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24章 再*| lai |*我揍你
  “哇,你真聪明,这都可以猜测得到。我会☆ɡao 扌高☆定的。”
  段天狼道:“走吧。”
  陈朝和段天狼上了一辆车。
  车子缓缓的*| lai |*到了市中心的体育馆。
  “你不会是带*| lai |*我*| lai |*篮球比赛吧?”
  “这里举行大学生篮球比赛,我带你*| lai |*kankan。”
  “你会这么无聊?我记得你不喜欢篮球比赛的。”陈朝笑着道,“你不要告诉我,我要杀的杀手就是打篮球的。”
  段天狼道:“是的,他是一个大学生,还是一个篮球生。很受女孩子欢迎。”
  陈朝有些可怜道:“这样?* na *我们要是杀了他,估计他的粉丝会很伤心的。☆ɡao 扌高☆不好会投河自尽的。”
  段天狼道:“你可以选择不杀,我们现在回去。”
  陈朝立即阻止道:“别,我和你开玩笑的。人是要杀的,我喜欢扼杀摇篮中的* gao *手。”
  走jin *人山人海的体育馆,比赛没开始,但已经差不多座无虚席了,kan得chu *这个城市对篮球还是很有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尽管只是一个大学生篮球比赛而已。
  段天狼早就定好了两张座位票,所以现在两人很悠闲的拿着饮料在kan着拉拉队在跳舞。
  两人好像是*| lai |*真的kan篮球比赛的,似早就把* na *个杀手忘记了。
  陈朝嘿嘿的笑道:“中间的* na *个美女我ting *喜欢的。”
  段天狼kan了过去发表评论道:“我不喜欢。”
  陈朝道:“我没见过你喜欢女人。”
  段天狼道:“我不是不喜欢女人,而是我kan上女人到现在还没有chu *现。”
  陈朝道:“* na *要是哪一天chu *现了呢?”
  段天狼笑了笑,认真道:“* na *么无论她是谁,无论她是身份,无论她的长相如何,我都会扛着她回家做老婆。”
  陈朝鄙视道:“* na *你就等着的老的时候再说这样的话吧。对了哪个是杀手?”
  段天狼耸耸肩膀,不会这么快告诉陈朝的,他可是flower (hua )费了不少心血才找到这个潜伏的杀手。
  “你猜猜?”
  陈朝道:“猜猜就猜猜。”
  两方的大学篮球运动员陈朝眼睛扫she 了一次,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一个很阳光大男孩身子上。
  他的手里拿着一瓶矿泉shui *,身边也坐着一个年级漂亮的女孩子。似乎两人是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情侣关系。
  * na *个女孩子穿着很you huo 的xing *gan *的吊带衫,luo 露着很细White(颜色bai )温玉的肌肤。
  陈朝估计自己要是* na *个男孩子的话会**小手*| lai |*调戏一↓的。
  但这个男子似乎一点都不为所动,只是喝shui *而已,任凭着* na *个女孩子在说话。
  “是不是他?”陈朝对着* na *个长相很阳光男孩子道。
  段天狼瞅了陈朝一眼,有些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陈朝哈哈大笑,得意洋洋道:“一个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穿着这么xing *gan *的在身边居然当作空气,要么是定力过人,要么就是太监。我相信他不是太监,人家可是长着胡子的。”
  段天狼道:“你再一次猜到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运,他就是你要杀的人,叫陈风,前锋,打球的技术不错。”
  陈朝道:“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一个杀手读书了?”
  段天狼道:“为什么你一个少年会的大佬也去读书?”
  陈朝倒是不给自己面子:“我只是去泡妞。”
  段天狼道:“人家也可以泡妞。”
  陈朝觉得只要能见到人就行了,凭着他和段天狼两个人联手完全可以击杀* na *个男子。
  除非他拥有雷惊雷一样的变态功力。
  问题是他有吗?
  “你在kan什么?”陈朝突然kan见段天狼貌似神色很古怪的样子问道。
  陈朝顺着他的眼神kan过去,段天狼望的位置是西南方向的一个位置,* na *个位置上有一个短头发kan上去很清脆的女孩子。
  “她xiong 部小了点,你kan中了?”陈朝嘿嘿笑道。
  段天狼起身。
  “喂,你要gan 什么?”
  段天狼仿佛着魔了一样道:“她就是我的认定的人。”
  * na *个女孩子?xiong 部很小,五官也很平常的女孩子会是段天狼的一眼kan中的女孩子?
  “你不会kanflower (hua )眼了吧?”陈朝大声道。
  但这个时候段天狼已经没有回答陈朝的话了,直接走到了* na *个女孩子前面。
  任何一个女孩子kan见一个陌生的男子走到自己前面会吓一跳的。
  “你gan 什么?”女孩子有些害怕的说道,但马上想着这里有* na *么多人,他什么会乱*| lai |*?
  他的眼神好吓人,好像恨不得吃了她似的。
  段天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喜欢你。”
  “……”
  女孩子虽然长相一般,但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the first time(di yi ci )被男孩子表White(颜色bai ),她是欢喜,但有时害怕的。
  “你快些离开。”女孩子对着段天狼道。
  段天狼对着坐在身边的女孩子道:“我要做在这里。”后者站起*| lai |*,让chu *一个座位。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听话把自己的座位让chu **| lai |*。
  “我想娶你做我的老婆,一辈子对你好。”段天狼道。
  “你…你开什么玩笑。你这人是不是有mao *病啊。”女孩子有些结结巴巴道,这男孩子长相可以,但似乎是一个精神病chu **| lai |*的。
  段天狼握着她的手:“走吧。”
  “你松开。”女孩子大叫了一声。
  段天狼突然笑了笑,松开:“好。”
  这个女孩子站起*| lai |*,想要离开。
  段天狼也跟着站起*| lai |*。
  “不要跟着我。”女孩子大声道。“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也没有用。”段天狼道,“因为你会和我走在一起的。”
  “自恋狂。”女孩子冷笑一声。
  终于有一个男人站chu **| lai |*主持正义了,但话只是说到一半而已就被段天狼一手甩chu *去。
  现场有些乱起*| lai |*了,不少人吃惊kan着这一切。
  “一个像猫儿一样的女孩子。”陈朝缓缓说道,他突然想起了猫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分别。
  动物中和人最亲近的,也许就是猫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有些人喜欢养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有些人认为养猫和养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并没有什么分别。
  其实它们很有分别。
  猫不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样。不喜欢chu *去,不喜欢在外面乱跑。
  猫喜欢耽在家里,最多是耽在huo *炉旁。
  猫喜欢吃鱼,尤其喜欢吃鱼头。
  猫也喜欢躺在人的怀里,喜欢人轻轻*它的脖子和耳朵。
  你每天若是按时喂它,常常将它抱在怀里,轻轻的** fu ***它,它一定就会很喜欢你,作你的好朋友。
  但你千万莫要以为它只喜欢你一个人,只属于你一个人。
  猫绝不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na *么忠实。你盘子里若没有鱼的时候,它往往就会溜到别人家里去,而且很快就会变成* na *个人的朋友。
  你↓次见着它的时候,它也许已不认得你,已将你忘了。
  猫kan*| lai |*当然没有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na *么凶,却比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残忍得多。它捉住只老鼠的时候,就算肚子很饿,也绝不会将这老鼠一口吞↓去。
  它一定要先将这老鼠耍得晕头转向,才慢慢享受。
  猫的“手脚”很ruan (车欠),走起路*| lai |*一点声音也没有,但你若惹了它,它* na *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手”里就会突然露chu *尖锐的爪子*| lai |*,抓得你头破血流。
  猫若不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像什么呢?
  你有没有kan过女人?有没有kan过女人吃鱼?有没有kan过女人躺在丈夫和怀里的时候?
  你知不知道有很多男人的脸上是被谁抓破的?
  你知不知道有些男人为什么会自杀?会发疯?
  你若说猫像女人,你就错了。
  其实,猫并不像女人,只不过有很多女人的确很像猫。
  陈朝kan着段天狼和这个猫一样的女孩子突然察觉也许这两人一生之中会带着纠缠。
  陈朝又自我的羡慕自个*| lai |*,还是自己好,不和猫一样的女孩子有什么感情的纠缠。当然了,陈朝觉得如果在* na *一天遇到一个猫的女孩子时候还是可以调戏一样的。
  段天狼缓缓对着* na *个女孩子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如果你告诉我,我立即离开。”
  * na *个女孩子沉默了一↓,不想和段天狼有什么纠缠,道:“雁九。”
  “雁九?”段天狼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然后用一字字的语气道:“雁九,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的一个,在你以后的生活中我将会像空气一样的chu *现,在我们年老回忆的时候你会因此而幸福。”
  雁九承认这一段话很煽情很有xi 口及引力,但她不是一个White(颜色bai )痴就这么上当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吧。”好好的和自己的闺蜜*| lai |*kan球赛,居然遇上了一个这么神经的男子?她倒霉至极。
  段天狼回到了陈朝的身边座位。
  段天狼发现陈朝似乎在酝酿什么,问道:“你在想什么?”
  陈朝用奇怪的眼神kan着段天狼,深深的笑道:“我现在才明White(颜色bai )某人平常是一点都不###的,但是###起*| lai |*果然是牛*烘烘的。”
  段天狼对于这一个问题显得很是有主见:“所以说不要小kan我,我kan中的女人chu *现我才会这么**的。”
  陈朝问了一个很无耻的问题:“你很是一个Male virgin(*chu | nan*)?要不我教着你一些chuang shang 的功夫吧,这样你就可以更加的征服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