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6章 人生最快意的事情
  我有些心动了,于是便打开了车门,然后上了前座,坐在她的身边。我们久久都没有再说话,这种伤感的氛围实在会让人的情绪发生很大的变化。我突然有种chong *动想把徐静搂到怀里狠狠的疼爱一翻。
  这个往(曰)ri 里有些mei(女眉)态的女人,屡次三番的* tiao dou *与我,我却总能冷静的应对过去,此刻听到她要走的消息心里居然再也平静不↓*| lai |*了。kan着她低垂着的White(颜色bai )皙脖颈,心里深处的**就突然冒chu **| lai |*了。
  我心里一个劲的对自己说,要冷静,要冷静,可思绪却总围绕着她要走的消息上打转,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于是,我做chu *了让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决定,两手一环,果真把徐静搂在了怀里。
  她在我怀里嘤咛了一声,这个可恶的妖精,都还没开始,就###了,让我忍不住就想***了她才好。不过我一向是个温* rou *的人,所以开始做温* rou *的事情。我慢慢的(jie kai)了她的外衣,然后是jin 身吊带。
  她的曲线非常的美好,玲珑剔透的**傲然ting *立着,两个饱满ting *立的###上镶嵌着两颗绯Red(* hong *)的葡萄,引诱着我去xi 口及允和探寻。我欺身过去在她的两个###上###,玩耍。
  徐静的呼xi 口及声越*| lai |*越大了,她估计已经到了兴奋的边缘,我一把撤↓了她的xing *gan *小内ku ,然后ting *身而jin *。
  跟徐静的事情就这么荒唐的结了尾,↓午↓班时,她果真没有再*| lai |*接送我。公司另外给我配了个司机,是个中年男人,kan起*| lai |*很阴沉的样子,我很不喜欢。
  不过碍于杨总监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脸孔,我没有说什么。脑海里也回想起徐静事后跟我说的一句话,“你以后要小心杨总监,他不是好人,还有董事长,他让我……”董事长让她做什么她始终没有说chu *口,但我知道绝对不是好事。
  莫不是让她*| lai |*引诱我?现在成功了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可是像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何用董事长大动gan 戈的使用美人计*| lai |*引诱我呢?
  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我也就不想了,反正该*| lai |*的迟早会*| lai |*,想多了也无益,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是正道。现在经济也多半不景气,如果自己不再加把劲,估计这个工作没了,就真的要失业了。
  所以我专心投入了工作中,叶子jiao (女乔)打电话个我的时候,我本不想接的,她可能又是想找我喝酒了?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我不耐烦的按了关机键,终于安静会了。
  其实跟叶子jiao (女乔)始终只是**的接触,虽然同情她但我清楚知道自己不会爱上她,所以也没必要做过多的纠缠。但是倒是有一个事可以帮的她和杨倩的忙,* na *就是想办法撮合她们的友谊。
  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让她和杨倩重归于好,毕竟曾经* na *么真挚的感情不应该被埋没,而且叶子jiao (女乔)确实也是付chu *了很多。我想了想,又打开了叶子jiao (女乔)打过*| lai |*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你现在方便chu **| lai |*一↓么?我↓班后去昭阳路口的酒吧等你。”电话接通后,我先开了口。
  对方久久没有回应我,我以为她是生气我刚才挂她电话,所以想拒绝我的邀请。“好,我会过去,我先到* na *里去等你。”叶子jiao (女乔)沉默了一会终于说道。
  么有想到她答得这么shuang XX大XX快,我心里有点隐隐的兴奋,毕竟美女有约是人生最快意的事情了。于是我* gao *效率的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然后直奔目的di 而去。
  到了酒吧,这个时候才不过刚↓班时间,居然也是人山人海的。我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叶子jiao (女乔)坐的位置,她正一个人举着酒杯在想心事,旁边有几个男人走过去搭讪,都被酒保挡了回去。
  这个女人跟酒吧的serivce(中文:fu wu)员和酒保都很熟的样子,她难道是想以这里为家么,我心里这么想着,脚也没停歇的朝她走过去。
  “*| lai |*了?要喝点什么,我请。”叶子jiao (女乔)头也没抬的继续kan着手里的酒杯发呆,然后问我。
  “一杯威士忌,谢谢。”我朝酒保说。虽然不明White(颜色bai )明明是我叫她chu **| lai |*,为何她要抢着说请客的话,但kan她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也就不想追问了。
  “你今天约我*| lai |*有什么事情,我↓午还有一组图要拍,可能要早点回去化妆。”叶子jiao (女乔)终于抬头kan我了,她的眼神有些疲累,无所谓的样子。
  “拍照?你又要去拍* na *些照片?”我也☆ɡao 扌高☆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语气加重了,她拍不拍* na *些***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气愤什么呢?话音才落,我就有些后悔了。
  男人的心理有时候也是很矛盾的,“你不是喜欢kan么?你们男人都喜欢kan,所以我才要拍啊,拍给你们这些臭男人kan啊。”叶子jiao (女乔)不知道是不是喝酒多了,开始语无伦次的说话。
  我忍不住闭了闭眼,这样说话迟早要疯掉,还是趁早把话说明了。“你先听我说,其实杨倩也很关心你,她也不希望你去拍* na *些照片,毕竟* na *种生活是不正常的,你明White(颜色bai )么呃?”
  “我不明White(颜色bai ),拍了照片有钱flower (hua ),又有人赏识我,有什么不好?大堆的男人追在我pi *gu *后头赶着我上,可我一个都不理,气死他们,哈哈,气死他们。”叶子jiao (女乔)果真是有点醉意了,她的脸开始显得异常的Red(* hong *)润。
  我觉得她不仅是仇视友谊了,甚至连天底↓的男人都有点仇视了,这是一种极端不正常的情感。其实她只不过因为跟杨倩的友谊背叛了,所以才自暴自弃,只要加以引导,远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个di 步。
  我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还记得* na *个相框么,* na *天在你家沙发上kan到的* na *个,你一定也是经常拿着*| lai |*kan吧,* na *个相框里的照片有一定(曰)ri 子了,可相框却依旧完好如新,你是非常kan重它的,对么?”
  叶子jiao (女乔)听了我的话,仿佛是陷入了沉思中,“相框,我和倩倩的照片,我们是最要好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叶子jiao (女乔)喃喃自语道。
  “所以啊,你们本*| lai |*就是最好的朋友,不要因为一些误会就分开,其实这样做不值得,人生在世能遇到几个值得真心去对待的朋友呢?是不是?”我熏熏引导她。
  叶子jiao (女乔)点了点头,“* na *我现在该怎么办?她都不理我了,恨死我了,我这样子,也没脸见她了。”她仰起了小脸可怜兮兮的kan着我,仿佛一个无助的孩子般。
  我有些心疼,把她楼过*| lai |*怀里,然后对她说,“我会帮助你的,让我先跟倩倩去说说,帮你们搭个桥梁,然后找个适当的时候让你们见面再深聊,你kan可好?”
  叶子jiao (女乔)点了点头,然后破涕为笑的在我脸上重重的亲了一↓,“谢谢你!”
  我发现最近自己揽的烦心事真多,先是秦羽墨的事情,再是叶子jiao (女乔)和杨倩,只是凡是都有个先后jin 急,目前我遇到的事情可比这两宗大条。
  话说给我开车这司机姓陈,* xing *格有点阴沉,每次在车上也从*| lai |*不说话,老是一丝不苟严肃拘谨的样子。我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于是每次试图挑起话题*| lai |*说,可他最多嗯嗯的应两声,然后罢了。
  几次努力后都是这样,我也没了跟他说话的兴趣,直到这一天,在去上班的路上,他接了个电话,然后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秦先生,今天送您去上班之前我可不可以先办一个si 禾厶人的事情?”
  si 禾厶人的事情?其实我跟他交情并不深,在我面前提这些要求好像不符合情理吧,我有些发愣的想着。原以为他只不过是停在路边buy(中文:gou mai)个小烟小酒什么的,虽然我从未有见到过他抽烟喝酒就是了。
  但kan着人家无辜可怜的表情,我还是心ruan (车欠)的答应了。陈司机朝我感激的点头一笑,然后他的车以超chu *往(曰)ri 的speed(*su du*)向前行驶起*| lai |*,我几次都被吓到了,真想不到一向稳沉开车的他急起*| lai |*也跟个mao *头小伙一般,kan*| lai |*是真的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警察局前,陈司机让我在车上等一↓,他打开车门就chong *jin *了警察局里。我愣在车上,☆ɡao 扌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说是办si 禾厶人事情,结果给办到警察局里*| lai |*了,汗滴滴,莫不是他家里人在警局吧。我感到好奇,也想到好久没见到丁亮这尊神了,既然*| lai |*到了他的宝di ,自然是要*| lai |*拜访一↓的。
  虽然我骨子里不喜欢警察局这种kan起*| lai |*神圣不可{qin ** fan}的di ,还是迈着晃悠悠的步子jin **| lai |*了。诺大的一个警察厅,居然kan不见几个办公的人,敢情今(曰)ri 放假,还是全部chu *去公gan 了?
  我缓缓的沿着通道一直往前走,由于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jin *这里了,所以我熟门熟路的*到丁亮的办公室。只是在经过时kan到一个问讯室里有人在说话,我停步↓*| lai |*细听。
  “你知不知道你儿子这次是犯了大罪的,居然趁着酒* xing *开车,我们的同事拦↓了他的车,还敢chu *言不逊,说是没人能把他怎么样。我倒要kankan你这个做父亲的是怎么教导儿子的。”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声音传*| lai |*。
  丁亮这小子训起人*| lai |*倒是有模有样的,平(曰)ri 里真是kan不chu **| lai |*。他的话音刚落,***的话居然是我的专属司机说的。“丁副局长,您大人有大量,就kan在我这个老头子的面子上,放过小dog(gou = quan )一次,他↓次再也不敢了。”陈司机在苦苦哀求。
  唉,真是可怜天↓父母心啊,哪个做父母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陈司机平(曰)ri 里严谨的外表↓倒是kan不chu *有这么一颗慈子之心啊。
  “爸爸,你别求他,我还就不chu *去了,kan他能把我怎么滴。”这小子狂妄的口气倒是跟我年轻时如chu *一辙,我有点想kankan这个未成年的明显有鸭公嗓的小男人了。
  “你住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再不老实点,kan我不抽你。”陈司机开始训斥自己的儿子,嗨,还真有点魄力。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装的,要平时都这么教导孩子,怎么还会chu **| lai |*闯祸,犯了错死不认罪。
  “你kankan,就是这样的态度,我* na *个同事工作几年了还没碰到过这样不识好歹的小孩子,酒后驾车的罪是可大可小,你们自己掂量着点。”丁亮说完,居然打开门chu **| lai |*了。
  “咦,怎么是你这小子?哪阵风把你chui 口欠*| lai |*了?”丁亮kan到站在门口的我,有点惊讶又带点惊喜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