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7章 请假照顾
  我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里面的父子,他感到有些不解,正想问。我赶jin 朝他招了招手,然后闪到旁边去等他。在这个门口说话我老是有点jin 张,这个问讯室可没把我打残了,所以还是有阴影的。
  “说啊,这么神神秘秘的,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找兄di 我*| lai |*擦pi *gu **| lai |*了?”这老小子完全反了* xing *情了,根本不像刚在在问讯室里* na *副大义鼎然的样子,男人有时候变脸真是比换女人还快啊。
  “找你能有什么好事,里面* na *对父子是我熟人,kan我面上,放他们一马吧。”我随意的说道。
  “哦?有这事,你是为他们说情*| lai |*了?怎么认识的,* na *个小男孩可牛*的很,不会是仗着你的势吧?”丁亮猜想到我身上了,天知道我也是今天the first time(di yi ci )kan到这么牛*的小孩,将*| lai |*的我的小奇骏要是也生成* na *副德行,我……倒是蛮欣赏的。
  “别,别扯我,一个儿子还养不过*| lai |*呢,可不想有第二个。”我连忙撇清关系,开玩笑,万一真的让人知道,有个这样的事情,还不得说是我在外面的si 禾厶生子,到时候就更扯不清了,虽然我也不一定生的chu *这小子。
  “不过我kan* na *父亲倒是个老诚人,只是这个小子确实不听话,既然你认识,* na *就放他一马吧,不过↓不为例。”丁亮朝我打了个响指,嘿嘿笑着。
  我当然知道这个小子要什么,还不就是请他喝顿酒嘛,这个我还请得起。他jin *去问讯室里跟陈司机父子说了几句话,然后带着他们一起chu **| lai |*了。
  “既然有人保你们,这次就放过你,↓次可不要再酒后驾驶,否则kan到一定不轻饶。”丁亮又换了副脸孔对陈司机的儿子说话。
  “是是,您大人有大量,以后我一定好好kan管我儿子。”陈司机没有想到是我*| lai |*保他们,心里震惊肯定是有的,然后点头弯腰的向我和丁亮道谢。
  其实我只不过做了个顺shui *人情,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凭我和丁亮的交情这点事情真不是个事。但没有想到在陈司机的心里却把我当作了他真正的主人,甚至以后有什么事情都站在我这一边。
  这些都是后话了,所以说人必(曰)ri 行一善,然后恩果报之。陈司机的事情告一段落,我索* xing *帮他请了一天假,让他送自己儿子回家,好生kan管着。
  这小子倒是知道知恩图报,临走前还很豪气的拍着自己xiong 脯说,“这位大哥,以后有事尽管*| lai |*找小di 金mao *,在这一带可没有吃不↓的货。”听听,这说话的口吻,就跟black(hei )社会没两样,我没理他,朝陈司机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先走。
  我也跟公司告了半天假,总之陈司机的车是坐不到了,索* xing *就坐丁亮的车chu *去兜兜风也是一样。只是可惜了这美好的时光了,要听丁亮这头蛮牛絮絮叨叨他的爱情苦史。
  说就说了,我坐在他开的车上,他居然shen chu *一只手*| lai |*,让我kan他的手臂。这小子不会是想使什么坏吧,我有点疑惑的用指尖挑起了他的半个衣袖查kan。
  汗滴滴,我说这大hot(英文:hot,中文:re )天的他gan 嘛穿着密不透风的长衣长ku 呢,原*| lai |*他古铜色健壮的胳膊上满是被掐伤的淤痕,这是哪个吃了豹子胆了,敢欺负到警察局副局长头上了?丁亮是今年初正式升任副局的。
  kan着我疑惑的神情,丁亮缩回了胳膊继续开车,一个手开车还是不稳当的。他愁眉苦脸的说,“你是不知道,王敏真的是我天生的克星,每天对我不是打就是掐,你说我这么一个大男人,天天活在她的***之↓,我能不(曰)ri 渐憔悴嘛。”
  丁亮苦着个脸,活像条被剥了皮的苦瓜,哈哈,我的一点怜悯之心都被他的表情给弄没了,实在是太好笑了。王敏这丫头真不亏是女中豪杰啊,kan把丁亮这个大男人折腾的死去活*| lai |*一点生活的信心都没有了。
  赶明儿个一定跟王敏去讨教几招,嘿嘿,用*| lai |*对付谁就不用说了。我这边窃窃si 禾厶语的想着,丁亮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做兄di 的有难,也不见你ting *身而chu *帮个忙,还在* na *傻笑。”
  我实在(bie)不住啊,然后平息了↓心中的笑意,对丁亮说,“你自己没chu *息,还赖到我头上*| lai |*,真不知道* na *么小的一个丫头能把你害成这样,你不会还手啊?”
  “你以为呢,我才chu *一招她就能把我打pa(足八)↓,不还手还好,一还手打得更惨,我的脸还是前几天才消肿的,现在警察局上↓同仁kan到我就笑,你说我这(曰)ri 子还过不过了,她忒凶了点。”丁亮诉苦连连。
  我好笑的摇了摇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就是间的一点破事嘛,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嘛。“* na *人家为啥打你啊,总不成是kan你不顺眼吧。”
  “你还真别说,我怀疑她就是缺个练沙包的,所以整天拿我当沙包使唤,不过……”丁亮突然贼眉鼠眼的瞄了我一眼,然后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啥事?你这样藏着掖着的,我可怎么帮你啊?”我也朝他使了个颜色,坏坏的笑着。难不成是丁亮在外面藏了个女人,然后被王敏一举拿获,从此就活在悲惨的black(hei )暗世界了?这绝对有可能。
  “还有啥事,就是上次给你发的* na *组图片被* na *丫头kan见了,她死乞White(颜色bai )赖的要我告诉她为什么有* na *些照片,我就说随便找的,她还不相信,然后严刑*供之↓,我只好屈打成招的说是你发给我的。”说着丁亮这才有点微微的愧疚心里,偷偷的又kan了我一眼。
  我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男人怎么这么扛不住打啊,唉。这↓把我的行踪都泄露了,本*| lai |*叶子jiao (女乔)的组图就是他发给我的,倒反成了我发给他的了,这不是陷害我嘛,虽然我也有kan没错了。
  难怪前几天莫名其妙的接到了王敏的电话,她好像有什么跟我说又最终没说的样子,我还以为只是单纯的问我好呢。估计也是这事给惹的,人家一个大姑娘家的怎么好意思问我这个事情嘛,所以就今口 han 糊其辞的带过去了。
  估计这丫头心里真不好受呢,我朝丁亮抛过去一记狠狠的刀眼子,让他悠着点,别把车开偏差了。然后拨打了王敏的电话,哎,又要收拾烂摊子,我天生就是个收破烂的主。
  “喂,什么事?”得,直接连秦哥哥这个可爱的称谓都省了,kan*| lai |*这妮子是恨上我了,所以不想跟我多说话。我在心里苦笑一↓,索* xing *坏人做到底吧,谁让我天生的一副好心肠没处使呢。
  “我是你秦哥哥啊,敏敏sister(* mei mei *),你怎么了?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大好啊。”我故意装作很关心的问,王敏却毫不领情,她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的驳斥了回*| lai |*,“还好,只是学习有点忙,没别的。”
  哟,难得见到她这个样子呢,果真是生气了,kan*| lai |*要好好的哄哄才行了。“敏敏,要不这样,你chu **| lai |*我们聊一会,哥哥带你去玩好玩的,吃你最爱的香蕉船,好不好?”
  我对儿子都没这么耐心过的,今天是为了丁亮所以牺牲了一把,果然电话* na *头语气没有先前的冷淡了,她犹豫了一会,“丁亮没在你身边吧?”我偷眼kan了丁亮一眼,这小子正无聊的翻kan着自己的手指头。
  我赶忙摇了摇头,想到她在* na *边肯定是kan不到的,所以又回答道,“丁亮怎么会在我身边嘛,他应该是在警察局才对嘛。”我拉长了语气,果然kan到丁亮立刻感兴趣的靠近身*| lai |*想要偷听,他是听到自己被点名了所以兴奋着。
  gan 脆按了免提让他听个够,“他不在就好,要在我一定打断他的* tui *,我刚还猜想是不是他找你告状去了呢。heng(哼哈二将),色鬼。”王敏说着就气氛起*| lai |*,末了还*| lai |*这么一句。
  我忍不住又开始暗笑起*| lai |*,这个丁亮也真倒霉,偏偏碰上嫉恶如仇的王敏,这两个人以后可有的斗了。“敏敏,其实丁亮人很好的,你是不是对他有误会啊,像我还有一些习惯在网上找找***啊图片之类的kankan,他可是绝对的洁身自好型啊。”
  为了帮丁亮一把,我索* xing *抹black(hei )了自己,这个小子在我身边居然两眼发亮的连连点头,恨不得我索* xing *把脖子往刀上一抹以谢神恩。我无语的摇了摇头,王敏在电话* na *端突然不说话了。
  “敏敏,你怎么了?哥哥也是为你好,像丁亮这么好的男人世上是找不到几个了,你kan秦哥哥就知道了,又flower(flower (hua ))又不体贴,是不是?”
  “才不是,秦哥哥都是为了哄我才这么说的,微微姐说你待她可好了,还有小漫姐姐也这么说,上次去你家,连奇骏都说你好。丁亮也不是不好了,就是我不放心他成天的泡在网上,我爸爸其实还是很喜欢他的。”
  说道这里,我突然想起自己也有好一阵子没去kan王市长了,他倒是时常给我*| lai |*电话问我好不好,然后邀请我去他家玩什么的。
  只是跟这个老人家也没* na *么多共同的语言,再说人家是官我是民,总不好老去叨扰。丁亮听了我电话里开的免提音,别提多兴奋了,* na *神情就跟嘴里叼了根骨头的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般无二。
  真是一对小冤家,我在心里无语的叹了口气,“丁亮既然对你好,你可要珍惜哦,既然你学习忙,秦哥哥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学习啊,帮我向你爸爸问好。”
  既然事情了了,我就想赶jin 挂掉电话,省的她又想拉我去她家,果然王敏一听到我提她爸,就响起*| lai |*她爸爸王市长千交代万交代的事情*| lai |*。
  “秦哥哥,你要不要去我家里坐一↓啊,我爸爸可说了……”我赶忙打断了她的话,“敏敏,哥哥手机没电了,我们↓次再说吧,好么?”然后也不等她回复,赶忙挂断了电话。
  “* gao *,你真是* gao *,比我强多了,小di 佩服!”丁亮朝我shen chu *大拇指表扬,我知道他说的什么事情,自己☆ɡao 扌高☆不定的妞被我给☆ɡao 扌高☆定了,当然要夸赞我了。
  “你也别谦虚,其实不就是说说好话嘛,女孩子都喜欢听人哄的,”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谁跟你说这个啊,我是说你刚刚居然敢不等她说完就挂她电话,如果换做我这样做,估计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丁亮说的比死还恐怖,有这么严重么,不就是挂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