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8章 人靠衣装
  正所谓人要靠衣装,他是深知这一点啊。还有泡妞也要考装扮的,这个等他再长大点我自会跟他说清楚的,这点技巧都不传授给自己的亲生儿子,未免也说不过去了。
  很快,我和小漫还有奇骏一行三人就整装待发了,门口居然碰到了杨微,她也已经离职了,不过又在准备找工作,她现在跟杨倩住在一块。
  于是我们三人浩浩汤汤的向儿童游乐场chu *发,今天不是周末,可游乐场的人照样很多。奇骏其实已经*| lai |*过游乐场很多次了,可每次*| lai |*都是乐呵呵的,不玩到尽兴不会走。
  kan到他玩的兴奋的样子,我忍不住开始觉得自己这么早起*| lai |*是对的,小孩子童真的笑颜是最能打动人心的,能博得自己儿子一笑,又有何惧呢。“这两天去哪了?”趁着小漫带奇骏玩耍的空当,杨微走到我身边问我。
  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大手里,手心传*| lai |*一股温ruan (车欠)的感觉,在夏(曰)ri 微风的轻拂↓,感觉异常的舒服。“我去办了点事情,你怎么样?最近没有人烦你们吧”我也担心的问道。
  我当然不可能把遇到秦羽墨的事情都一一的讲给她听,女人是天生的醋坛子,可能她不介意和自己的姐妹分享爱人。可如果换做了别的女人,未必就会如现在一般风平lang静,所以我不敢冒这个险,再说她们知道了也一定会为我担心的。
  “一个电话也没有,应该是ting *要jin 的事情吧。”杨微就是杨微啊,天生的敏锐hole(dong )察力,这点小漫就远远比不上了。她话里话外都是意有所指,我心里有愧,故也不与她争辩了,只默默的不做声。
  “秦,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你一走就是两天,然后一点音信都没有。你叫我们怎么能不担心呢,再说上次的black(hei )道事件你总跟我们说可以解决,但到底解决了没有,怎么解决的我们是一概不知,你要瞒着我们么?”杨微的表情异常的严肃。
  我有苦说不chu *,冷颜玉答应我的事情,说短期内会找属↓假扮杀害我,然后让我受点小伤,假装住jin *医院以消了卓一凡的这口怨气。可这些事情我怎么才能跟杨微说的清楚呢?
  肯定是不能跟她们说的,* na *样的世界不是她们所能想象到的,参与jin **| lai |*有害无益。我心七上八↓,深恐一个应付不当,杨微就蹬鼻子上脸的离我而去。虽然她不是* na *样* xing *格的人,可女人都是善变的,我早已深知了。
  “你真是不愿意告诉我们知道么?我们可是你身边最亲近的认了。秦,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说我们就不知晓,可能也是我们愿意做个糊涂人罢了。”杨微这么一说,我突然不知作何反应了,她到底知道了什么?事情到底是怎样的经过呢?
  想了想,我索* xing *当起了聋子,她说什么引诱我开口的话都一概不回。几次试探后,杨微都是徒劳无返,最后无法治好跟我说,“你如果是这态度,* na *我也不跟你说了,我走了,你跟小漫说一声。”
  我怎么没有想到她这么的绝情啊,说走就走,翻脸跟翻书一样,真真是chu *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我赶忙拉住她,然后好言相劝了一番,最后还拉住她在她小嘴上啄了几口,这样才算是消了她心头的怨气,哎,原*| lai |*要这样,早知道就不lang费* na *么多口shui *了。
  女人都是要哄的,连一向天仙般的微微也不例外,男人在这方面真是占尽了先机啊。天时di 利人和,无一不和了,我最后跟杨微保证:等事情结束就马上告诉她们结果,一有状况发生就立马打电话跟她们汇报,这样的双重保证之↓,杨微才勉强的放过了我。
  “你kan奇骏多开心啊,以后我们要常常带孩子chu **| lai |*玩,老是闷在家里都会闷chu *病*| lai |*的。”杨微转过头kan着我轻轻的说,她的香肩jin 挨着我的肩膀,只差没让我拥入怀里了。
  我读懂了她的暗示,便shen chu *一只胳膊把她牢牢的圈在怀里,她果然偷偷的笑了。这厢我们正甜蜜着,* na *边奇骏大呼小叫的,“爸爸,微微姨,你们快过*| lai |*这边玩啊,不准在* na *边偷懒哦。”
  这小子自己跟妈妈玩还不够,还要把我们拖↓shui *啊,我和微微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朝摩天轮* na *边走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股被人注视的感觉,这份感觉很准,仿佛这个人就躲在我们的Behind(shen hou)。
  我突然想起了冷颜玉说的话,这次假装的刺杀行动大约就是这几天动手,莫不是这么快的就*| lai |*了吧?我心里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前方是我的女人和孩子,身边也有一个女人,这要chu *点闪失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连迈步的勇气都没有了,我跟杨微说,“你先过去* na *边跟奇骏玩,我chu *去buy(中文:gou mai)包烟就回*| lai |*。”她chong *我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早去早回,便迈步朝摩天轮* na *边走去。
  我见杨微走远,已经跟奇骏他们在一起了,这才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如果我走开后面注视的人也跟着我走,* na *么就说明目标是chong *我*| lai |*的,我一走,她们就安全了,所以* na *样我就不必担心她们几个了。
  我离开了一段距离后,后面jin 跟的注视的人果然也跟着我*| lai |*了,我故意绕开人群*| lai |*到一处僻静处,静等对方的chu *手。我原以为对方会速战速决,可谁知道等了差不多一分多钟都么有见到动静。
  我有点不耐,只想快点结束然后回去kankan我的孩子和女人是否安好。突然我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对方拖着我,既不动手,又不离开,莫不是调虎离山之计?我赶jin 撒开脚丫子往*| lai |*时的方向chong *去。
  这个时候我也拨通了丁亮的电话,此时只有他能救我了。电话接通后,我将事情简单说了一↓,然后告诉他游乐场的di 址,让他赶jin *| lai |*。等我jin 赶着到了奇骏他们玩耍的di 方,果然是人去楼空,歹徒奸计得逞了,我的孩子和女人都不见了。
  这个时候我感觉Behind(shen hou)的注视一直跟着,此时心里的愤怒掩盖了我的理智,我直接朝着注视我的di 方扑过去,擒贼先擒王,只有捉到敌人,才能问chu *事情的端倪。
  敌人很狡猾,等我扑到的时候,他居然想逃,我kan到一个穿black(hei )衣服的人影在我面前一晃,接着就重新钻入了人堆里。
  我开始恨今天选的这个di 方,这么多的人,* gao *矮胖瘦,一个人只要钻jin *了这个di 方,别说是我,就是再多上几百个我,估计也难找到对方。我怒huo *chong *天的在人堆里找了一刻钟,直到丁亮到*| lai |*打通了我的电话。
  见面后,我们都相对无语,他一kan我的表情就直到我中计了,对方已经得逞了。“现在怎么办?小漫和杨微还有孩子一起都被掳走了?”我无言的点了点头,然后试着拨通杨微和小漫的电话,可全都是关机。
  歹徒这次是有备而*| lai |*,只是不知道这次又是要什么。冷颜玉的话至今还在耳边回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方一上*| lai |*就不是对我动手,而是绑架了我的孩子女人?
  “暂时先不要惊动大家,kankan对方会有什么行动,毕竟绑走我的孩子和女人无非是针对我,只是不清楚对方是很么*| lai |*路之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我说chu **| lai |*后,丁亮也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回我住的di 方,一起等对方的消息。过了整整一晚都毫无音信,我实在坐不住了,一夜未眠,我的脸上满是沧桑憔悴的神情,这种担心和煎熬我是一刻都不想再受,这该死的歹徒不要让我找到,否则一定千刀万剐方泄我心头之恨。
  丁亮在后半夜补了一觉,他精神kan起*| lai |*比我好很多,“你先休息一↓吧,有事情我再叫醒你。kan这样子,歹徒不会这么快联系你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jin *去房间里面休息,睡了不到一个钟,做了几个噩梦,不是小漫和微微被人***,就是奇骏遭人杀害。梦里的情景都* na *么的*真,差点把我*疯。
  几次三番的被噩梦吓醒后,我索* xing *不睡了,坐在床头开始抽烟。其实我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抽烟,尼古丁可以排解我一时的压力和郁闷,所以男人都迷上这玩意也不无道理。
  我的孩子和女人有万一的闪失,伤害了他们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我发誓。
  就在我左等右等都没见歹徒跟我联系之际,突然就意外的收到一个包裹,我和丁亮拆开一kan,居然是一张di 图,* shang * mian *详细的叙说着从哪里到哪里,什么时间,还写明了必须是我一个人前往。
  我仔细kan了↓,发现对方这么做有点奇怪,如果是想我一个人前去跟他们见面,电话告知已经足够。为何要画一张di 图,这么明显的证据,他们就不怕我带人把这最终的目的di 给铲平了么?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我并没有* na *么做,既然歹徒有把握画chu *这张di 图并且快递给了我,就一定有他们的原因,在不清楚他们↓一步想做什么之前,我都不会轻举妄动了。
  跟丁亮商量一↓,决定还是由我独自前去,但我可沿途留↓一些记号,他会注意有没有人跟踪我,然后沿着记号找到我。为今之计也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虽然不能引snake(she 虫它)chu *hole(dong ),但至少可以顺藤*瓜的找到贼匪的窝藏di 。
  di 图上的时间是↓午三点开始chu *发,从东边一个叫雨季的酒吧处开始。我kan了↓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半,表示我至少还有将近五个小时时间*| lai |*准备或者筹划。
  丁亮回警局去调派人手了,我在屋子里四处走了一圈,发现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发我剩余的时间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chu *现了一个人,一个我此时也最想见到的女人。
  “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是不是有点怪我?”冷颜玉kan着我冷冷di 说。
  丫的,我心里确实很大的怒气,很多质问都想对着冷颜玉亲口说chu *。可kan着她表面上冷冷di 表情但眼睛里透漏chu **| lai |*的担心神情,我就什么责怪的话都骂不chu **| lai |*了。
  “我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女人和孩子去了哪里,你能告诉我么?”我盯着冷颜玉一字一句的说道。
  其实在问她之前我已经知道了答案,这次刺杀行动绝对已经超chu *了她的掌控之外。如果她知道我的杨微她们在哪里,现在也不会只单身一人chu *现在我面前了,她一定会把他们一并带回*| lai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