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9章 事不关己* gao ** gao *挂起
  可我除了这样的问她,又还能说什么呢?“如果我说不知道,你相信么?”冷颜玉苦笑了一↓,我怎么不相信,我早相信了。此时我没有回答她,只是默默的低↓了头。
  “本*| lai |*这次刺杀行动是我一手安排的,可族里有卓家的内奸,他背叛了我的组织,擅自动用了族里的力量把她们都掳了去,我已经尽量在补救了,可是铁了心了不chu **| lai |*,任凭我使劲了方法动用了能动用的力量都没办法找到她们几个人。”
  冷颜玉从不跟人解释她的做法,这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我相信可能也会是最后一次。kan着她疲惫的眼神,我知道她是真的尽力了,她本*| lai |*应该事不关己* gao ** gao *挂起的,可为了救我于危难,几次三番的ting *身而chu *,不计任何报酬,这份恩情我如何能报。
  所以我又怎么忍心再责怪她,一切都是命啊,杨微她们生死未卜,我是一刻都不能再家里停留了。想了想,我拿着手里的di 图,然后chong *chu *了屋子。
  冷颜玉见状也随我chu **| lai |*,“你不要跟着我,我不想连累你了。”我这么一说,冷颜玉彷如被电击到了般,她倒退两步,不可置信的kan着我。
  “你让我走?果真是嫌恶我了么?”冷颜玉此时的神情很伤心,可我话都说chu **| lai |*了,断然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我是不想连累你了,已经多次麻烦你,不想再拖累你,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说chu *这些话都不敢再kan冷颜玉了,其实我心里是真的为她打算着,毕竟她担负着整个家族的荣辱,如果单因为我一个人闹得她跟族中人都不合,以后她还怎么统治他们呢。
  冷颜玉根本不理会我说的话,她仍旧照跟我不误,这厢她跟着我的时候,我却感觉到另一道诡异的视线也跟着我们。不过这道视线若有若无,仿佛又不是针对我而*| lai |*,好像是注视冷颜玉的。
  冷颜玉也感觉到了,她朝我抛*| lai |*一个警惕的眼神,然后故意落后我几步,想等对方主动现身。果然不久后,一个black(hei )影在我们眼前一闪,然后一个body(* quan | shen *)black(hei )衣black(hei )ku 连眼睛都是black(hei )的,这么一个人站在了我们面前。
  black(hei )影?他怎么也*| lai |*了?不过我担心的有点多余,人家压根都不正眼kan我一眼。眼睛里只有冷颜玉,他深情的kan着她,然后说,“你这次有危险,知道么?对方是存了心的要把你和* na *小子一网打尽,你还要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的去送命么?”
  “这个不用你管,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还有,不要再跟着我,否则我不客气。”冷颜玉仍旧冷冰冰的说道。
  汗滴滴,kanblack(hei )影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莫不是他知道了什么,所以特di 的过*| lai |*警告我们。这可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我赶jin 跑过去,眼巴巴的kan着black(hei )影,他真* gao *大啊,站在我面前足足* gao *chu *我一个头,莫不是有2米吧其实我才一米七,所以算是* gao *估他了,不过我始终都认为自己有一八零的,所以我的身材也是* gao *大俊ting *的。冷颜玉kan我一↓chong *到了black(hei )影的身前,担心他会对我不利,所以赶忙挡在我身前为我护航,她的眼神警惕的kan着black(hei )影的一举一动。
  事情到此已经很明朗化了,虽然我不解为何冷颜玉要舍弃* gao *大俊朗的black(hei )影而取我,但总归是我胜利了。男人的这点面子算是保全了,而且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di 满足。
  “怎么?怕我伤害他,你可真baby(bao bei )他啊。”black(hei )影突然冷笑起*| lai |*。
  “这个也用不着你管,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样?我在你Behind(shen hou)默默守护了你这么多年,可你呢,却对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混蛋这么的死心塌di ,你叫我情何以堪?把我置于什么位置?”black(hei )影突然声诉泪↓,我都有点不忍心了。
  忘了要问black(hei )影什么话了,我居然想安慰↓他,“其实都是我不好,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的,嘿嘿”话才说完,对面的人就等着铜铃般大的眼睛怒视我,而我身边的冷颜玉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斜视着我。
  都是这张嘴惹的祸,两边不讨好的事我向*| lai |*是不做的,今天怎么了?哎,“这样吧,兄di ,要不我们找个di 方坐↓*| lai |*好好聊聊你和我身边这位美女的感情故事,也好让你们多作(gou)通。”
  其实我心里打的主意很明显,不外乎是想从他嘴里探听点情报。冷颜玉或许不介意这个情报的重要* xing *,可是我是在乎死了,说不定有了black(hei )影的情报,我们能省去很多弯路啊。想到这里,我越发的想讨好black(hei )影了。
  只可惜人家根本不领情,我这么一个碍眼的情敌相邀他估计是摒弃的,kan都不kan我一眼,只顾对冷颜玉说,“这小子有什么好?我有什么不好?你说chu **| lai |*,我改。”
  冷颜玉冰冷的表情丝毫都没有撼动分毫,我都想直接抽她两大嘴巴了,情势所*,她就不能委曲求全一↓么。又不是让她去卖身葬父,也不是陪酒作乐,只不过就是坐↓*| lai |*一起聊聊,能少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啊?
  我急死了,走到冷颜玉的身边,使劲的扯她的衣袖,示意她赶jin 扭转乾坤,让这个痴情种子跟我们走。冷颜玉终归是听了我的话了,她chong *black(hei )影说道,“找个di 方坐↓聊聊吧”。
  此言一chu *,black(hei )影的双眼突然显得炯炯有神,仿佛注入了兴奋剂一般,然后兴chong *chong *的小迈步chong *到冷颜玉身边,讨好的说,“* na *走吧。”这小子卖乖了这么久,原*| lai |*一直等的是这句话,害我还担心的要命,生怕他直接拒绝。
  冷颜玉连瞧都没瞧他一↓,兀自一个人往前走去,black(hei )影也不生气,也jin 走几步然后跟她并肩往前行走。他的脸上是真心的笑容,虽然对着我是一幅死神般面容,可对这冷颜玉,* na *绝对是划开了雪flower (hua )di 春天啊。
  男人有的时候再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 na *真的是舍得↓尊严抛的开脸面啊,眼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在心里暗自捧腹笑了几个回合,终于忍住了没笑chu *声*| lai |*,然后默默的跟在他们Behind(shen hou)往前走去。
  这个时候有求于black(hei )影,我不想惹mao *他,所以尽量的蔓延开跟冷颜玉的距离,最好是躲到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外才好。可这厢我正这么想着,冷颜玉突然转过身,停↓了步伐,等着我上去。
  “走这么慢,还让我们等你,欠扁是不是?”越是不想惹上他,就越是惹上了,真是怕什么*| lai |*什么啊。我yu (谷欠)哭无泪的心情谁能理解,只能暗自在心里fa xie 一通了。
  我无奈只好一步步的挪过去,在black(hei )影yu (谷欠)嗜人般的怒视中,我是胆战心惊的度秒如年中。这个男人的实力我早已尝试过了,* na *真是杀人于无形之中啊,我担心冷颜玉的力量不足以保护我,哎,还是自求多福吧。
  我们在一个环境优美没有什么顾客的茶餐厅停↓了脚步,“就这吧,”冷颜玉冷冷得说完,然后率先jin *去了里面。black(hei )影当然是唯冷颜玉的话为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也面带笑容的jin *去了。
  我*了*鼻子,虽然自己一向在女人面前也是无往不利不用使* na *么阴损的招*| lai |*讨美人欢心。可必要的时候,我就算再使上一百倍一千倍的谄mei(女眉),也及不上black(hei )影的万分之一啊。
  他对冷颜玉* na *是绝对的谄mei(女眉)过了头,特别是在一个冷杀手的身上发生这种事情,让我更是匪夷所思了。坐↓后,我们三人各自点了一杯饮料,black(hei )影一个大男人居然喝nai (*&女乃*&)茶。
  kan着他秀气的xi 口及着xi 口及管然后痴呆呆的kan着冷颜玉的样子,我差点没把鼻涕给pen( 口贲)chu **| lai |*。这是什么状况,不是让他过*| lai |*是为了刺探情报的么,可冷颜玉压根都没打算搭理他的样子,难不成是让我上?
  一想到要跟black(hei )影对话了,我的汗mao *都竖立起*| lai |*了,他对冷颜玉亲切,可不会对我手ruan (车欠)啊,更何况我还是他的假想情敌。我在心里暗自酝酿了很久,还是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好,丫的,都忘词了,这不是我的长项啊。
  我吞了口口shui *,然后清了清hou long,在black(hei )影诧异的眼神中开口了,“nai (*&女乃*&)茶好喝么?”话音刚落,我就想打自己嘴巴,这算哪门子套情报啊,一定要做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 yin *啊,秦天穷,孩子女人都等着你去搭救呢。
  我又重新的鼓起了勇气,就当刚才是在练声了,酝酿一↓气氛,培养一↓感情嘛,这个也是必要的。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心里舒服多了,然后kan着black(hei )影说,“相信我们请你*| lai |*这里的目的你也清楚了,你知道多少事情,都一一告诉我们好么?”
  我已经是万分的谦卑了,用了很客气的请的语气,可black(hei )影对待我的样子就如同冷颜玉对待他如chu *一辙,他连正眼都没瞟我一眼,兀自kan着冷颜玉痴痴的发呆。虽然美女就在当前,也应该克制一↓吧,这么没骨气的盯着一个对自己并不搭理的女人瞧着,我kan着都替他窝囊。
  当然我更替自己不值,何苦*| lai |*要这么的巴结她啊。偏这该死的冷颜玉此时不chu *一声。其实只要她随口* na *么一问,人家black(hei )影还不屁颠屁颠的全部倒豆子chu **| lai |*。
  我也生气了闷气,索* xing *不再理面前的二人,自己一个人喝着苦苦的咖啡。这个咖啡还真是苦啊,不若White(颜色bai )云之前在咖啡里加薄荷糖*| lai |*的巧妙,这个时候到怀念起White(颜色bai )云的好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唉。
  “你不想说就走吧,我还有事。”冷颜玉突然chu *声,把我吓了一跳,好像不是对我说的。从思绪中惊醒过*| lai |*后,我打量了↓对面两人的表情,这句话应该是问black(hei )影的。
  因为此时black(hei )影彷如哈巴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般努力的摇尾乞怜,kan到冷颜玉发话了,他的神情立马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 na *兴奋啊,kan着都纠结。“颜玉,你终于跟我说话了,再多说几句啊,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拟声词)pu chi (口赤),我没忍住,泄气了,赶jin 捂住嘴,然后用很惊慌的眼神kan着black(hei )影。他此时专注于冷颜玉的脸上,倒也没空理会我这许多。“你有事说事,说完了么?”冷颜玉还是冷冷di ,丝毫没因为我的笑和black(hei )影的谄mei(女眉)而动容。
  这个女人在人前和在我面前截然不一样嘛,哪个才是真的她啊,我都糊涂了。此时真的很冷,连我都感觉冷到了心理面了,不可能black(hei )影感觉不到,可他彷如有被###症一样,冷颜玉越是对他冷淡,他反而越*| lai |*劲,真是天生的一对冤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