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2章 心猿意马
  所谓闻香识女人,kan一个女人贤惠与否,就得kan她家里还有衣橱里是否整洁,gan 净。这个小漫做的可比她强多了,不是我夸,我* na *三个女人除了杨倩稍微马虎点,任何一个摆上台面都是绝对差不了的。
  可kan着眼前的一片混乱景象,我心里还真是百感交集,这个女人也绝对不如外表kan上去* na *么的坚强坚毅。有时候表象比事实更能遮蔽人的眼睛,欺骗世人,使人永远活在谎言的童话里。
  叶子jiao (女乔)一jin *屋子,就仿佛得到解tuo *般,她开始迫不及待的tuo *掉了* gao *跟鞋子,然后是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袜,接着……汗滴滴,她居然开始动手tuo *她的宽大t恤,这个tuo *了,可不就剩↓一个勉强可以遮xiong 的内衣了?
  我心里一乐,显然是想kan到这一幕的,但嘴里还是应付的说道,“叶子jiao (女乔),你不会是醉了吧?”
  “我没醉,我像醉的样子么?我,我比谁都清醒。”她嘴里这么说着的时候,我倒真觉得她有些醉了,不仅口齿有点不清楚,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了。所以拿我义不容辞的赶jin 走过去扶住了她,把她扶到沙发上坐↓。
  在我坐↓的时候,仿佛压到了一个*ying *物,我从pi *gu *底↓抽chu **| lai |*一kan,居然是杨倩?另一个不会是叶子jiao (女乔)吧?我kan到杨倩身边站着的女孩子青春靓丽,满脸今口 han 笑,不是叶子jiao (女乔)还是谁?
  跟今(曰)ri 的打扮倒是有点相像,完全不像是浓妆艳抹* na *时的样子。我偷偷得瞄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她也正kan向我,嘴里想说什么,嗫嚅了一会,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心里明White(颜色bai )了,这个相框chu *现在沙发上的缘故,一定是叶子jiao (女乔)天天把玩着,或者是最近把玩着,忘了放回原处。想不到事隔* na *么多年,她还保留着当时跟杨倩一起拍的照片,而且kan这个相框的新旧程度,估计是保存的很好的了。
  我心里一阵感慨,杨倩如此的恨她,她也恨杨倩,可是却保留着当时两个人的照片,她心里估计是很在意两人之间的感情的吧。
  可是kan现在两人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我却觉得二人心里之间始终有解不开的心结,这个心结要到何时才(jie kai),估计还是等时间吧。
  叶子jiao (女乔)没有问我偷kan了她的相框的事,我也装作这一幕从*| lai |*没有发生过,静悄悄的把相框放回原处。我说,“要不我帮你倒杯shui *吧?”说着我就要站起身*| lai |*,这个时候叶子jiao (女乔)突然朝我扑过*| lai |*,她的body(* shen | ti *)猛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惊,不解她是何意,虽然xiong 前的两个硕大* rou *ruan (车欠)物压在了我的身上,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涌遍了body(* quan | shen *),让我心猿意马不能自控。
  但是想到她此刻可能是在不清醒的状态↓jin *行的一种莫名的动作,我不能趁人之危啊,虽然这事我也没少gan 过,可此次不同,她跟杨倩的纠葛都还没☆ɡao 扌高☆清楚,我碰了自己女人的好朋友或者是仇敌,* na *该怎么办?
  本以为第二天醒*| lai |*彼此会有点尴尬的,可没有想到豪放女就是格外的不一样,其实叶子jiao (女乔)也算不得典型的豪放派人士。她有时候的举止还是ting *淑女的,比如这个时候。
  我醒*| lai |*的第一眼就kan到一个窈窕淑女在对镜梳妆蓝。我凝目细kan,只见镜子里的女人容光焕发,脸色Red(* hong *)润异常,眉目如画,绝对的一副古代美貌仕女图。
  kan我望着她,叶子jiao (女乔)突然转过头chong *我痴痴一笑,我kan的眼都直了。她突然从梳妆台前站起*| lai |*朝我走*| lai |*,步履轻盈优美,随着她的款款摆动,细细的腰肢撑不住xiong 前的两个巨大物,盈盈不足一握。
  我kan的触目心惊,口shui *直流,真是天生的尤物啊。叶子jiao (女乔)穿着一条吊带的lei si裙,她迈步到我身边坐↓,故意害羞的说,“昨晚还kan不够啊,这么瞧着人家作甚。”
  我差点没(bie)住笑chu *声*| lai |*,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此刻倒装的玉女纯情了,昨夜不知道是谁缠着我要个没完,害我今天腰酸背痛的厉害。她倒是神清气shuang XX大XX,像极了xi 口及取人间男子阳刚之气的狐妖女人,无一处不妩mei(女眉)动人。
  我深深xi 口及了一口气,确定自己有足够的把握能面对她了,便说,“昨晚的事很抱歉,大家都喝醉了,”这个时候我反倒有点忸怩不安起*| lai |*,像做错事的小媳妇般低着头说。
  “噗哧,”这回是叶子jiao (女乔)没忍住居然笑chu *声*| lai |*,这小妖精的眉眼都带着笑,mei(女眉)眼如丝的kan着我。我心里这个时候感到特窝囊,生平the first time(di yi ci )被一个女人kan扁了,而且还是在一夜chan (缠)mian(纟帛)后。
  不过我相信这种感觉只是暂时的,因为我的* na *话儿又抬头ting *xiong 的对着叶子jiao (女乔),只见她小嘴微张的kan着我,好像不相信这么快我又行了。我坏坏的一笑,一个猛虎扑食把她牢牢的按在了body(* shen | xia *)……
  都说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我一个不小心的纵yu (谷欠)就导致了今天上班整个上午都无精打采的。这个时候徐静突然推开门jin **| lai |*,这女人一向直*| lai |*直往惯了,从第一天起jin *chu *我办公室就没敲门的习惯。
  我起初还有点忿忿不平,准备找她说一↓的时候,正好主管夏雨jin **| lai |*交报告,他朝我使了个颜色,我便住了嘴。原*| lai |*徐静在我们公司* na *是说不得的秘密,连董事长都要敬她三分,据说此女子乃是董事长的秘密。
  我初听到这个消息,惊讶是难免的,但夏雨悄悄告诉我的另外一个消息就更令我震惊了。原*| lai |*徐静老公的股份都是让董事长给吞并了,据说还是徐静在其中掺和了一脚的缘故。
  kan*| lai |*这个女人实在不能小瞧,连自己老公都可以chu *卖的女子还有什么是她会忌惮的,所谓**异梦大概说的就是这么回事吧。我自此对徐静也起了防备之心,虽然一开始有* na *么点好感也被这整个事件都chong *淡了。
  徐静当然不知道我的心思,仍旧每天早晚两趟准时送我上↓班,车上我们多谈一些跟工作无关的事情,多半是si 禾厶生活。但一般是徐静问我问题比较多,我对她虽然也有* na *么点兴趣,但她对我似乎防备也很强,始终不透漏自己的真实身份。
  她跟董事长的事其实公司里所有同事都知晓,只是心照不宣罢了,碍于董事长的威严没有人乱说chu *去。我到公司差不多一个星期都还没见到董事长本人一面,所以他在我心目中也算的上是一个神秘的大人物了。
  我有点奇怪徐静对我的si 禾厶生活为什么这么的好奇,问过她一次,她居然笑着跟我说,“kan上你了呗,怎么样,你kan上我了没?”这句话半真半假,似* tiao dou *似【gou && yin】的,我可不敢小觑。
  所以从此也不敢再问她诸如此类的问题了,她可是董事长的女人,这要被董事长知道一个新*| lai |*的公司市场部总监撬了自己的,不狠狠修理我才怪。我一向是个不拘小节但顾全大局的人,所以不可能明知故犯。
  徐静接送我们上↓班一个星期多*| lai |*,每天都很准时,我们的故事却从没有开始过。对于她jin *chu *我办公室从不敲门的习惯,我也没有提醒她,随她去吧,反正她在我面前晃也不过就* na *么一两眼而已,既然公司多半同事都默许了,我亦忍得住。
  这一天,余婷突然给我*| lai |*电话,说好久没见我了,想跟我聊聊。正好我也惦记着秦羽墨最近过的怎么样,所以就答应中午chu *去吃饭见个面再聊。
  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有见秦羽墨本人了,这个气质美女可一直都藏在我心里。只是对她的感觉不同于叶子jiao (女乔),她的美让人不敢轻易去玷污,叶子jiao (女乔)确实外在的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一点即燃。
  也不知道羽墨最近过的如何了,她跟冯俊伟的事情我一直也帮不上什么忙,本*| lai |*说要找她老公谈一谈,可他本人仿佛凭空失踪了一般,怎么也寻不到他的踪迹,甚至连他的公司全巨总部,我也打电话去询问了,说是董事长chu *国chu *差了。
  我想把这个事情缓一缓,目前新的工作需要我投入更多的心血和时间。微微最近找工作也不利,只要是稍微大点的公司一kan到她的简历都连忙拒绝,好像她就是个烫手山芋般。
  我越细这个事情越觉得心里有疑团,莫不是有人故意针对杨微设的圈套?准备稍候还是找冷颜玉kan她能不能帮我查查这其中的原委。话说也好久都没kan到她认了,自从上次一别她把black(hei )影带走后,就在没有见面。
  *| lai |*到约定的di 方,余婷和秦羽墨早*| lai |*了,正坐在大堂里等我,kan到我的身影,余婷激动的扑过*| lai |*我怀里,然后絮絮叨叨的说,“你是不是不想理我了?最近都不打电话给我?”
  我握住了余婷的手,这个可爱的女人,我心里还是有她的。“怎么会啊,最近不是找了份新工作比较忙嘛,你还好吧?”
  “好什么,自从妈妈走后,爸爸很少回家,幸好有羽墨陪着我,不然闷死了。”余婷拉着我在秦羽墨对面的座位坐↓,然后笑着说对羽墨点了点头。
  我也顺势kan过去,几(曰)ri 不见,这女人chu *落得越发美丽了。可能是tuo *离了她老公的控制,少了折磨和难过,所以精神也比从前好很多了。她见我kan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真是个害羞的女人,就kan了一会,居然脸都Red(* hong *)了,我心里笑道。“你是不知道,羽墨的老公终于肯放她一马了,还答应让她在外面住一段时间再回去,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余婷摇摇头说。
  冯俊伟居然愿意放羽墨离开他身边?这可是从*| lai |*未有过的事情,难怪最近都没有人*| lai |*sao (马蚤)扰羽墨了,敢情是有人想放弃了,不过事情未必有这么简单吧,莫不是又有什么新的阴谋?
  我问余婷,“是冯俊伟亲口跟你们说的么?他知道了羽墨在你* na *里?”我语气有些急了,如果真是这样,* na *余婷家里也不安全了,未必不是冯俊伟的拖延战术,等适当时机再把羽墨抓回去他身边。
  像冯俊伟占有yu (谷欠)* na *么强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弃到手的fei *鸭子,换作是我也不会。所以我还是替羽墨担心,故有此一问。
  “他发信息到我手机上说的,我手机到现在都没有换,不过我平(曰)ri 里也很少打和接电话的,他打过很多个电话*| lai |*,我都拒绝了,所以才换发信息的吧。”羽墨这么说的时候,我要求查kan她手机里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