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22章 真相让人心寒
  “许多年↓*| lai |*,我饥一顿饱一顿的长大,虽然武艺精湛不少,但我身上的伤痕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与(曰)ri 俱增。你kan过的,可知它们是怎么*| lai |*的?”冷颜玉转脸问我。
  我摇了摇头,此时心里的哀伤不比她少,又是一个与秦羽墨同病相怜的女人。
  “每次任务完不成,他们就会派人在我身上狠狠的抽上一鞭子,说让我记住此次的失败,只有痛了,以后才不会再犯。这些我都能忍,直到有一年,我登基即位为尊使* na *年,听到了一个让我差点崩溃的消息。”
  “我的爸爸原*| lai |*是族中长老害死的,就因为他不能服从他们的掌控和分配,而我的妈妈想要追随爸爸而去,却因为一个外界人的救援所以从此除籍跟外界人生活在一起,不再过问族中事,当年我还是襁褓中的婴儿,他们,他们就把我丢给了一个nai (*&女乃*&)妈** fu **养。”
  我听到这些,心里的震惊确实很大,难怪我一直怀疑她经历过怎样的事情才会变得如此冷漠。却不知她的童年有这许多的阴影,kan*| lai |*一直是我还不够了解她。她经历的苦难太多了,这是个可怜的女人。
  “你倒也不用这般kan着我,虽然他们对我苛刻,可至少我是真的站起*| lai |*了,这也得感谢他们,让我学会更快的成长起*| lai |*,只有自己变强大了,才能保护身边的人,我不会忘掉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冷颜玉的表情更加冷漠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lai |*安慰她,她也不需要我的安慰,这么些年都挨过*| lai |*了,相信没有什么能再击倒她了。
  不过冷颜玉的一翻话让对她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这是一个谜一样神秘的女子,本以为尊使的称号是一个尊贵的象征,她应该是* na *种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公主,可真相却往往让人心寒。
  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冷颜玉突然站起身*| lai |*,然后仔细聆听了一会,接着向门外走去。我kan到她的眉头微皱,担心一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便也赶忙跟在她的Behind(shen hou)。
  只见门外并无旁人,只有我们二人站在门口,我心里直打鼓:莫不是杨微他们遭遇了杀害?难道black(hei )影失手了?想到这里,我就两* tui *忍不住的打颤,这种感觉比自己亲赴刑场还要*| lai |*的更恐怖些。
  良久,突然听的对面一阵龙* yin *,接着是black(hei )影鬼mei (鬼末)般的身影chu *现在我们面前。他大汗淋淋,kan起*| lai |*很疲惫,我注意到他一只手拖拉着着,好像骨折了一般。此刻我是心急如*,早已顾不上kan他的安危了。
  “怎么样了?black(hei )影,她们人呢?”这个时候女人孩子都凭他一句话就可以判定生死,此刻的我实在没有多余的心去关心他是否安好,只要我的女人和孩子没事才是万幸。
  black(hei )影并没有kan我,他摇了摇头,然后咬牙好像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般,“颜玉,今生我都可能不能再陪伴你左右了,我,我是拼着一口气*| lai |*见你最后一眼的。你知道么,我,我black(hei )影这辈子没有爱过任何女人,只有你,你是我唯一的最爱。”
  我听到这里,明White(颜色bai )他此趟是无功而返了,并且连累了自己受了如此重大的伤,还不知道能不能起死回生。我心里的悲痛此时并不比black(hei )影少多少,头都快要裂开了,微微和小漫还有我* na *才三岁般大的儿子就这么去了?一句话都没能给我留↓。
  我承受不了这个讯息,此时杨倩也跑chu **| lai |*了,“怎么回事,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
  没有人理会她的问话,冷颜玉冷漠的表情仿佛也起了一丝变化,她kan着black(hei )影半响,Red(* hong *)唇yu (谷欠)开又合,最终只说了这么一句,“你不会有事的,我会召集最好的医生*| lai |*为你疗伤。”
  “我不害怕死,我只是担心我死后没有人会像我一样的*| lai |*守护你,你以后可怎么办?”black(hei )影苦笑了一↓,然后说,“幸好我已经彻底瓦解了宋长老为首的逆党,他们早已溃不成军,四处逃窜,颜玉,你赶jin ↓令追捕他们,一个都不要放过。”
  冷颜玉听到这里,确实是动容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究竟付chu *了多大的心血。仅仅是为了帮自己巩固在族中的di 位,就愿意付chu *哪怕是自己的生命,试问世间还去哪里找如此好的对待自己的男人?
  我此刻的心情却有点放松了,既然宋长老* na *一帮人已经被black(hei )影给打倒了,* na *表示杨微和小漫还有我儿子应该是获救了?可是人呢?我此时顾不上许多,只顾揪着black(hei )影的衣领,然后焦急的问,“我孩子呢?你快点告诉我。”
  这个时候我可不记得black(hei )影有多么神妙的shen 手了,只一味的想着是这个男人去搭救我的女人孩子,如果他回*| lai |*了,我的孩子呢?杨微她们呢?
  “她们都没事,就快回*| lai |*了。”black(hei )影难得的kan了我一眼,给了我一剂定心丸,然后复又kan向冷颜玉,眼中的深情让我不忍目睹。
  我走回杨倩身边,回答了她的疑问,“杨微和小漫还有奇骏都是被别有居心的人掳走了,我之所以没告诉你是不想你担心,现在她们没事了,可能呆会就会回*| lai |*。”
  杨倩听了我的话,小嘴张开合不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居然发生了几票这样大的绑架事件。记得以前她还是龙华集团董事长的千金时也没人绑架过啊,怎么现在一穷二White(颜色bai )之际反倒让人给惦记上了呢。
  * na *厢black(hei )影突然说,“颜玉,我真的不行了,你可以最后抱我一↓么?哪怕只有一↓也好,我此生也瞑目了。”
  冷颜玉一动不动,我们这些kan的人都觉得心急如*,她当事人女主角倒跟没事人一般站着。“人家都快要死了,这个是临死前的唯一心愿,你都不愿意成全一↓么?”杨倩见此,颇有点气愤的说。
  我yu (谷欠)阻止她已经*| lai |*不及,只好用担心的眼神kan向冷颜玉,谁知道她还是一动不动的。“你终究还是讨厌我?是因为* na *个事么?我之所以用迷药设计害你,都是因为爱你太深,想能早(曰)ri 拥有你,虽然我是用错了方法,但是我绝对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啊。”
  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冷颜玉为何对待black(hei )影一直毫不留情的原因,没有哪个女人会对待曾经打算迷倒自己然后qj的男人有好感的。即使对方深爱自己千百倍,可没回午夜梦回之际,只要想到枕边人曾经这么设计害过自己,又哪能不做噩梦呢。
  black(hei )影kan着冷颜玉冰冷的眼神,他绝望了,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落寞与孤寂。他几乎不敢再kan冷颜玉冷漠的神情,然后转过身,独自向后面蹒跚的走去。我们的心都揪起*| lai |*了,这个男人所负的内伤明眼人都kan的chu **| lai |*,早已是油尽灯枯的di 步。
  冷颜玉确实太过冷漠了,我对她的做法实在无法苟同。就在这个时候,black(hei )影突然倒↓了* gao *大的身躯,重重的砸向di 面。可就在同一时间,冷颜玉突然飞一般的*| lai |*到他身旁,扶起他的身子,让他依靠在怀里。
  “你,你终究是舍不↓我对么?我,我满足了,可以离去了。”black(hei )影突然睁开了眼睛说话了。丫的,原*| lai |*刚才是装的,都说女人心计深,kan*| lai |*我们男人比之也毫不过分啊。
  “你不要再说了,已经伤及肝肺,需要立刻医治。”冷颜玉皱着眉手指如飞的在black(hei )影身上四处穿梭,这就是传说中的弹指神功?我眼都kanflower (hua )了。旁边的杨倩更是不可置信的kan着这一切,今天也顺带的让她长长见识,省的她老是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我这边嘿嘿的想着心事,* na *边冷颜玉突然横抱起black(hei )影站起身*| lai |*,我和杨倩的嘴都窝成了一个0型,这,这也太牵强了吧。一个瘦弱的不足一百斤的女人居然可以抱起一个身达2米体重估计有80kg的男人?
  虽然我也知道很多习武的女人可以举千斤重,但是亲眼见到又是一回事,想象和听人家说又是另一回事的。身边的杨倩也是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我带他去治疗。”冷颜玉回头kan了我一眼,我立马朝她点了点头,他们的存在是让人很揪心的事情,我巴不得他们快点离开我的视线。她见我如释重负的神情,突然眼神暗淡了一↓,然后转过身快速的离去。
  我和杨倩就用万分崇拜的眼神目送二人的离开,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没有硝烟和战争。但不代表没有杀戮和black(hei )暗,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魔鬼,这个魔鬼多数的时候是睡着的,但我我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过*| lai |*,一旦醒过*| lai |*他就会作恶。
  所以在我的心里对一切black(hei )暗和不平等的事情都可以kan开,人有的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就像black(hei )影,他是一个冷血的杀手,却为了爱情身不由自的付chu *了自己的全部。冷颜玉为了复仇和权势又何尝不是身不由己的付chu *了一辈子的青春?
  我此刻的心情百感交集,跟杨倩对视一眼,她突然kan着远方奇怪的问,“你最近不仅忙着泡妞,而且招惹了些black(hei )社会,真是两不误啊?难怪这么不得空见我们。”
  此言一chu *,我差点晕倒,什么交泡妞和招惹black(hei )社会,这两者能混为一谈么?我怀疑杨倩是被刺激糊涂了,所以赶忙拿手去探她的额头,没发烧啊?我疑惑的kan着她。
  “鬼才发烧了,我问你呢,正经的问你事情,你不要这种眼神kan我。”杨倩没好气的说道,我正yu (谷欠)为自己辩White(颜色bai )一↓,突然听到前面有脚步声。
  谁*| lai |*了?我们都抬起头kan向前面。只见杨微和小漫,奇骏一行人被几个black(hei )衣人护送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朝我们走*| lai |*。
  我怀疑自己眼flower (hua )了,这个black(hei )影也太神了吧,说什么时候回*| lai |*他们就真的什么时候回*| lai |*了。敢情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啊,虽然*| lai |*得晚了点,不过我真喜欢,真好。
  kan着对面三人慢慢走向我的身影,我和杨倩的心情估计是一样的激动万分,久别的亲人团聚就是我们此时的清静了。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都一定不会再让她们受任何的损失了,不仅是我承担不起,而且这种失魂落魄的心情太沉重了。
  万分激动的时刻到了,奇骏一路喊着爸爸然后朝我飞奔过*| lai |*,我也开心的笑着拥抱住他小小的身子。呵呵,还真沉啊,一(曰)ri 不见这(jia huo )倒长重了不少,kan*| lai |*匪徒* na *的伙食倒是蛮不错的,改(曰)ri 也去讨口饭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