的物价确实飞涨着,唉,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jiao (女乔)美的女人要在外奔波辛苦了。
  我kan着White(颜色bai )云,她比以前显得消瘦了许多,但美丽的feng yun(形容迷人)还是存在的。kan*| lai |*是工作的压力给累的,我有些心疼她,突然心生一动,“你现在在哪里上班?是做什么的?”
  “还是做秘书工作,现在在二十四楼羽化设计公司,哦,差点忘记介绍了,我身边这位就是我的直接上级,设计部龙经理,这位是我朋友,姓秦。”
  White(颜色bai )云在介绍我跟男猪认识的时候明显是偏袒我的,kankan,我可是她的朋友,你算什么,哪棵葱哪个蒜,不过是她的公司同事而已。所以我兴致盎然的跟这个并不喜欢的龙经理握了握手。
  都说一个人的灵气长在手上,龙姓人的手掌扁平没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而且还有汗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我最讨厌跟人握手的时候握到汗淋淋的感觉了。所以几乎不过三秒钟我就赶jin 放开了他的手,然后↓意识的在背后往pi *gu *上的ku 子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了几↓。
  当然这一切我都是在暗di 里jin *行的,可不想给White(颜色bai )云kan见我这么不礼貌的行为,基本的社交礼仪我还是懂的。“秦先生,在哪里* gao *就啊?”龙姓人居然主动找我说话了。
  我不想理他都不行,因为White(颜色bai )云也兴致盎然的kan着我,她是chu *于关心的目的。
  “哦,我在辉煌实业上班,对了,White(颜色bai )云,↓班后如果有时间我们聚一聚?好久都没在一起聊天了,ting *怀念杨倩的(曰)ri 子啊!”我kan着White(颜色bai )云意犹未尽的说道,想起以前她的美好,我的心开始蠢蠢yu (谷欠)动起*| lai |*。
  * na *是一段美好的回忆,White(颜色bai )云的body(* shen | ti *)在我的眼中具备少妇美丽的风情,而且她的* xing *子温和,既妩mei(女眉)又不张芒,很得我喜爱。此刻光是想,我的腹部就涌起了股股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流,估计White(颜色bai )云也体会到了我的话外音,她jiao (女乔)羞的kan了我一眼。
  就这样一眼把我彻底的迷倒了,她身边的男猪愤愤的kan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头对White(颜色bai )云说,“晚上你可能要陪我加一会班,今天事情比较多。”
  nai (*&女乃*&)nai (*&女乃*&)的,什么意思?我刚说了要约White(颜色bai )云的事,他就立马利用职权公报si 禾厶仇是吧,这个男人绝对的对White(颜色bai )云企图不轨行为。我心里恨恨的想着,一定要想办法扳回一城。
  “没关系,White(颜色bai )云,你先加班,我在办公室等你,加完班call我,公司给我配了专车和司机,多晚都有人接送,没关系的。”kan着White(颜色bai )云望向我为难的表情,我赶jin 体贴的说。
  其实我这么说的用意也是让她身边的男猪知道我可不是随便就可以糊弄的,毕竟在公司能配得起专车和司机接送的不是董事长也是总监级别了。我这么说的时候,他就应该明White(颜色bai )了跟我争是做无用之功。
  这个男人果然识相,他听我这么说,便开始收拾盘子里的残羹,然后强笑着说,“我吃完了,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说完还意味深长的kan了我一眼。
  我大方的让他kan个够,反正真金不怕huo *炼,难道你kan我几眼就能把我的帅气kan没了,heng(哼哈二将)。White(颜色bai )云见我一副很拽的样子,忍不住唔着小嘴偷偷的笑了。
  “笑啥,有何开心的事情说给我听一↓?”我偷偷的把身子倾过去,近的几乎能闻到White(颜色bai )云身上的发香。
  “没笑什么,就是觉得你现在好像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White(颜色bai )云放↓了小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哦?哪里不一样了?”我寻根究底的问个清楚。
  “以前你不会为了我这么特意的去对付一个人啊,现在倒反而珍惜起我*| lai |*了,呵呵。”White(颜色bai )云kan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哪里啊,你在我心里一向都是最重要的,你kan* na *个二股东的事,忘记了?真是冤枉啊,我付chu *的往往跟我得到的不成正比。”我故意夸大其词的叫冤。
  “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真是的,呵呵,知道你最好了。”White(颜色bai )云kan了一↓腕表,然后突然惊呼一声,“糟了,我中午还要赶个报表,必须马上回去,*| lai |*不及了,↓班后再聊吧。”White(颜色bai )云收拾了一↓,就准备匆匆离去。
  “等↓,你给我现在的电话,”我拦住了她,kan她着急的样子,估计* na *个男猪平(曰)ri 里不定怎么欺负她。所以我心里的决定更坚定了,准备↓班了就找White(颜色bai )云谈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