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31章 不醉不归
  我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这nai (*&女乃*&)nai (*&女乃*&)的太折磨人了,被她搂在怀里的半只胳膊都快麻痹了,一种(su)酉禾麻(su)酉禾麻的感觉传遍了body(* quan | shen *)。叶子jiao (女乔)这个时候偏装的纯洁无暇的表情kan着我,两个大而迷人的眼睛扑闪着,等着我的回答。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也是给自己↓了个定心丸,横竖今天是豁chu *去了,不醉不归,即使有别的什么事情发生,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叶子jiao (女乔)得到了我的保证,心情愉悦的挽着我的手臂jin *了酒吧。我们要了个卡座坐↓*| lai |*。虽然跟美女在一起我比较喜欢在包厢里happy,但是卡座比较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些,也罢了。
  叶子jiao (女乔)为我们点了两打啤酒,我一kan,就懵了,今夜不会真的不醉不归吧?我心里还是存有点别的想法了,这↓才刚刚开始萌芽就被掐灭了。
  “*| lai |*,gan 了,不醉不归。”叶子jiao (女乔)笑的更迷人了,她xiong 前的两个异物也随着笑声左右晃动着,之前有衣服的掩盖kan不chu **| lai |*,这↓近距离的倒觉得ruo * yin * ruo * xian 的kan的十分清楚了。
  叶子jiao (女乔)穿的t恤布料非常的薄,近kan确实有很透的感觉,我甚至都能清楚的kan到里面black(hei )色内衣的颜色。这个you huo 真是太Ta Ma的大了,不仅是考验我的耐力,还是在对我的人格品相一起考核了。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正人君子,至少做不到古大柳↓惠的美人坐怀不乱。所以当叶子jiao (女乔)喝了差不多半打啤酒然后借着酒意向我靠过*| lai |*时,我二话不说的就把她揽入了怀里。
  叶子jiao (女乔)的小嘴kan着我微张着,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并没有聚精会神的听她说,而是专注于她小嘴里吐chu **| lai |*的芬香夹带着一丝丝的酒气,还有* na *丁香小舌的缓缓**。
  终于按捺不住我低↓头重重的吻了上去,叶子jiao (女乔)在短暂的惊诧后马上配合的很好。不愧是拍过***集的艳星吻功也十分的chu *色,她的丁香小舌探入我的口中,jin jin 的缠着我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不放。
  起先是我主动吻她的,到后*| lai |*倒演变成是她揪着我不放手了,我们从卡坐上到最后躺在了卡座里。我的手终于如愿以偿的*上了一直梦寐以求的* gao *峰,这种感觉真不可与往(曰)ri 杨氏三姐妹同(曰)ri 而语。
  **瞬间击遍了我body(* quan | shen *),这种感觉在以往可是从*| lai |*没有过,我并不是初经茅庐的mao *头小伙。可在叶子jiao (女乔)身上我却有种还没jin *去就想一泄如注的chong *动,我心里暗道要遭,此时周围还有很多人群在穿梭往*| lai |*。
  虽然对于酒吧里的一切大家都见怪不怪了,但我还是有点拘束,所以便强迫这放开了叶子jiao (女乔)的body(* shen | ti *)。她睁大迷茫的眼睛kan着我,迷人的脸上满是Red(* hong *)晕和***的色彩,我kan的有些心猿意马起*| lai |*。
  赶忙掉开头去长吁了一口气,然后说,“我们回家吧,太晚了。”这些话说chu *口后,连我自己都愣了神,汗滴滴,我这是怎么了?不是才意图真的不醉不归么,这么快就**投降了。
  叶子jiao (女乔)显然也没料到我会这样说,她突然xing *gan *的靠过*| lai |*,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一笑,“回你家还是我家?”这话* tiao dou *的我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开始波涛汹涌起*| lai |*。
  我停顿了一↓,深呼xi 口及了三秒钟,然后也笑着说,“你说回哪里就是哪里。”
  “好,shuang XX大XX快,”叶子jiao (女乔)小手一挥,然后朝侍者打了个响指,侍者立刻朝我们走过*| lai |*。
  “静姐,请问有什么事?”侍者笑着玩要说。“小吉,今晚消费记我帐上,回头一起结了。”叶子jiao (女乔)很随意的说着,侍者忙点头。
  kan着这一幕,我不禁有点呆住了,敢情这丫的当这里是自己家啊,kan她这熟稔的姿势,估计没少*| lai |*这里混。我以前还真是少kan了她了,不过我也不觉得自己有kan清过她。
  从the first time(di yi ci )的qq相约见面的豪放女,还有* na *(曰)ri 跟杨倩一起见到的浓妆艳抹的她,及到网上kan到的大量xing *gan ****集。加上今晚见到的清纯却依旧妩mei(女眉)死人的模样,我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她,也不想去分辨。
  今(曰)ri 有酒今(曰)ri 醉,这个说的才是正道,所以在叶子jiao (女乔)跟侍者说了记她账上后,虽然我当时听了有一种被女人保养的感觉,不过在她把* rou *ruan (车欠)的body(* shen | ti *)靠过*| lai |*,并且说了一句,“我们还是回我家吧,方便办事点,我一个人住。”
  听到这句话,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剩↓的只有无尽的冥想,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要不要放过全在我一念之间了。
  男人都是靠理* xing *思维的动物,这个时候我倒是非常的感* xing *了,凭心里的**做事情。我扶着叶子jiao (女乔)离开酒吧,然后chu *门打了辆的士车,直奔她家而去。
  其实我们两喝了才不过一打的啤酒,所以远没有到醉的程度,可一路上她都把身子jin 贴着我的body(* shen | ti *)。我虽然不认为她是故意的* tiao dou *我,但也不觉得她是喝醉了。
  不过ruan (车欠)玉温香抱满怀,这种zi wei 是男人跟女人相处的极品味道,我还是乐在其中的。叶子jiao (女乔)迷醉的眼神一直在我脸上流连忘返,我被她kan得直发mao *,忍不住问道,“难道我脸上有flower (hua )?”
  “(拟声词)pu chi (口赤),”叶子jiao (女乔)突然忍不住的笑chu *了声,“flower (hua )倒没有,只是这么近距离kan着突然觉得你ting *帅气的呃,我都有点动心了。”叶子jiao (女乔)说这句话的时候如有所思的表情。
  我心里突然一动,她刚说的是现在有点动心了,* na *之前的相约还有发大量的***图片给我不停* tiao dou *我,难道不是因为动心而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接近我是有目的的?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里也开始jin 张起*| lai |*。
  “怎么了?”叶子jiao (女乔)温* rou *的**我的脸,吐气如兰的问道。
  我刚才的疑问还在脑海里打转,不过这些当然不能跟叶子jiao (女乔)明说,即使我说了她也未必肯承认就是了。所以我忍住了,然后装作被她【gou && yin】的神情kan着她,“你爱上我了”我坏坏的一笑。
  “爱上?呵呵,还没到* na *个程度吧,女人和男人之间的xi 口及引力倒是有。”叶子jiao (女乔)突然放开声大笑起*| lai |*,笑的眼泪都chu **| lai |*了。她仿佛很激动,笑了几声后,又忍不住啜泣起*| lai |*,我拍了拍她的背部,许久后她的心情才平复↓*| lai |*。
  我惊诧于叶子jiao (女乔)前后的转变如此之大,不过碍于是在的士车上,也不好多问,让她靠在我怀里,彼此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呼xi 口及声。
  车子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到达了一个flower (hua )园小区,叶子jiao (女乔)此时静静躺在我怀里睡着了。许是之前fa xie 了一通的缘故,所以这次她睡的很是安宁,我不想吵醒她,于是付了车钱,然后抱着她艰难的↓了车。
  她始终在我怀里没有醒过*| lai |*,我并不清楚她住哪个套间,于是只好抱着她*| lai |*到保安室,哪里有个老伯戴着老flower (hua )眼镜在kan报纸。
  “老伯,打扰一↓,请问您知不知道叶子jiao (女乔)住哪个套间?”我这么问的时候也是抱着一线希望,叶子jiao (女乔)至少是半个名人,说不定老伯认识她也不一定。
  戴着老flower (hua )眼镜的老伯上↓左右仔细打量了我一眼,当然也没放过我怀里的叶子jiao (女乔),然后才缓慢的开了口,“她喝醉了?还是睡着了?”
  我一怔,不知道老伯这样问什么意思,只好胡乱的应了一声,“睡着了。”
  “哦,这倒奇怪了,一般是醉着回*| lai |*的时候多,今儿个倒是稀奇了,年轻人,还是你有mei (鬼末)力啊,她可是头一遭带男人回*| lai |*家里,不对,被男人抱回家里。这么些时候了,都是见她一个人jin *jin *chu *chu *的,我还以为她没人追呢,哈哈。”老伯突然说着就笑起*| lai |*。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敢情老伯不仅认识叶子jiao (女乔),两人还很熟悉的样子。我问道,“老伯,您认识叶子jiao (女乔)啊?”
  “认识啊,她一向不爱搭理人,不过长得真是漂亮,平时穿的也很时髦,开名车穿名服。不过人倒很有礼貌,每次见到我也是老伯的叫,所以对她啊,我倒是上了心了,见到她交男朋友我也* gao *兴啊。”老伯的话里透漏着开心。
  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然后问,“你kan她睡着了,能不能让我先送她上去。”其实是我手臂抱累了,虽然是练过几↓子的身子,不过几分钟↓*| lai |*也有点吃不消了。偏这老伯还拉着我聊叶子jiao (女乔)的事聊个没完,我心里急得要命。
  “哦,好好,你kan我都忘了她还被你抱着,她住305,你有钥匙么?要不要我一起送你们上去?”老伯说着作势要起*| lai |*。
  我赶jin 摆了摆手,表示不用,然后告别了老伯,jin *了电梯间。好险,要是让老伯随我们上*| lai |*,指不定他还要跟着jin *房,瞧他这唠叨的* xing *子,说不定能呆一个小时呢。
  我抱着叶子jiao (女乔)站在了她房门口,虽然清楚了哪个房间,可我真的没有能力抱着她在她的小包里拿chu *钥匙然后再打开房门jin *门了。所以正当我踌躇之际,突然听的怀里一阵笑声传*| lai |*。
  有鬼?这个阴森森的楼道间突然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任谁都不会往好的方面想的,我感到body(* quan | shen *)的汗mao *倒竖,神经也jin 绷起*| lai |*。
  “想什么呢?真以为见到鬼了?kan你这jin 张样,还不放我↓*| lai |*。”叶子jiao (女乔)的声音突然想起*| lai |*,我低头一kan,丫的,她正张大两个明亮的眸子kan着我,得意的笑着。
  还不是因为你,居然嘲笑我,果然是好人做不得,虽然我这个好人心里是存有一点歹意的,可chu *发点至少是好的嘛。
  我瞟了她一眼,没做声,然后放↓她。她在包包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钥匙。天她的包包可真乱,我见过不少女人的包,虽然里面的物件差不多,都是**之类,但叶子jiao (女乔)的小包算是我见过最乱的。
  里面**也有,剪指甲的钳子,梳子,还有笔记本和小人书?我眼睛都瞪大了,kan着她翻chu **| lai |*的一连窜东西。
  她突然朝我回眸一笑,“还发呆呢?不jin *去?”
  我回过神*| lai |*,赶忙跟在叶子jiao (女乔)的pi *gu *后头屁颠屁颠的jin *了屋,这丫的,屋子也乱的不成样子。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人了,外表跟内在果然是不成正比的,这内在当然说的就是她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