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21章 恋爱中的女人
  “这位是我的朋友冷颜玉,她刚受了点小伤,到家里*| lai |*休息↓。这位是杨倩,她是我的朋友。”我介绍完,都觉得自己语无伦次了,都是朋友,却两个人不认识。
  “哦,冷颜玉?好名字,幸会幸会,*| lai |*,我扶你到房里去休息↓。”杨倩见冷颜玉继续靠在我身上,感觉心里很不shuang XX大XX。我都kanchu *她的意图*| lai |*了,也不作勉强,只要冷颜玉愿意让chu *我这个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垫子,我也不介意的。
  但我担心杨倩冒犯到冷颜玉,到时候就不是吃一拳这么简单的事了,本就脾气不好的二人凑到一起,还不哈雷巨星大爆炸啊。我赶jin 挡开了杨倩的手,然后说,“让颜玉睡小漫的房间吧,我扶她jin *去吧,你也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杨倩shen chu *的手垂在半空中,终究是放了↓*| lai |*,她疑惑的眼神kan向我,不解我为何对怀中的女子如此的kan重。我现↓也无法回答她,只好待这个事情过去了,再慢慢跟她解释了。
  我扶着冷颜玉jin *了房间,让她轻轻的躺在chuang shang ,然后体贴的给她tuo *去了鞋子。她穿的是* na *种长筒的靴子,虽然tuo *的有点费力,但努力了几十秒钟,终归是把它们从冷颜玉的脚上剥离了chu **| lai |*了。
  我挥了↓额上的汗滴,nai (*&女乃*&)nai (*&女乃*&)的,女人就是这么麻烦,穿个鞋子也这么复杂。整个跟靴子奋斗的过程里,冷颜玉可是没使一点劲啊,她敢情是把black(hei )影走前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了,决定让我照顾她周到,从头到脚。
  给她盖上了被子,然后我正yu (谷欠)离开,突然她快若闪电的shen chu *手*| lai |*,一↓就握住了我的手。在我还*| lai |*不及反应前,鬼mei (鬼末)般的speed(*su du*),我又一次惊讶了,这女人究竟意yu (谷欠)何为,她这样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不明的态度,我都有点怀疑即使此刻她把我qj了,估计我连放抗的能力都没有。
  呵呵,前提是我必须对她有兴趣,* na *话儿才能ting *立的起*| lai |*。不过一向对美女我是没什么免疫力的,特别是对眼前的这个神秘的冷美人。但现在杨倩还在外头等着我去解释给她听,我怎能误入冷美人的芙蓉帐而乐不思蜀呢。
  所以我坚决毅然的拒绝了,但我舍不得抽chu *在她ruan (车欠)绵绵的手掌心里握着的手,于是只好就jin *搬了条凳子过*| lai |*,然后坐在凳子上,陪她一起握着手对视着。
  虽然这一幕在外人kan*| lai |*可能是很诧异,如果是爱人,理应**共枕而眠,缺一个在chuang shang ,一个在凳子上。如果不是爱人,却为何又jin jin 交叉握着hands(* shuang * shou *),且今口 han 情脉脉的注视着对方。
  我也读不懂自己的心思了,于是继续今口 han 情脉脉的注视着冷颜玉。此时的她kan起*| lai |*多了些不一样的感觉,究竟哪里不一样,我却也说不上*| lai |*。她的玉面粉Red(* hong *),神情jiao (女乔)羞,仿佛是……恋爱中的女人。
  这项认知让我心惊胆寒起*| lai |*,她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天,我会被black(hei )影给剁成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酱的。冷颜玉哪里知道我的心思居然转到了旁人身上,兀自害羞的注视着我的眼睛,她的眼神炽烈,Red(* hong *)唇微张,吐气如兰,仿佛在邀我去品尝各种zi wei 。
  我真的被mei (鬼末)惑了,仿佛中了蛊惑一般,忍不住轻轻的低↓了头,然后在她的Red(* hong *)唇上印上了轻轻的一吻。我吻得很温* rou *很轻缓,冷颜玉嘤咛一声,终归是放开了握住我的手,改成抱着我的头部。
  “刚才gan 啥坏事呢?不是我叫唤你,估计此时跟里面* na *位早已翻云覆雨了吧。”杨倩见我chu **| lai |*,突然凑上*| lai |*贼笑着。
  这丫的,纯心坏我好事,身子虽然抽离了,可这**该怎么解决呢?眼前就有一个好人选,这可是她自找的,哈哈。我突然狞笑着朝杨倩走去,她大约是没想到我居然转移目标攻向她,所以一步步的往后退。
  直到退到了墙角,已无处可去了,没办法只好停↓*| lai |*,然后可怜兮兮的kan着我,“秦,你就忍心qj我么?我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你就真的忍心么?”kan着眼前艳丽的容颜,还有嘴角俏皮的微笑,真是太没货了,我真Ta Ma的太愿意qj杨倩了。
  我脸上一hot(英文:hot,中文:re ),这个可不敢跟她细说↓去啊,刨根究底的不知道要探chu *多少篓子*| lai |*呢。我赶忙转移话题,“你现在公司做的如何啊?可有人为难你?”
  “为难我?呵呵大家不kan我脸色过活就算不错了,这个二股东也不知道是吃了* na *颗混药,对我好的要命。这么久了,他也没有图我貌,从*| lai |*都不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说,他究竟是想gan 吗啊。”
  他是你的亲王老子,汗滴滴,我差点就tuo *口而chu *了,可是想到后果,我又怎么都说不chu **| lai |*了。都说只有死人才能永久的保守秘密,这话果然没错,我几次三番的就差点把这个秘密说漏了嘴,不是我不能忍,而是无意之间的事情。
  “你管他呢,董事长对你好还不乐意啊,只要他对你没有企图心,如果他无偿的对你好,你就*| lai |*者不拒咯。”我属于天生的乐天派,全到桥头自然直,相信自有真相明了的一天。
  “也是啊,他要对我好我总不能拒绝吧,再说他是我领头上司,我可不能得罪啊,再怎么样也不能丢了饭碗不是。呵呵。”杨倩这点比杨微要好,原则* xing *不强,属于典型的适应环境型,所以她很适合去做公关。
  我也笑着拥了她,其实我的心里现在就如* na *个忐忑中唱到的,是真的忐忑不安中,也不知道black(hei )影此去到底如何了。杨微杨小漫和孩子能平安回*| lai |*么?我心里的大石始终放不↓。
  待杨倩沉沉睡去之际,我悄悄的↓了床,女人对情事太过投入是很容易累的睡着的。相反男人这方面就精力旺盛,每次ml后我都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难道我无意之中学会了采阴补阳之术?
  我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脑袋是有点问题了,老是去想这些无稽之谈。*| lai |*到客厅,正准备点上一根烟抽抽打发一↓郁闷的情绪。突然kan到冷颜玉正襟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一愣,她不是睡着了么?怎么我离开后她就chu **| lai |*了?* na *她不是听到所有的一切了?这丫的杨倩,###声* na *么大,估计连隔壁楼房的都能听到吧,不要说冷颜玉就坐在客厅了。
  哎,不知道我和杨倩的###声听在冷颜玉的耳中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味,她会不会此时忍耐不住向我扑过*| lai |*索要呢?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也嘿嘿的笑chu *声了。
  冷颜玉奇怪的kan了我一眼,她平静无波的脸上kan不chu *什么情绪,我明White(颜色bai )她又缩回她自己的壳中去了。这丫的,估计是kan着我和杨倩chan (缠)mian(纟帛),刺激到她了,只是担心她一怒之↓,彻底的不管我了,* na *我就惨了啊。
  想到此,我赶忙想着办法弥补,“你坐在这里不冷么?要不我扶你回房间休息?”“你还有力气扶我么?我kan你需要休息才对吧。”难得的一次居然冷美人也会用这腔调跟我说话了,这要是让black(hei )影kan到估计要大大的跌破他的眼镜了。
  我一时反应不过*| lai |*,虽然明White(颜色bai )了冷颜玉话中的意思,可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毕竟事情是发生了,活生生的发生在她面前,我已不能掩饰,可更不能承认,两者都危难之际。
  突然我灵机一动,kan了↓手表,指针指向二点半,“时间过去一半了,不知道black(hei )影这次状况如何啊?”我状似无意的说道。
  冷颜玉可并没有反应我的话,她兀自kan着自己的手指,仿佛在欣赏一件极美的艺术品般专注。
  “black(hei )影跟你认识多久了?你们kan起*| lai |*好像不合?”我试探着没话找话说,其实我对black(hei )影还是深感好奇的,这个谜一般的男人,武艺* gao *强,是我最羡慕的呃。
  “比认识你要久,很久了。”意外的,她居然回答了我,只是语气有些落寞,我感到奇怪,她如果不喜欢black(hei )影,为何语气又显得这么的难过呢。
  “* na *你为何对他一直没好脸色呢?”我问chu *了心中的疑惑,其实问了后,我才发现,冷颜玉除了对我,对其他人都是这幅冷冰冰的神情。最初的时候,她对我又何尝不是冷冰冰的,只是我这hot(英文:hot,中文:re )铁终归是化了她的千年寒冰罢了。
  “你觉得我对black(hei )影跟其他人不一样?”她果真反问我,我没再继续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于是转而说,“这次没有人伏击我,我也没有jin *医院,卓家* na *边会善罢甘休么?”
  “他们能不善罢甘休么?heng(哼哈二将),这次不端了他们的老底算是仁至义尽还清恩债了。”我不明White(颜色bai )冷颜玉话中的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卓一凡他们家对冷颜玉做了什么过huo *的事么?
  “你不明White(颜色bai )?”kan着我迷茫的样子,她反问道。我摇了摇头,表示真的不明White(颜色bai )她卖的什么关子。
  “你以为这次的掳劫事件是谁做的?”我一惊,难道是卓家派人?这就解释的通了,卓家肯定是由这边的内奸通风报信说只是做做样子对付我,便决定↓狠手一举除掉冷颜玉和我。好歹的心思,这么阴险的事情究竟是谁想chu **| lai |*的,这个人一定深不可测。
  想到这里,我突然又想起了二股东,这个事情不会也跟他有关联吧?他一直想杀我,上次雇black(hei )道杀手没有成功杀掉我,反倒是连累自己差点蹲监狱,相信他也眼不↓这口气吧。
  我把心里的疑惑跟冷颜玉说了,她沉思半响,然后沉* yin *道,“这次跟你说的* na *人没关系,完全是卓家一直对我不满,想借此机会集合族里几个长老推翻我,我也早想找个机会清清内部的障碍了,只是没想到这个机会是他们自己给我的。”
  冷颜玉越说语气越严厉,她果真是恨极了族里的长老?只是为什么呢?“你恨他们?”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就突然说chu **| lai |*了,果真是天生的行动派。
  “恨?要是只有恨就好了。从小我就没有了爹娘和亲人,是族中的几个长老** fu **养我长大,但是他们对我却极其的严厉,每天必须蹲马步,扛沙袋,劈石砖,所有粗重的活我都必须做,* na *个时候我才六岁,一旦做不好,就不给饭吃。”冷颜玉陷入了深深的过往中。
  “还记得又一次,我* gao *烧不止,然后陪我一起练习武艺的同伴就去通告长老们,可是他们并没有理会,任由我自生自灭。后*| lai |*我命不该绝,ting *过*| lai |*了,他们就说是为了培养我坚强的求生意志,说如果连* gao *烧都克服不了,以后怎么统治族中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