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3章 搂哪个美女呢?
  羽墨把手机递给我,我一kan,果然是标准的冯俊伟口吻,“羽墨,我最近有事情要chu *国一趟,你在朋友家好生修养,有什么事情随时打我电话,过两个月我再*| lai |*接你。”
  接羽墨?从这条信息我轻易的就kanchu *了一个信息,冯俊伟好像对秦羽墨的行踪了如指掌,要不他怎么就这么的肯定二个月后一定能找到羽墨本人呢?
  这个男人真可怕,如此的不露声色,却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仿佛一切事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我心里为羽墨的将*| lai |*&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冷汗。这个时候我就算是真心想帮羽墨摆tuo *冯俊伟的束缚,估计也是心里没底了。
  “怎么样?他这么说是不是表示这两个月都不会*| lai |*找我麻烦了?”秦羽墨怯怯的说,我点了点头。她突然欢呼一声,“我就知道他是这个意思,二个月也好,有六十多天呢,我可以做好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你就这么怕他啊,他倒是*| lai |*啊,他敢*| lai |*,我一定抽他两大耳光,”余婷听了悻悻的说,她也是同情秦羽墨的。
  “不,不,我不要你们再为###心了,已经很麻烦你们了,有两个月也好啊,至少在这两个月里我不用再担惊受怕了,真好。”
  秦羽墨的神情如此的* gao *兴和轻松,我kan的心情却沉重起*| lai |*,这个女子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居然因为短短的二个月时间就* gao *兴成这样。
  随后的时间里,二女的心情显然很开心,与我聊天也轻松了许多,氛围都变得活跃起*| lai |*。于是余婷提议去kan电影。其实kan电影我并不陌生,时不时的也会跟美女去逛一次* na *里。
  虽然不一定真的kanjin *去了,但有个美女在身边搂着,也是一种享受。只是这次不同,身边是二个美女,这就有点纠结了,不知道到时候kan到***处,是搂哪个美女好呢?
  我一↓从男主成为了跑* tui *的,马不停蹄的给二女buy(中文:gou mai)了电影票,爆米flower (hua ),汽shui *。其实我一直奇怪为何kan电影的女人或是女孩子都喜欢吃着爆米flower (hua )xi 口及着汽shui *呢?仿佛只有这几样器具备齐了,才叫kan电影一样。
  我是不理解的,就因为有* na *么多盲目的女人,所以电影城里的爆米flower (hua )和汽shui *柜台生意特别好。这也苦了我了,在里面折腾了老半天,成功击退了众多同样身为跑* tui *的男人后才终于buy(中文:gou mai)到了两份特大号的爆米flower (hua )和汽shui *。
  kan着二女开心的接过,然后chong *我嫣然一笑的样子,我觉得即使满头大汗霎* na *间也仿佛被冰shui *浸透过般心情舒畅,shuang XX大XX到了极点。
  所以说男人本* xing *本贱,辛苦劳累了半天,只要女人一个赞美的表情就可以前赴后继继续效dog(gou = quan )马之劳。我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偏我还不是最幸运的,幸运的男人是背着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偷情即使是在人多喧杂的电影院也不一定会被发现。
  我却被发现了,就在余婷和秦羽墨前脚才跨jin *电影院播放厅,我正想跟着踏jin *去的时候,一双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突然拉住了我。这hands(* shuang * shou *)非常的* rou *滑细腻,因为穿着短袖,所以女人的手几乎是**luo 的触*到了我的皮肤。
  这样就形成了肌肤之亲的样子,我的心情也为之dang 漾起*| lai |*。然后我短暂的品味了这番zi wei 后,猛然转过头kankan是何方神圣居然如此解意,结果kan到了意想不到的一个女人。
  徐静?她怎么在这里,nai (*&女乃*&)nai (*&女乃*&)的,不会是跟踪我吧?虽然我已经跟公司告了↓午假了,但是却不想被公司的同事知道我是因为跟女人约会所以才不上班的,这可有损我在公司的光辉形象啊。
  所以我立马拉了徐静到一边去窃窃si 禾厶语,原因无它,我也不想被余婷和羽墨kan到我和别的女人牵扯不清。徐静显然是被我的举止弄迷惑了,她正想张开cherry(ying | tao)小嘴询问,我就先发制人了。
  “真巧啊,没有想到这里能碰到你,真是太巧了”我打着哈哈的说道,天知道我这句话多么White(颜色bai )痴兼无知。其实我心里是认定了徐静有跟踪我的嫌疑,只不过,我一个无名小卒她跟踪我有何作用呢?
  要跟踪也应该去盯着她的我的董事长才对啊,犯不着在我这里lang费不必要的时间吧。我kan着眼前的这张艳丽的小脸,一眨不眨的,想从她的表情kanchu *一些端倪,可恨的是,我盯着她kan了半响,她都无动于衷的回应着。
  这女人敢情是做惯了间谍还是奸细?这表情锻炼的够强悍啊,我心里想着,嘴上可没敢说chu **| lai |*,谁敢得罪董事长的###呢。“你在我脸上找青春痘么?”徐静见我半响不说话,突然掩嘴笑了起*| lai |*。
  我狂汗了一把,要说她guang * hua *如绸缎的脸上哪里有半点痘痘的痕迹?我就算是拿着放大镜也找不到她的痘痘在哪里啊。所以我也笑了一↓,“你真是开玩笑了,像你这样的美女,所有痘痘都躲开去了,哪里敢靠近你啊。”
  果然,这话逗得徐静又是嫣然一笑,她的小手再一次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今儿个是跟哪个美女约会呢?怎么没见人啊?”说着还四处的张望了一眼。我心里暗道不好,这要给她kan见了二女,我还不死qiao *qiao *啊。
  所以我赶忙摇了↓手拉回她的视线,然后说,“这不我面前就有一位现成的嘛,还用的着到处去找啊,”我试图缓解↓jin 绷的气氛,老感觉今天的徐静有点怪怪的,好像跟监视我一样。
  徐静笑着打了的手臂一↓,然后jiao (女乔)滴滴的说,“别贫嘴,我刚刚都kan到你身边的美女了,* gao *挑,皮肤White(颜色bai )皙,怎么现在不见了?”
  汗滴滴,她说的是余婷,这二女jin *去都一会了,估计此时也到处的在找我吧。我往侧面随便一瞄,居然就kan到余婷真的在到处找我,她shen 长了美丽的脖子到处张望,记得额上的汗珠都chu **| lai |*了。
  突然她掏chu *手机然后拨了几个号码,我ku 兜里的手机此时大响了起*| lai |*,糟糕,是余婷找不到我急的打我电话了。我接起了电话,“喂,你在哪里啊?怎么一↓就找不到你人了?”余婷焦急的声音传*| lai |*。
  我↓意识的偷瞄了一眼徐静,这女人此刻倒装的若无其事的在kan自己的手指,我敢打包票她的耳朵绝对竖起*| lai |*在死命的偷听。于是我用另一只手捂住了通音口,然后对余婷说,“这个啊,我知道了,就这样吧,我一会就过*| lai |*。”
  说完我不等余婷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然后kan向徐静,带着十万分的歉意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家里临时chu *了点事情,家人叫我回去一趟,不能陪你了,改天请你吃饭啊。”我说着就要走chu *电影院。
  “等↓,”徐静突然追上*| lai |*,跟我并肩走着。这个死女人,怎么阴魂不散的,我回家还不行么,今天本*| lai |*是想左拥右抱的,都叫她给破坏了。我心里狠狠的想着,满肚子怨言。
  “有什么事呢?”特意掉过头停↓*| lai |*,然后面带微笑的kan着她,即使心里有一百个一万个不情愿,也不能在此刻跟人家发huo *啊,所以我尽量平息了自己的心情。
  “我是想说送你一程,反正你家我也很熟了,就做回顺手人情。”徐静满脸真诚的kan着我,我也深深的凝视着她,想从她的表情里kanchu **| lai |*她此刻到底是不是纯心拆我台的。
  半响,我放弃了,然后在心里默默的向二女说了声抱歉:对不起了,为了自己的美好前程,为了公司的几万个女同胞能继续对我保持景仰的印象,我辜负你们了。
  我同意了徐静的建议,跟随她*| lai |*到了电影院chu *口处,趁她去发动车子的时候,赶jin 悄悄的给余婷发了条信息,告诉她我临时有事先走了。徐静开车过*| lai |*接我的时候,正好kan到我关机。
  她诧异的kan了我一眼,终究是什么都没说,然后* gao *兴的招呼我上车。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坐徐静的小绵羊了,此刻坐在车上心情却不复往(曰)ri 的平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刚打扰了我的一场约会的缘故。
  我有些纠结的kan着前方的车玻璃,不同往(曰)ri 的↓班* gao *峰期,今天车子开的相当的顺畅,路上车辆也不多。徐静突然shen chu *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 lai |*,我早已习惯了她的这个动作,她估计又是想开音乐了,所以我没有特别的留意。
  直到我感觉到有一个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ruan (车欠)物压在了我的大* tui *处,我才猛di 一惊,却不敢低头去kan。我已经知道了是什么,她这样做,摆明了是【gou && yin】我么?我纠结的不是她为何【gou && yin】我,而是我此时该做何反应?
  虽然徐静的mei (鬼末)力确实是实际存在的,但相对于我在辉煌公司的di 位*| lai |*说,她的mei (鬼末)力威胁也就少了许多了。不是我不爱美人爱江山,而是对徐静的感觉还没上升到* na *个程度吧。
  我特意的调开了头去,不去体会* na *个* rou *ruan (车欠)的小手在我大* tui *上游移的感觉。可我不想不听,并不代表徐静就不会有所行动,她的手继续在我的大* tui *上**,然后渐渐的开始往上移jin *。
  我忍不住了,猛的抓住了她在我大* tui *上移动的小手,如果我动作还慢一点,我敢保证她的小手此刻就会在我* na *话儿上了。真是馋死人的妖精,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大胆的么?我心里有点发怵的想着。
  如果此时换作了是别的女人这么对我,我早立马扑倒然后上了。可这个女人我真不愿碰,而且今天早上才被叶子jiao (女乔)榨gan 了体力,现在都还有点力不从心,我汗颜的想着。
  我抓住徐静的小手,没有马上放开,但也没有握着不动,我用一种只有我们两能体会到的力度在对这双小手做春风般的** fu ***。之前跟叔伯学过点这方面的按摩之道,所以对于*位的作用我还是有所了解的。
  像现在,我按摩了徐静小手的几个*位后,她的心情就会平复很多,然后对我的威胁也会少很多。女人一旦发情的时候,就跟春天乱叫的猫儿般可怕,如果这个时候只有两个人单独相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的时候,就更要小心了。
  前提当然是你不想上这个女人,也不想被这个女人上的时候,就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了。在徐静的手腕处用力缓缓的按摩了一分多钟,她突然像恢复了神志般抽回了手,然后kan也不kan我一眼,继续开动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