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5章 你折腾个啥
  kan着杨微对这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满脸堆笑一幅成功人士打扮的男人微笑的时候,我心里就恼huo *起*| lai |*。
  不过我一时间倒找不着调了,这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杨微在人前叫我做妹夫,妹夫?意思我是小漫的老公,她的妹夫?我心里微微的失落,哪怕是做她的朋友也好啊,现在这样算什么,连人才市场碰到的一个陌生男人都可以是她的朋友,我却只是她的妹夫。
  我心里不住的冷笑,口吻也没有丝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彻底的被杨微给惹mao *了,特别是kan到身边的* gao *大男子一个劲的对杨微献殷勤的样子我就想发飙。忍,忍字诀窍一,眼观鼻,鼻观心,我做到了。
  于是我不再kan他们两个,开始逗弄我的儿子奇骏,这个baby(bao bei )疙瘩一天不见我了,也不怎么特想我。儿子今天反倒是缠着这个不请自*| lai |*的陌生男人问个不停,“丁叔叔,微微姨说你帮了她好大的忙,是什么忙啊?奇骏想听听。”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好奇杨微为何会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记忆中她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到我虽然友善但也没如此啊。杨微此时正夹了一筷子的菜,是我最喜欢的西兰flower (hua ),她犹豫了一↓,把整筷子的西兰flower (hua )都夹到了丁涛的碗里。
  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chong *我的微微谄mei(女眉)的一笑,然后大口吃着我心爱的西兰flower (hua ),我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正当我yu (谷欠)发作时,杨微开口了,“奇骏,微微姨今天遇到大麻烦了,钱包被小偷偷了,所有证件都丢失了,幸好丁叔叔陪着微微姨到处找人,还到警局报了警,才寻回了证件,可钱包却找不回*| lai |*了,还是丁叔叔送微微姨回*| lai |*的哦,否则姨姨就只能睡大马路上了。”
  杨微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还有意无意的往我这边扫了一眼,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暗示我没有及时chu *现帮她?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也没有千里眼的本事,难道我要时刻守候在她身边等候她的召唤不成?
  我自己也赌气的发闷气,chu *事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家,打给我也好啊,难道我不会过去接她,偏要找个陌生男人*| lai |*气我。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小漫开口了,“微微,以后发生事情要第一时间通知家里,你kan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事,你怎么不打给秦啊?”
  我感激的kan了一眼小漫,真是我的天使啊,晚上可得好好的慰劳一↓她,把我心里的话都说chu **| lai |*了。我点头如捣蒜似的,然后幽怨的kan了杨微一眼,就是嘛,打给我不就好了,还折腾个啥。
  “打给家里,没人接电话,打给他?某个人今天的手机好像是关了一天机了,也不知道是gan 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了。”杨微的语气有些赌气,平(曰)ri 里她从不用这么尖锐的语调说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都说女人在一定的时候是不理智的,kan*| lai |*果然没错,杨微现在就非常的不理智,她好像真的在生我的气。我有点莫名奇妙,* na *个时候关机是因为担心余婷会当着徐静的面打给我,到时候就穿帮了我qiao *班陪她们去kan电影的事情。
  可是我又不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的,难道这也是我的错,刚好她打过*| lai |*我关了机,她就可以找个陌生男人回家*| lai |*气我?我心里的不快升级到了极点,估计小漫也kanchu **| lai |*了,* na *个叫丁涛的男人不可能没kanchu **| lai |*,他居然还有心情跟杨微继续调笑。
  我猛di 站起*| lai |*,然后把筷子一摞,起身jin *了屋子里。我做不到不kan不问不想,毕竟身边的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男人就是这样,可以允许自己背叛身边的女人,却绝对不允许身边的女人有背叛自己的时候。
  所以我要防患于未然,虽然杨微现在并没有跟丁涛发生点什么chu *轨的事情,但难保以后他们不会发生点什么。我必须在今晚就击破丁涛在杨微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这个* gao *大男,一kan就是抱着对微微的痴心念想而*| lai |*的。
  所以我窝在房子里等待一个机会,都说女人是kan不得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心情郁闷的,所以我赌自己再杨微心目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如果她真的爱我,就一定会赶快把这个我视为眼中钉的男人请走,然后jin *屋*| lai |*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果然,我没估错,大概不到半个小时,就听到杨微送丁涛走的声音,还有这个可恶的男人跟我的微微亲hot(英文:hot,中文:re )告别的声音。走就走了,还跟杨微说什么↓次再*| lai |*kan你,好好保重body(* shen | ti *)之类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话,他要是再磨蹭↓去我都想直接轰人了。
  幸好杨微没再说什么,客气的送走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男后,直奔我房间*| lai |*了。我故意把头垂在两**,显得很颓废很郁闷的样子。据说这个是九零后标准的耍酷姿势,在网络上风靡一时的,我不过有样学样罢了。
  这幅惹人怜爱的样子估计一般女人kan了都要心疼的,更何况是深爱着我的微微呢。只是时间过去了三十秒钟了,我的微微还只是呆呆的站在我面前kan着我忧郁的样子,一直不吭声。
  我终于忍不住的抬起了头,在抬头的刹* na *,还hands(*yong * shou *)指沾了口shui *擦了点在眼睫mao *上,营造悲伤的氛围。女人不是都最容易被泪shui *打动的么,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现在连泪都为她落了,估计她应该要心动了吧。
  谁知道杨微突然(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声笑了chu **| lai |*,我丈二和尚*不着,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她kanchu **| lai |*我是装的不成?我有点恼羞成怒的kan着她,还笑,kan你笑多久,把男人都引到家里*| lai |*了,居然还跟我装傻充愣。
  杨微终于止住了笑意,然后满脸桃flower (hua )的kan着我,“kan不chu **| lai |*我的秦也知道为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吃醋了啊,真可惜今天倩倩不在,不能kan到你精彩的演chu *,秦可以去拿金马影帝的奖了。”
  我此时都想找个di 缝钻jin *去了,杨微打趣的声音把我弄得无di 自容,的确,今晚我表现得过了huo *。别说杨微只是把一个普通的男* xing *朋友请jin *家*| lai |*坐坐,更何况还有小漫和奇骏在,能闹chu *什么事*| lai |*。
  但我担心的是以后,现在两人只是普通的好朋友,可难保以后不会成为亲密的好朋友啊,我要防患于未然,所以我坚持自己是正确的。
  杨微突然蹲↓*| lai |*把我的头楼在她怀里,然后幽幽的说,“秦,你是我们三姐妹共同的男人,虽然你flower(flower (hua )),但我们都能包容,因为我们爱你胜过爱自己。但是每当kan到你与别的* na *人打情骂俏时,你可知道我们的心里有多难受?”
  杨微的一番话确实是惊醒了我,我从*| lai |*没有想到杨氏三姐妹也会如同今晚我的心情般难受,kan到我跟别的陌生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她们心里必定也是非常的难过和伤心的吧。
  只是她们三个从没有在我面前表露过,所以我就选择* xing *的以为她们不会在意。但事实上我会受伤,更何况是身为弱女子的她们呢,而且我背叛她们的时候更彻底,更……
  想到这,我心里的内疚更深了,觉得自己不仅对不起杨微,连带着其她二女也是如此。
  都说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只要有一个深爱的就已足够,我身边却有三个深爱的女人,而且这三个女人还愿意不记名分的跟着我,所以我此生足矣。
  我把杨微jin jin 的搂在了怀里,然后深深的吻了上去,她的Red(* hong *)唇和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在我**里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着。我忍不住的扯开了她薄薄的外套,然后沿着她的秀颈一直往↓。
  突然奇骏跑了jin **| lai |*,“羞羞,爸爸亲姨姨,妈妈,爸爸亲姨姨了……”小(jia huo )把我们吓了一大跳之后,又咚咚的跑去找小漫了。
  我和杨微对视一眼后,都忍不住笑开了怀,从这以后我xi 口及取了教训,在家里任何di 方与三女亲密,都记得一定要锁上房门。
  我跟外面的女人交往一直都是很小心翼翼的,几乎从不会让杨微她们知道的。所以经过昨晚的事件后,我开始对杨微的话留了心,到底是谁找了她们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么?
  第二天徐静*| lai |*接我上班的时候,她打扮的flower (hua )枝招展的靠在小绵羊的车头。其实平时她都是这么打扮的,只是今天这一幕却让我kan的有些格格不入。大概是昨晚杨微的话在我心里起了作用,所以我走过去只跟徐静打了个招呼就钻jin *了车里。
  在车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这次是坐的后座,明显的有意跟徐静隔开点距离。而且此时我心里有个想法,* na *就是找个机会跟杨总监提一↓换掉个司机,这样早晚由徐静接送,迟早会chu *事。
  我可不愿内墙起huo *毁了自己辛苦建立起*| lai |*的家业,所以这个事情还是有必要快点办好的。徐静仿佛也有心事,在车上闷头只顾开车,全然没有了平(曰)ri 里的谈笑风生的模样。
  我有些好笑她此刻的严谨,一点都不像平(曰)ri 里的她。快到公司的时候,徐静突然把车停↓*| lai |*,然后转过头kan了我一眼,接着又掉过头去,开始闷坐。
  我有点不解,这是什么意思?是等我主动询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是她有什么事情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想怎么说比较好?我这个人一向比较hot(英文:hot,中文:re )心的,所以就先开口问了,“你有心事?”
  “从明天起,我可能不会再接送你上↓班了,”迟疑了一会,徐静终于说chu *了心里的话。
  我一惊,难道是我的心愿被老天爷知道了,所以特di 成全我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徐静告诉我的这个消息,我反而有些不自在。原本我是想主动跟公司提chu **| lai |*要撤换司机的,现在换成是徐静自己主动提chu **| lai |*,就感觉变味了一样。
  其实具体什么原因,我也说不上*| lai |*,就是感觉没* na *么舒服了。“你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以后还*| lai |*公司上班么?”我一连问了两个问题,的确是对徐静的决定有些好奇吧,所以才会如此的心急。
  徐静突然抬起头,hands(*yong * shou *)掠了一↓耳边的散发,“是我老公他要做生意,让我过去帮忙,所以这里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再*| lai |*了……”徐静的语气有些伤感,她是为了什么呢?不能*| lai |*这里上班还是不能接送我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