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26章 这个孩子是个意外
  我到了靠近电梯门的接待小姐处,说明了*| lai |*意,然后她把我带到了会议室,让我稍候一↓。我坐↓*| lai |*,趁机调匀呼xi 口及,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再去想刚刚电梯里遇到的* na *个*** feng ***腴的少妇,果然不久,* na *里就鸣兵休鼔了。
  大概十多分钟,门口匆匆jin **| lai |*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这公司女的个个妩mei(女眉)多姿,怎么男人都不怎么样。真是阴盛阳衰,不过我如果*| lai |*了,从此这个公司的面貌就要焕然一新了,我沾沾自喜的想着。
  “秦先生之前在龙华担任市场销售总监一职,业绩也还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何要从* na *么大的企业离开呢?因为个人的si 禾厶事么?”秃头的男人就是杨总监,人力资源部,负责面试我的主考官。
  “呵呵,这个确实是我的个人原因,刚好需要休息一个多月,所以就辞职了。毕竟人生没有经历几次,就不知道还有更好的,不是么?”我真佩服自己对答如流,只是感觉今天好像不在状态,不是*| lai |*面试的状态。
  可能是因为我本*| lai |*对这份工作也没有抱什么希望,纯粹是*| lai |*陪练的,所以就很放轻松了。杨总监对我的回答不置可否,接着又kan到我在配偶* na *一栏写的是已婚,他奇怪的问,“秦先生结婚了么?之前的档案并没有显示你是有配偶的,方便透漏↓?”
  我其实觉得对面的男人真是鸡婆了点,但碍于现在是在面试也不得虚与委snake(she 虫它),只是越*| lai |*越不耐烦了点。“我有老婆孩子了,只是还没登记注册,这个孩子是个意外,所以之前的档案里没有记载。”
  “哦对了,你们是从哪里找到我的资料的?我并没有在人才市场投入我的简历啊?”我想到了一件事,今天早上的* na *通电话太奇怪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这个,呵呵,当然是秦先生太优秀了,正好我们也在招聘这个市场销售总监的职位,所以猎头公司就向我们推荐了你。”杨总监的这番解释我听的倒是* na *么回事,只是这些个猎头公司也太无孔不入了吧,这样角落的人都被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 lai |*了。
  我真的怀疑,做猎头公司的人是不是要像民国的情报局一样,网络全国信息资料,然后在其中再淘金。不过我是想多了,因为杨总监听了我的解释,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欣赏我之处。
  他kan了一会我的档案后,突然又站起*| lai |*,chong *我说,“秦先生,你稍等↓,我现在需要去跟我上头汇报↓您的情况,然后再确定是否录用您。”
  我点了点头,也站起*| lai |*礼貌的欢送他离去,虽然我不喜欢这秃头的男人,但起码他走的时候用了一个尊称“您”。我这人是最听不得人家夸奖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丈,这个是我做人的原则。
  无聊的gan 坐了大约十几分钟,真是度秒如年啊,这个丁亮突然*| lai |*电话了。他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跟我汇报↓跟王敏最近的突飞猛jin *的状况,然后顺便跟我说谢谢。
  当然他还是非常关心我的,问我black(hei )道* na *边的事情结局的如何了。我回答他已经没事了。“哦,* na *就好,对了,你记不记得上次跟我提过的**明星叶子jiao (女乔)?”
  我一惊,叶子jiao (女乔)?怎么又是她,眼前又浮现了* na *张画的惨不忍睹的容颜,不会这么凑巧,是同一个人吧?“怎么了?无端端的提她gan 嘛?你们见面了?”我不在意的问道。
  “她又chu *新***了,这次更huo *爆,我把一组珍藏都发你邮箱了,你有时间上去kankan了,保准你过够眼福,* na *身材,还有脸蛋,特别是* na *两队###,哎,”丁亮在* na *边说的口shui *都快流↓*| lai |*了。
  我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这男人真是本* xing *难移,有了王敏还朝秦暮楚的,kan着照片都这副德行,这要是真人在他面前chu *现,不把他吓死才怪,想起今天早上kan到的叶子jiao (女乔)的鬼一般的面孔,我就忍不住想笑。
  “得,我呆会面试完就马上回家打开电脑,好好的kankan你心中的女神究竟怎样的风姿,行了吧?”我虽然无聊,可是继续跟丁亮探讨一个虚拟的人物更觉得无趣。
  “别,等等,你在面试?你这小子怎么想起*| lai |*找工作了……”我猛的挂断了电话,丁亮这个裹脚布* na *说起*| lai |*可就是个每完,此时杨总监已经推开门jin **| lai |*了,我可不想在他面前留↓不好的印象啊。
  不过,丁亮的这个电话倒勾起了我尘封的记忆,还真是有叶子jiao (女乔)这号人物存在。在我家里电脑的回收站里可不就放着她发给我的照片么?但我肯定跟今天早上见到的叶子jiao (女乔)不是一个人,绝对是同名不同人,我心里暗道。
  杨总监在我对面坐↓,莫测* gao *深的观察了我一会,nai (*&女乃*&)nai (*&女乃*&)的,就算是定我罪也不用这么放慢speed(*su du*)吧。我有点坐立不住了,本*| lai |*对这劳什子的面试没抱什么希望的,这↓倒整的我真的有点jin 张起*| lai |*。
  “杨总监,有什么事情请直接说吧,我实在受不了您这……”我kan了kan他的脸,意思已经很明了了。秃头杨总监这↓有点挂不住脸了,可能没见到我这么直率的面试者吧,所以他微微一笑,故作神秘的咳嗽了两声。
  “是这样的,我上头鉴于秦先生过去的优秀表现,我们公司正需要像秦先生这么杰chu *的人才,所以决定让秦先生明(曰)ri *| lai |*上班,所有薪资待遇都比你之前的公司要优厚许多,您kan如何?”杨总监很客气的跟我说话。
  当然要客气,我如果当了市场销售部的总监,就是跟他平起平坐了,能不礼让么。不过我奇怪既然是这么重要的职位,为何董事长没有*| lai |*亲自面试我,而是通过↓属*| lai |*跟我联系。
  我其实对辉煌公司的董事长一直是仰慕万分的,特别是听了杨微的介绍后,这可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啊。能得一件,此生足矣,呸,又走神了,想啥呢。我赶jin 拉回了思绪。
  “杨总监,我可以见一见辉煌的董事长么?”我客气的回应道。
  杨总监没有想到我会提chu *这样的问题,仿佛很为难似的,他想了一会,说,“这个恐怕我做不了主,董事长目前不在公司,他chu *差chu *国了。”杨总监这么说不是打自己嘴巴么?
  明明刚刚他还提到说要去跟上头汇报面试我的情况,他的上头还能有谁,不就是董事长了。不过我也不能在此时点明,他既然这么说了,就表示董事长可能真的不愿意见我,所以我就算挑明了,也未必能见到,徒添尴尬而已。
  我可是个聪明人,绝对不gan 糊涂人的事,虽然有时候在女人身上我会犯错,可工作的事我从*| lai |*都不马虎。所以我马上说,“哦,* na *真遗憾啊,本*| lai |*想当面向董事长道谢的,kan*| lai |*只能等以后了。”我意味深长的说,也表示答应了对方的条件。
  “呵呵,秦先生真是个shuang XX大XX快人,我就喜欢跟shuang XX大XX快人打交道。对了,秦先生祖籍哪里的?”这个包打听又开始问起我的chu *生di 了。
  不过此时的气氛颇为活络,我可不能打破了这样平和的气氛,他既然想问,就告诉他吧。“我老家是云南的,不过很早就*| lai |*滨海这边工作生活了。”
  “哦?* na *秦先生还有别的家人么?”“爸妈很早就过世了,现在除了老婆和孩子,几乎是单身一人了。”我照实回答,这也没什么好期满的,童嫂无欺。
  “是么,* na *秦先生还真是个可怜之人了,从小没有爸妈在身边的生活一定很清苦吧?”杨总监kan起*| lai |*是真心关心我似的,不过我总感觉他背后一定有什么目的被隐藏了。
  我摇了摇头,“谈不上清苦吧,叔伯对我很好,我的生活很快乐。特别是现在,有老婆和孩子在身边,如愿已足了。”我这么说的时候,心里还是ting *在意没有爸妈在身边的感觉的,只是他们过失也不是我能扭转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能理解秦先生的感受,除了老婆和孩子,你还有什么异* xing *朋友么?”杨总监这↓不仅是包打听了,简直有点像杨氏三姐妹派*| lai |*的间谍,莫不是想从我嘴里套取什么情报,kan我是否有外遇?
  我心里暗笑的摇了摇头,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倒对职员的琐碎小事这么在意,真是kan不chu *啊。“这个真的是我的si 禾厶生活了,恕我不能对外说。”我立马回绝了,做人应该有个限度,不该管不该听的就不要听不要管。
  “哦,呵呵,我只是随便关心↓,别无他意,别无他意,请谅解啊。”杨总监倒转弯的快,一愣之后很快就笑脸迎人了。
  我也笑开了颜,表示不介意他的问题,然后我们双方握了手,这个面试算是yuan *满结束了。
  之后他带领我介绍给各位同事认识,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少妇,赫然就是刚刚在电梯里遇到的* na *位,好巧不巧的,她居然是我的特别助理。
  何谓特别?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杨总监是这么介绍的,我也就* na *么听着,或许以后再慢慢的去研究这个特别的意思吧。我此时的心里是非常畅快的,这比让她在电梯里jin 挨着磨蹭还要*| lai |*的**些。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我根本不用等十年,明天上班就可以找一大堆理由作死的整她了,就像……当年杨倩想法子修理我一样。
  少妇名叫徐静,这么斯文优雅的名字真是不该用在她身上,虽然她此时正襟危坐的表情不亚于圣母玛利亚。可刚刚在电梯里* na *放lang形骸的一幕我可是忘不了,虽说她是为了报复我而故意使然,但既然做的chu *,就表示她真的是这类人。
  我的心里有点期待以后两人独处的时候,她是不是也如今天这般的风情万种妩mei(女眉)动人。此时斜垂着脸孔的徐静kan不chu *什么表情,她估计心里已经骂了自己不↓一百遍了,所谓冤家路窄不就是指的我们两个么。
  杨总监领着我跟各部门的头头见过之后,就跟我说明天可以直接上班了,所有就职手续会让手↓帮我办理。末了,他还问我,“公司又给每个部门总监配车,您会开车么?”
  我一愣,哎,老说要去学车,可一坐车我就头晕方向感也十分差的人,怎么开车呢?所以我老实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