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20章 时间可真慢啊
  我叹了口气,时间都过去一个消失了,还有三个多小时我就要奔赴刑场了,该怎么办?偏这该死的black(hei )影正题不提一个字,倒是旁枝末节了这许多,我真的是想敲晕他然后扒开他脑袋kankan里面究竟装了什么秘密的心都有,只是在没敲晕他之前他估计就把我撂↓了吧。
  “颜玉,你别生气嘛,女人生气对皮肤不好,容易起皱纹的,我可不忍心kan到你White(颜色bai )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样子,我会心疼的。”black(hei )影又继续的加油谄mei(女眉)。
  天啦,快劈了这丫的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真佩服冷颜玉的定力啊,还是不动容,继续(bie)着。我kan不↓去了,真想到厕所里去避一避风头,今天这时间过得可真是慢啊。
  冷颜玉终于chu *手了,她极其快速的shen chu *芊芊玉质朝着black(hei )影的方向弹了一个什么东西,我心一惊,难道她想对black(hei )影chu *手了?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个di 方躲起*| lai |*观kan这场* gao *手过招的大戏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从暗处横着摔↓*| lai |*。
  这又是什么情况?我一头雾shui *的kan着眼前的一切,black(hei )影倒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位置上,脸上挂着一丝莫测* gao *深的微笑。冷颜玉缓缓的站起身,走到掉↓*| lai |*的人影面前,然后冷冷di 说,“在我面前偷窥?没学过规矩么?”
  我松了一口气,原*| lai |*是一个偷窥我们的人被她发现了,还以为是虏获了杨微* na *一伙的人呢,不对,这个人莫不是对方派*| lai |*的探子吧,其实是*| lai |*监视我的?我赶忙站起*| lai |*,也跑过去,站在冷颜玉身边,仔细打量这个倒霉的探子。
  也没什么不同嘛,black(hei )衣black(hei )ku ,穿的跟black(hei )影一个样,不仔细kan还以为是另一个black(hei )影呢。怎么现在的杀手都流行穿black(hei )的么?我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个探子见到冷颜玉后,jin 张的汗shui *把头发打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都不自知,只一味的跪在di 上瑟瑟的发抖。
  “谁派你*| lai |*的?”冷颜玉继续冷冷di 问。
  “是,是宋长老让我*| lai |*问问尊使事情办得如何了,所以,所以,”“既然是宋长老让你*| lai |*的,为何鬼鬼祟祟的偷窥我,这个也是宋长老教的?”冷颜玉猛di 怒喝一声。
  探子吓得重新匍匐到di 上,直喊尊使饶命。我有点不忍心,既然对方不是掳劫了杨微的* na *一伙人,我也不打算深究了,于是对冷颜玉说,“放他走吧,他也只是个小人物,算不得数的。”
  冷颜玉闻言,表情微微的缓和了些,然后就yu (谷欠)抬起手*| lai |*帮对方(jie kai)*道,原*| lai |*这人一直都站不起*| lai |*,是因为冷颜玉点了他的*。这个隔空点*可是我一直都学不*| lai |*的,没想到身边就有个* gao *人会,我要赶jin 找时间跟她学↓这招。
  “怎么?艳遇尊使也难得要打发慈悲了?要想清楚哦,这个人到底该不该放,放了可就是放虎归山了。”black(hei )影不急不缓的声音在我们Behind(shen hou)传*| lai |*,他这样说是认为此人不可以放?他是什么意思?这个人跟我们有关系么?
  我莫名其妙之际,冷颜玉终归是信乐black(hei )影的话,没有帮这个探子(jie kai)*道,而是让他继续跪在di 上。我也不再勉强了,毕竟black(hei )影这么说肯定也有他的道理,只等着kan他接↓*| lai |*说什么了。
  冷颜玉和我同样的想法,所以四只眼睛都齐刷刷的kan向black(hei )影,这丫的居然大大的打了个呵欠,“唉,酒足饭饱想睡觉了,颜玉,陪我睡觉去吧?”此言一chu *,冷颜玉脸上可挂不住了,她的表情更冷了。
  我觉得这两个人真是天生的冤家,这个black(hei )影就爱挑拨她,不chu *一秒钟绝对要gan 起*| lai |*,我还是躲远点。想到这里,我赶jin 后退了几步,果然冷颜玉甩手就是一个暗器朝着black(hei )影飞过去。他连躲都没有,很镇定的坐在* na *里,也不知道怎么的,暗器到了他身前,居然都自动落↓*| lai |*了。
  我张大嘴巴诧异的kan着这一幕,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是绝缘体,任何铁qi (马奇)对他都无效?冷颜玉见一击不成功,便脚尖一点,飞掠过去,然后hands(* shuang * shou *)直*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black(hei )影的脑门。
  女人打架就是狠,所谓上不打脸↓不踢人子孙di ,这个女人打架可顾不得这些。所以冷颜玉一上*| lai |*就*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black(hei )影的眼睛,kan着丫的还有什么办法避过,我眼都不眨的kan着,可是就一↓,black(hei )影估计是采用了移形幻影的绝技,他就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
  也没有仔细数二人到底斗了多少招,kan的我眼flower (hua )缭乱之际,两人的身影分分合合。周围的围观人群早已没有一个留↓,吵架的围观人多,这个打架而且还是* gao *手过招,可没有几个人有胆子留↓*| lai |*观kan。
  毕竟一个不小心可是会伤了自身的啊,我四方一望,餐厅的人都走的光光的,只除了柜台处几个伙计和老板在瑟瑟发抖之外,就只剩↓我们几个了。
  眼前的两人斗了几十个回合了,我kanchu *black(hei )影是有意让着冷颜玉,他并没有刻意的去jin *攻。每每冷颜玉的攻势过*| lai |*,他只是使巧劲划开*| lai |*,并不主动chu *击。
  说实话这还不算是激烈的打斗,冷颜玉明显的是有惊无险嘛,black(hei )影就更不用说了,今天我才知道,他的武功远在冷颜玉之上,我这个算是懂点武术的人这点还是kan的chu **| lai |*的。
  两人又游斗了十几个回合,然后在一声jiao (女乔)喝之后,两个身影快速的分离开*| lai |*。我忧心忡忡的kan过去,只见冷颜玉的鬓发都散开了,衣服也有点凌乱,她气喘吁吁的。
  反观另一边,black(hei )影漠然的站立着,气息均匀,只是他的脸上被利器划了一道不算很深的伤痕,长约三厘米左右。难道这一仗是冷颜玉打赢了?我有些* gao *兴的想着,可能是black(hei )影最终让了冷颜玉吧。
  男人的心理我懂,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身边,谁人不想卖弄点自己的武功和能力啊。black(hei )影的心态再正常不过了,换做是我,也会如此的。自己受点伤,总比让自己的女人受伤要*| lai |*的轻松啊。
  “颜玉,你没事吧?”我奔过去扶着她,她###吁吁了一阵,索* xing *靠在我身上,我感觉她的体力消耗比较大,所以连站着都觉得无力了。
  black(hei )影kan到这一幕,眼神一黯,然后咬了咬牙,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般,说道,“你,好好照顾颜玉,她又任何闪失我一定饶不了你。↓午你不用去了,一切事情我帮你☆ɡao 扌高☆定,你等我消息。”说完后,他就纵身一跃,不见了。
  di 上的探子也被他随手捞走了,这个* gao *手中的* gao *手啊,如果不是因为冷颜玉,我们应该是能成为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吧。从始至终,他都只对我正眼瞧过一次,就在刚才,还是拜托我照顾冷颜玉的份上。
  再说了,我可不认为他是拜托我的意思,明显是刻不容缓的说完,然后不给我留↓一点拒绝的余di ,就这么消失在我面前。* na *可是我女人和孩子的命啊,我该完全相信他么?把她们的* xing *命都交付在他身上?
  仿佛是感染到我的不安和恐惧,冷颜玉突然抬起头kan着我,然后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black(hei )影办不到的事情,* na *我们没有一个人办得到,你相信他吧,能给你带回孩子的。”
  听了冷颜玉的话,我的心安了不少,我扶着她到餐桌旁的凳子上坐↓休息。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丁亮,告诉他不必调派人手了,说↓午的计划取消,让他静候我消息。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不是都说好了么?你沿途留↓记号我们就赶着记号去啊。”丁亮在电话* na *边有点不解道。
  这里的事情我也没法跟他解释啊,只好今口 han 糊其辞的说,“我找了朋友帮忙,先等候我朋友的消息吧。”丁亮见状也只好同意了,然后叮嘱我要小心之类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半响,这次真的是一场赌注啊,赌的是我女人孩子的* xing *命。我早已不碰任何的赌行为了,虽然* na *曾经带给我无数刺激的时刻,今天却又跟人赌了一把,赌注更打了,可我却一点刺激的感觉都没有,只有深深的恐惧和难过。
  black(hei )影走后,冷颜玉闭目养神,打坐调匀呼xi 口及。我不敢惊扰她,却也不能离得太远,这个时候是需要人守候在身边的。我kan了远处柜台处的几个怕的缩作一团的人影一眼,然后走了过去。
  到了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抬起了惊恐的眼睛kan着我,不明White(颜色bai )我要做什么。我心里是实在不忍的,这些都是不相gan 的人们,不该无端端的把他们牵扯jin **| lai |*的。我把手shen 向口袋,然后掏chu *了伍佰元,递给了柜台的老板。
  我对他们说,“这次是我们不对,不该在餐厅闹事,这些钱是为我们buy(中文:gou mai)单的,剩↓的你们就当作是一点补偿吧,实在对不起了。”听我这么一说,柜台老板才敢shen chu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hands(* shuang * shou *)接过钱,然后感激万分的chong *我鞠躬了好几次。
  其实该鞠躬的是我才对,如果是遇到比较横的人早报警了。只是这个老板第一比较胆小,第二可能也觉得我们不像是坏人,毕竟我们虽然打架了,但black(hei )影和冷颜玉二人打架都是* gao *手,居然没弄坏一件餐厅的物件。
  所以我给了伍佰元给餐厅老板是绰绰有余的,就当是多谢他们没有报警的行动了。即使他们报了警我们也不会怎么样,不过这是后话了。
  “我要不要扶你回家躺一↓?”我走到冷眼与身边,kan她好像恢复过*| lai |*了,眼睛睁了开*| lai |*。
  她点了点头,然后跟我一起chu *了餐厅门。一路上,她都是jin jin 的靠着我,其实我明显的感觉到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也戳破,她爱靠就让她靠个够吧,我能报答她的也只有这些了。
  到了我家的时候,只见杨倩正在焦急的踱步,见到我回*| lai |*,急忙chong *过*| lai |*问道,“我刚打小漫和微微的手机都是关机,打的我手机都没电了,你回*| lai |*就好,她们几个人呢,还有奇骏呢?”
  我见到杨倩本是一惊,见到她问杨微她们的去处,更是答不chu *话,只好说,“她们去朋友家了,估计也快回*| lai |*了。”
  “哦,* na *就好,还担心她们chu *事呢,我差点报警了。这位是谁?你们是朋友?”杨倩锐利的眼神扫向冷颜玉。哦,刚只顾着回答她的提问,倒忘了介绍她们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