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28章 见不得人的照片
  “谁眼熟了?说什么这么* gao *兴呢。”杨微踏jin *了家门。
  我正担心她呢,没想到就回*| lai |*了。“你去面试了?”我问道。
  杨微点了点头,“总不能在家里坐吃山空啊,让你们养着多不好意思啊,所以去试了试机会。”杨微的语气听起*| lai |*有些疲惫,好像很累的样子。
  我赶忙说,“要是太辛苦就不要chu *去了,这年头外面风声huo *jin 的,也很危险。”
  “呵呵,chu *去找工作而已,能有多危险啊,总不能让你养一辈子不是,对了,你工作如何了?”杨微摇了摇脖子,然后问我。
  我走到她Behind(shen hou),体贴的给她按摩起*| lai |*,“还算顺利,明天去上班。”
  “这么快?什么职位?待遇如何?”杨微问了几个关键的问题。
  “还行吧,市场销售总监,跟以前龙华差不多,只不过人家这边待遇* gao *很多。”我其实不在于待遇的多少,主要是上头的人要懂得用人,然后工资饿不死我就好了。
  “* na *敢情好了,你比我幸运多了,我今天是碰了一鼻子的灰。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各个公司一kan我简历就直接拒绝我了,就好像我是个烫手山芋,被封杀了一般。”杨微怅然若失的说道。
  杨微这么一说,我倒起疑了,按理她这么优秀的人才不会被埋没才是啊。又有学历又有工作经验,长得又漂亮,怎么可能会直接就拒绝呢?难道真的像她所说,有人利用关系网封杀了她?
  晚饭的时候,杨倩又提起今天早上的事情,还气愤的说,“我道她这些年长jin *了呢,谁知道去拍* na *见不得人的照片,kan了我都想吐。”其余二女不明White(颜色bai )事情的*| lai |*龙去脉,所以都不明所以。
  我心里知道她说的是谁,难道叶子jiao (女乔)真的是丁亮说的哪个**明星?可kan她开着法拉第打扮妖艳的样子又不像是* na *种靠chu *卖色相混(曰)ri 子的风尘女子啊。
  我心里疑惑着,但没有跟杨倩说,此刻我最想做的就是赶jin 吃完饭,然后到电脑上把丁亮发给我的邮件打开kan个究竟。
  “秦,你怎么不说话,难道她不可恶么?”杨倩见发了一通脾气,除了奇骏偶尔从饭碗里抬起头偷瞄她两眼外,没有一个人理她,于是把苗头对准了我。
  冤啊,这屋里又不只有我一个人,也不只有我一个男人,奇骏都在呢,为何单单点我的名啊。“她是可恶,不过事情都过去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气坏了身子是自己的啊。”
  “是啊,倩倩,快吃饭吧,菜都凉了。”杨微也给杨倩碗里夹了一口菜,然后劝说道。
  “你们都不了解我的心情,没有一个人明White(颜色bai )我,气死我了。”杨倩说完居然丢↓饭碗,跑到房里去静思了。我们几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相视一笑,杨倩的伎俩我们是再熟悉不过了,保准晚上会有一只夜猫chu **| lai |*偷吃,然后第二天就雨过天晴了。
  所以大家仍自各吃各的,吃完饭,我破天荒的没有陪奇骏玩耍,而是把自己牢牢的锁在房里,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邮箱。这个丁亮真是天生的* yin *棍,他发给我的***上的女子赫然就跟我放到回收站里的照片是同一个人。
  这些叉首弄姿,要么###房,露大* tui *,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总之是该露的xing *gan *di 带一个都没遗漏。叶子jiao (女乔)的身材真不是盖的,*** feng ***孚乚(ru )fei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用*| lai |*称呼她再恰当不过了。丁亮收藏的这些何止是经典,简直是一个男人心目中的神秘di 带啊。
  我一张张的kan↓去,口shui *真的是不自觉的流了chu **| lai |*,这些经过艺术修饰过的照片更加比本人xi 口及引人。其实我尽早kan到的本人也早忘了什么模样了,谁愿意没事就想起* na *张画的跟鬼一样的脸孔啊。
  我这时也是感觉奇怪了,能开的起法拉第的女人,为何要跑去拍这种限制级的*****呢?杨倩不明White(颜色bai ),我也不明White(颜色bai )。想起qq好友里还有她的q号,我赶jin 登陆了自己的qq,然后找到了她的网名:蔷薇娘子。
  她的头像是暗淡的,莫非她不在,我的心里有点若有所失的感觉。突然听到了qq有信息的滴滴声音,我抬起头,居然是蔷薇娘子发*| lai |*的信息。
  “你好么?好久不见了!”蔷薇娘子还附带发过*| lai |*一个大大的笑脸。
  “我很好,你呢?”健步如飞的在键盘上操作者,很快的回复过去。
  “哦,* na *没有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么?kan你春风得意的,是不是今天早上有艳遇啊?”对方发过*| lai |*这么一条信息,没把我雷倒。果真是同一个人啊,要不然怎么知道今天早上的遭遇呢。
  只是奇怪的是,她为何一早就知道我的qq,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我不觉得自己有chu *名到这个di 步的。
  “很奇怪我为何找到你了?”对方果然体贴,我想什么都不用问,直接回答了,只不过是反问我……
  “说吧,别卖关子了。”我没好气的回了过去。
  “其实原因很简单,你是杨倩的男朋友不是么?虽然不确定你们到底是不是她所说的男女朋友关系。但你们是住在一起的,这没错吧。”蔷薇娘子丢给我一个爆炸* xing *的消息。
  我两眼瞪得如铜铃般大小,不会吧,这她都知道,敢情是↓了一番功夫彻底的调查过的。
  “是的,我一回国就调查了杨倩的一切,包括她身边有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了如指掌。”对方得意的口吻让我很不shuang XX大XX,有什么了不起的,窥探他人si 禾厶生活,我们有权报警的。
  “你告诉我了,不担心我告诉杨倩么?或者我们可以报警让警察*| lai |*对付你。”我优哉游哉的等着她反映。
  “你不会,”蔷薇娘子果断的抛chu *这几个字*| lai |*,她为什么一定认定我不会呢?事实上我也确实不会这么做。
  “因为你爱杨倩,你也不想她受伤吧。一旦报警,当年的事情势必又要牵扯chu **| lai |*,还有更加严重的,相信你都不会想知道。”蔷薇娘子继续跟我说着。
  我现在的迷惑更深了,有什么事情会更加严重呢?不就是她抢了杨倩的男朋友然后杨倩脸面尽失恨足了她,所以想报复她么。
  “杨倩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了解么?一旦有人真的得罪了她,她是会宽宏大度不计前嫌的人么?你如果真的了解她,就不会想当然的认为她没有对我做很严重的事情。”对方打过*| lai |*的这些字眼,我感觉是* na *么的沉重。
  的确,杨倩初识我的时候,是* na *么的jiao (女乔)蛮无理,就因为酒吧的chong *突几yu (谷欠)把我抓jin 警局殴打差点断送了* xing *命。而之后还把我流放了* na *么远di 方去☆ɡao 扌高☆破推销,这所有的一切虽然我都原谅了她,但蔷薇娘子此时的话又提醒了我,或许杨倩真的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到底这其中藏着怎样的秘密,杨倩没有对我说的,蔷薇娘子此时痛苦的,我都急yu (谷欠)探个究竟。“你跟我说↓,到底是什么事?”
  “* na *个* gao *中,我和杨倩的感情十分要好,我们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di 步。刚好我认识了一个学长,人还不错,就介绍给她认识。可没过几天,学长就向我表White(颜色bai ),说一直喜欢的是我。我不yu (谷欠)与之纠缠,就说自己从没有喜欢过他,请他死心。”
  “谁知道学长其实骨子里是个flower(flower (hua ))的人,他在校外还有几个要好的女伴,我担心杨倩上当吃亏。就故意在她面前引诱了学长,让他跟我的亲hot(英文:hot,中文:re )举动被杨倩抓个正着。杨倩后*| lai |*是跟学长分手了,可自* na *以后,她跟我的友情也彻底的决裂了。”
  “我找过她解释了很多次,可她不相信我,只相信自己眼睛kan到的,无奈之↓,我只好准备休学离开这里,然后chu *国。可就在我准备跟校方递交休学申请的时候。突然被全校通告我乱☆ɡao 扌高☆男女关系,校方决定辞退我。”
  听到这里我已大概明White(颜色bai )怎么回事了,这一切都是杨倩☆ɡao 扌高☆的鬼,她估计是向校方举报了徐静的事情,所以校方才决定辞退她的。
  “通告贴chu **| lai |*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同学告诉我,通告上有我跟学长拥吻的照片,而且还配有文字说明。说我们已经苟且偷情很久时间了。我跑过去kan的时候,赫然发现证明* na *里写的是杨倩的名字。”
  “你明White(颜色bai )我当时的心情么?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友情原*| lai |*是这么的不可靠,人心是* na *么的叵测。从* na *以后,我不再相信任何人,因为在我的心里,以前的* na *个单纯快乐的自己已经死了,只有现在这个冷血的我。”
  “在国外的几年,家里不是没给我经济支援,可我更想靠自己,我一天打三份工,忙碌使人麻木,很快也就忘了这些痛了。只是心里的痛哪能* na *么容易消褪呢,后*| lai |*我发现只有跟男人在一起才让我忘掉的更彻底。”
  “你应该是kan到我的照片和一些flower (hua )边新闻了吧?这都是真的,我现在就是一名chu *色的**明星。不仅如此,拜倒在我石榴裙↓的男人数不胜数,我过的很快乐。”
  kan了这一大段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反映。说实话,我同情徐静多过杨倩,她只是被朋友善意的谎言挽救了一段本就不值得的敢情,而徐静却付chu *了自己一生的青春*| lai |*自暴自弃。
  “你当年为何不找* na *个男人跟杨倩当面对质呢?这样事情就真像大White(颜色bai )了,你也不用受这么多的苦。”我立刻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学长恨我戳破了他跟杨倩的恋情,又怎么会帮我?再说杨倩当年根本见都不想见我,又怎么会听我解释呢?”蔷薇娘子发了个泪如雨↓的表情过*| lai |*,我的心都揪到一起了。
  这个可怜的女人,我打心里同情她。杨倩的* xing *格我太清楚不过了,她思想太狭隘,太斤斤计较。跟杨氏三姐妹在一起的(曰)ri 子,我感觉到杨微和小漫都比较的让着杨倩。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们三人之间很少有争吵,我也从*| lai |*没有为这些事烦恼过。现在想起*| lai |*,还真是我的幸运,有杨微和小漫如此美好的两个女人。
  一个是好意,一个却误认为是恶意,从而报复不断,直到今天,究竟是谁在报复谁?谁又伤害了谁呢?
  佛约众生平等相,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必先饿其体肤,劳其筋骨,重罚其身。虽然辛苦并不是世上每一个人的必经之路,但多数人必得经过这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