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7章 请求原谅
  以讹传讹的speed(*su du*)实在是太快了,所以在这里我不提倡通过话传话*| lai |*知道真相,特别是夫妻之间的* na *点事,更加不可以通过外人得知,一定要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才行。
  有的时候连亲眼所见都未必是事实的真相,还需要去思想去分析,或者一不小心就成了人家的刽子手。
  余局这厢思量了许久,然后像终于↓定了决心一般跟我说,“小秦,婷婷说的我都听了,也思考了一↓,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你们可能不知道,冯俊伟是我失散多年的老朋友的儿子,所以他的事情我不能不* cha *手。”
  “你kan能不能这样,我再具体的跟冯俊伟去谈一↓,毕竟我是他的世伯,是他长辈,他也不会不听我劝。而且夫妻之间我觉得最好是劝和不劝分,能做夫妻是要靠缘分的,你kan如何呢?”
  我还没说话,余婷一听就急了,“爸爸,你要真这么做了,就是把羽墨往绝路上推啊。她老公很霸道,根本就不听人劝的,当年打了* na *孩子可曾听羽墨说一句?”
  我在旁边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余婷的说法,冯俊伟是一个自负过了头的人。可能他人生中并没有经历多少坎坷磨难,所以造就了他过度自负自信的对待人生的态度。
  这样的人要么一帆风顺过一辈子,如果一旦跌倒,恐怕很难再爬起*| lai |*。所以他不允许他的生命###现任何的背叛,我有点理解他为何要死都要把羽墨捆在身边不放手,就是这种变态的心理让他让别人都痛苦。
  余局突然很奇怪的说,“你们两是不是都误会俊伟了?他对我说的可是很真诚的,kan得chu **| lai |*他是很关心自己的老婆。而且他也没有说任何秦羽墨不好的话啊。”
  “他当然不会说,因为他根本无话可说,一直以*| lai |*都是他对不住羽墨在先,羽墨可有办点对不起他,所以他能说什么?”余婷气愤的说道,“爸,你不要被他的外表给蒙骗了,他这种人最懂得耍心机,一定是他撒谎了。”
  我不好冒然的↓定论,或许冯俊伟还爱着秦羽墨,只是这种爱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不再单纯,而是变成了一种变相的占有。或许羽墨也爱过冯俊伟,只是这么多年过去,她对他的恐惧和害怕更胜过之前的感情。
  所以他们在一起终究是孽缘,解不开的情债,只能分手离得越远越好,这样才不至于伤人累己。
  “* na *好吧,小秦,你怎么想?”余局转而问我。
  “目前所有的真相都需要我们去调查清楚,在这期间,我觉得不能把羽墨交还给冯俊伟,他此时肯定怨恨了她,一旦发现,绝对又是一场折磨。羽墨这些年已经受够了,不能再刺激她。”
  我顿了顿,继续说,“另外有一事,还请余局原谅我。”
  “什么事,你说,”“其实羽墨已经在你家,只是刚刚情况危机,所以才让她躲起*| lai |*的。”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什么?在我家?真的么?她现在在哪里?”余局奇怪的问。“爸,您等会,我这就给您领chu **| lai |*啊。”余婷走到里间的房里,不一会,就领着羽墨chu **| lai |*了。
  kan到羽墨,余局算是镇静,他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会为这点小事慌张。“余局,打扰您了,刚刚躲起*| lai |*实属不得已,还请谅解。”羽墨很礼貌的朝余局鞠躬,请求他的原谅。
  “呵呵,婷婷跟小秦都跟我说了,没事了,你以后就在这里住,当这里是自己家,有什么事就跟婷婷说。”余局转而向余婷道,“要好好照顾羽墨啊,”
  余婷* gao *兴的应了一声,这个消息对她*| lai |*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以后算是不会寂寞了。余局果然是做官的,态度转变的如此的快,在未见到羽墨人之前还有点犹豫不决,这一见到人了,反而当↓就决断了。
  我和羽墨都很* gao *兴,至少她的住处是彻底的解决了,而且住在余局家,比哪里都安全,冯俊伟绝对想不到这里。余局既然答应了要帮羽墨保守秘密,就一定会做到,所以我也该功成身退了。
  我跟他们告辞了chu **| lai |*,羽墨有些恋恋不舍的眼神尾随着我chu *门,我知道她只是把我当作她目前唯一的依靠,所以我还是狠起心肠离开了。再不走,就担心自己真的会把她带走了。
  chu *了余局家,我直奔小漫的住处,儿子已经chu *院了,我这个做爸爸的太不负责任了,儿子chu *院也没能顾上照kan。不过幸好小漫和奇骏都没有怨我,反而让我先处理好自己的事。
  奇骏已经长* gao *了不少,还知道跟邻家的小姐姐玩儿了,不过他可是揪着人家的小辫子不放,把一个比他* gao *半个头的小姑娘整的哇哇直叫唤。我回家的时候,就刚好kan到这一幕,赶jin 跑过去。
  奇骏一见是我,马上放开手里的小辫子,* gao *兴的喊着爸爸然后扑向我怀里。我心满意足的拥着儿子,觉得世间的幸福生活也不过如此了。小姑娘的辫子好不容易得救赶jin 哭着跑回家去了。
  我本*| lai |*还想jin *屋拿点零食哄哄她的,算了,把奇骏抱jin *屋里,小漫正在厨房hot(英文:hot,中文:re )huo *朝天的弄着美味可口的饭菜,还别说,我真有点饿了。刚刚在余局家喝了余婷泡的几杯茶shui *,现在口不gan 了,肚子可是咕咕的直叫唤。
  “你回*| lai |*了?今天累了吧?”小漫一手握着锅铲一手拿着抹布,然后上*| lai |*就拥抱了我一↓,我鼻子里闻到的满是她做菜的味道,不过还是觉得很温馨。
  “奇骏,妈妈之前跟你说过什么了?”小漫笑着问儿子,她说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妈妈说饭前要洗手手,这样才没病,不用打针* chi yao *,奇骏就洗手手去。”奇骏对答如流,小漫教儿子确实是有一套方法啊。
  “爸爸,要不今天你帮奇骏洗手手吧?”“奇骏,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不可以麻烦大人哦。”小漫故意很认真的说道。
  奇骏听了,便把两双小手放在我的大手里,使劲蹭了蹭,“西西,反正爸爸的手现在也跟奇骏一样脏了,一起去洗吧?”
  我的儿子?太聪明了吧,才不过三岁而已,汗,我和小漫对视了一眼,然后无言的被他拖着去洗手。吃饭的时候,奇骏kan小漫往我碗里夹菜,也有模有样的往我碗里夹了几把菜,然后笑着说,“奇骏也会照顾人了,妈妈。”
  “嗯妈MD奇骏就是乖巧啊,真的要好好的奖励,改天让爸爸带我们去玩摩天轮怎么样?”小漫笑着说。
  “好啊,好啊,摩天轮,爸爸,什么时候带奇骏去啊?”儿子满脸兴奋的kan着我,我本想说过几天等black(hei )道* na *边的事情结束了就带她们chu *去好好玩一玩的,可是现在kan*| lai |*是不可能如意了。
  我不忍kan儿子难过的样子,便说,“明天吧,明天爸爸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玩摩天轮。”
  “真的?爸爸真的明天带奇骏去?不许骗人哦,隔壁的小姐姐说她爸爸就经常骗她说要带她chu *去玩结果一次都没有兑现过,所以大人不可以骗小孩子的,我们也会伤心的。”奇骏边说着还缩了缩鼻子,好像真的伤心一般。
  这个可爱的儿子,我真的是越*| lai |*越喜欢他了,要感谢小漫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礼物,这是上天赐予我的最好的礼物啊。
  哄完儿子睡觉后,我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小漫正在收拾碗筷碟子,我走过去,拥住了她。“谢谢你!”
  “怎么了?今天好像怪里怪气的,感觉都不是你了。”小漫微微侧过头kan着我说。
  “就是觉得你对我实在太好了,给我生了这个这么聪明伶俐的儿子,还不计名分的跟着我,我,实在觉得有些愧对你。”我说着都感觉心酸起*| lai |*。
  “秦,你不要这么说,我们是一家人,不存在谁欠谁的问题,你已经很好了,对我和儿子都很好,不要再自责了。我可不喜欢多愁善感的你,还是意气风发玩世不恭的你更可爱些,哈哈。”小漫居然会调侃我了。
  丫的,我好不容易多愁了一回,她就敢调侃我,kan我不整你。我的hands(* shuang * shou *)向小漫的腰间悄悄的袭去,她忍不住回身用满是泡沫的hands(* shuang * shou *)*| lai |*挡。可是我还是偷袭成功了。
  小漫见抵抗不过,索* xing *把hands(* shuang * shou *)的泡沫全部涂到了我衣服和脸上,我也从shui *槽里wa chu *一手的泡沫扔回去。两个大人开始在厨房里玩泡沫大战,这要是让奇骏kan到了,估计要觉得奇怪了。
  小孩子总是被大人灌输各种各样的思想,不许做这个,不许做* na *个,可是很多时候大人却偏偏都做了。而且有的爸爸妈妈还是在训完孩子后马上就犯,这样的状况怎么能让天真无邪的孩子能理解的了呢。
  不过我和小漫的打闹纯粹是就别后的***,很快我们就从厨房转战到浴室了,在* na *里又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激斗。只是这场激斗更是少儿不宜了,小漫许久未见我,所以显得分外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豪放。
  我也很快被带动起*| lai |*,两手在她*** feng ***腴的躯体上四处** fu ***,然后手脚并用的给了她一次难得的**。
  我永远都记得小漫说过的一句话,* na *是在完事后,她pa(足八)在我xiong 膛有气无力的说,“秦,你每chu *去一次技术就要精湛不少,我真担心你有一天会不会跟古代的帝王一样会……”
  剩↓的话她没有说完,可我明White(颜色bai )她的意思,她是想借着这个事提醒我不要太过放纵了自己的**,要小心body(* shen | ti *)。这个可爱的女人,我jin jin 的把她拥入了怀里。
  说好了第二天带奇骏和小漫去玩摩天轮,不能反悔,也容不得我反悔。这小子一大清早的就爬到我耳边大声叫着摩天轮这三个字,我都恨不得把发明这个bird(niao )东西的人给拆了。
  其实昨晚跟小漫玩得太晚,所以我跟小漫都没有起*| lai |*,只有奇骏神灵活现的在我们耳边叫嚷着。都说小孩子是天使,可这一刻我怎么觉得天底↓最像魔鬼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娃了。
  小漫起*| lai |*后,顺便也把我拉起*| lai |*,奇骏现在都会自己穿衣服了。自已一人睡也不怕,所以几乎不要我和小漫操太多心。这小子,直到今天要外chu *,还翻chu *前不久给他buy(中文:gou mai)的一件新衣服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