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5章 庐山真面目
  秦羽墨是kan到陌生人突然跟她说话,所以jin 张使然生恐又是冯俊伟的什么人*| lai |*了所以怕的不敢抬头。而余婷则是标准的美女心态,一般陌生人搭讪她都不爱搭理的,我深知这一点,所以张一顺过去纯粹是自讨没趣的。
  kan着他此时纠结的面孔,我忍不住在心里笑了千百回后,终于替他解围了。“羽墨,婷婷,跟你们隆重的介绍↓这位帅哥兼伪君子,他的名号刚你们都知道了,这个是我以前公司的同事。”我又chong *张一顺说,“这二位美女是我朋友,这位是秦羽墨,这个是余婷。”
  “哈哈,幸会,真是一听名字就知道是美女,怎么美女的名字都这么好听呢,呵呵。”我在旁边摇了摇头,不得不感叹张一顺最近的泡妞技术是大大的退步了,根本没有我在公司时的一半shui *准了。
  二女各自kan了一眼张一顺,然后又对视一眼,最后都齐齐kan向我。然后余婷开口了,“这顿饭也吃的太久了,我们都吃饱了,结账走人吧。”从头到尾,就打算直接的忽视人家张一顺。
  哎,这可不是我不帮忙啊,谁让他一chu **| lai |*就油腔滑调的,不过倒是解了我的围,也算是贡献一桩了。我笑呵呵的chong *张一顺说了再见,后会有期这样的场面话,然后抛↓目瞪口呆的他,带着二女华丽的退场了。
  这小子估计连做梦都会想到今天的事情吧,直接这么被二女无情的无视了整整十几分钟,可不是一遍的男人心里可以承受的。更何况还是两个这么美的美人儿,只是我没有想到,遇见张一顺,确使我和秦羽墨分离的时间更近了。
  所以说这个di 球真的很小,尤其是在中国,这么di 大物博的国家,人口超过几十个亿,能不到处碰到熟人么?这不接↓*| lai |*发生的一连窜事情更是让人啼笑皆非了。
  我送了余婷和秦羽墨会她家,一路上余婷都说个没完,跟个麻雀似的,“刚* na *人好讨厌啊,赶都赶不走,你什么时候交了这样没品味的朋友啊,还是你的庐山真面也是这样色迷迷的?”
  “我色?我色不色你应该是最了解的才对啊。”我故意探过头去凑到她跟前色迷迷的说道。
  余婷慌张的kan了一眼秦羽墨,深恐她会听见不该听的,谁知道人家在低头想心事压根都没打算趟这趟子浑shui *。“你,你别乱说,会要命的。”余婷底气不足的嚷嚷。
  “* na *要不我们今晚就试一试?”我又开始mei (鬼末)惑的you huo 她,就不信她不想要,这么多天了,我也有想要的chong *动了。
  哎,都说男人是chong *动的**动物,果然是没错的,* na *话儿几天不喂就跟失了魂似的。平时倒不觉得,一kan到美女,特别是说道这么刺激隐秘的事情,就情难自禁了。
  余婷突然奇怪的kan了我一眼,然后就不在理我了。我丈二和尚*不着头脑,之后的时间里一直在想她是什么意思,这一眼到底有何意义?
  余婷到家后,让我和秦羽墨坐一会,她去里间的房子整理一↓,秦羽墨*| lai |*的时候并么有行李,所以东西都需要现buy(中文:gou mai)。不过这个不是关键,毕竟余婷的家里还是有大人的,由不得她作主。
  于是我让秦羽墨先kan会电视,走到里间去问余婷,“你要不要先跟你爸爸打个招呼啊?”
  余婷正弯腰把chuang shang 的一些零散的东西收拾,她的脸朝向我,我可以直接很清晰的kan到她领口处的ruo * yin * ruo * xian 的甜美风光。我忍不住的开始口gan 起*| lai |*,都怪刚才在自助餐厅忘了喝果汁了。
  “啊,你说什么?”余婷抬起头kan着我奇怪的问,也顺便停↓了手里的工作。“羽墨住jin **| lai |*的事,你要不要跟你爸爸先(gou)通一↓,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再想办法。”我解释道,真可惜,她站起身*| lai |*,就kan不到* na *迷人的深凹jin *去的###了。
  真不记得余婷有这么xing *gan *迷人的身材了,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发现她的上身有这么的傲人啊,真是可惜了,当初没有多*几↓。现在是想*都没机会了,不过现在,我左右四顾了↓,好像是没人,刚jin **| lai |*时,还顺手不小心把房门给关了。
  正当我的心蠢蠢yu (谷欠)动起*| lai |*的时候,余婷突然说,“自我妈妈走后,我爸爸每晚都不回*| lai |*睡了,他现在拿警局当他的家,只是White(颜色bai )天会偶尔的回*| lai |*kan↓我。”余婷转过头kan着我,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个家早已不算是家了。”
  我仿佛kan见她的眼里涌chu *了泪flower (hua ),为了kan的更真切点,我慢慢朝她走上前去。她kan到我jin 挨着她了,居然一边倒的向我怀里靠过*| lai |*,我本*| lai |*是想安慰她一↓的,没有爸爸妈妈疼爱和在身边照顾的zi wei 我太熟悉了。
  可是这该死的**说*| lai |*就*| lai |*了,因为余婷仿佛纯心you huo 我似的,居然是斜靠着我肩膀,她的半边**的xiong 部就这么直直的挤压在我的手臂上。
  夏天真不适合拥抱,我只着一件薄薄短袖t恤,她估计也只穿了一个###加一个小碎flower (hua )衬衣,于是我们几乎是很亲密的感触到彼此的体温。
  我已分不清她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这厢秦羽墨在客厅久等不见我们chu **| lai |*,先是喊了几声,没有见人回应她,于是她便奇怪的朝我们这个房间走*| lai |*。
  正在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我们其实已经听到了秦羽墨的脚步声了,可这个要命的时候谁也不想离开谁,没有人愿意先停↓*| lai |*结束这一切。
  我kan的很是想笑,终于忍不住说,“现在担心晚了吧,人家什么都kan到了。”
  “啊,你说什么?”余婷终于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这里*| lai |*了,她停↓了手里的穿衣服工作,然后jin 张兮兮的kan着我。
  “刚刚羽墨就在房门口啊,她什么都kan见了。”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还真要感谢她的chu *现呢,不然我的情绪哪能*| lai |*的这么快,这么尽兴啊。不过这女人还真害羞,居然只是站了一分多钟就赶jin 仓皇的离开了,还体贴的给我们带上了门。
  其实我是更期待她能在门口多呆一会的,让她kankan我雄壮的表演也好,即使我更想要的是她能尽情投入到我们的游戏中,可惜,天不遂人愿。不过,余婷是万万不能体会我这种心情的,她的思想还停留在我* na *一句羽墨站在门口的话上。
  二十秒过去了,她终于彻底领悟到我这句话的精髓了,然后大叫一声朝我扑过*| lai |*,“该死的,你kan见了居然不告诉我,呜呜呜,你让我以后怎么好意思见她,你……”虽然flower (hua )拳绣* tui *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余婷也练过几↓,不过她捶打我的时候根本就没用力气,我丝毫不痛。但kan到美女落泪却是我不忍心的。怎么也要事后安** fu **↓,即使我真的不觉得这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好了,不哭了,事情都发生了,你再难过也无济于事啊,我们要想的是接↓*| lai |*怎么弥补这个错误。”我拍了拍她的背部,轻轻的安慰道。
  “弥补?怎么弥补?都给人kan见了,呜呜呜,我不要见人了。”这丫头说着又哭起*| lai |*了,敢情这眼泪shui *是免费的,去救助一↓沙漠中的人也好啊,我心疼的想。
  “我现在就chu *去跟她好好谈一谈,把这个事情摊开*| lai |*讲,她也是成年人了,应该明White(颜色bai )我们的情难自禁,对不?”我开始循循诱导余婷,其实我说的都是废话成年人就可以赤身**在人家面前运动了,而且明明kan见了人家站在门口,还……
  不过以上这些话我只敢在肚子里偷偷的腹诽着,哪里敢说chu **| lai |*,这要给余婷知晓不把我劈开两半才怪。我本是这么随口一说,谁知道余婷真信了,她居然点了点头,然后满脸希冀的kan着我,“你可要说好点啊,一定不要让羽墨对我有kan法才行。”
  我*pu zi*一声,差点没笑chu **| lai |*,这丫的思想太奇怪了。唉,郑重的跟她承诺好一定办好这个事后,我苦命的爬起*| lai |*,穿上衣服,然后拉开门走到了客厅。
  秦羽墨正无聊的按着遥控器,kan到我chu **| lai |*,连忙正襟危坐,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仿佛电视里正在演她最感兴趣的电视剧般。我暗自好笑,这女人怎么这么的可爱,脸Red(* hong *)了仍不自知,反倒是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走过去,在她身边坐↓*| lai |*,她居然反she * xing *的挪离了我两个手掌的距离。这是怎么了?之前还在我怀里哭哭啼啼的女人哪去了,这↓连坐在她身边都接受不了?
  这个认知让我心里老大不舒服,我陪着她沉默了半响,她都没有开口说话。即使电视里正在演猫捉老鼠,她也照样kan的津津有味。我很奇怪女人的思维方式,纸允许自己跟人亲密,就见不得人家亲密?
  思考良久后,我终于决定开口了,“羽墨,你怎么了?”我故意装作不知,然后咳嗽了一声,明知故问。
  “没,没怎么啊,怎么这么问?”秦羽墨慌乱的应答了一声,hands(* shuang * shou *)又无意识的按着遥控器,从一个频道换到另一个频道。
  我见状,忍不住轻轻一笑,“刚刚你都kan到了?”
  “啊,你,你说什么,我没听懂。”这女人死要面子,*ying *要我捅穿不成,我是照顾她的面子才不想说破的啊。她却*ying *要我说chu **| lai |*是什么事,其实我倒想亲身再示范一次给她kan,这绝对比用嘴说的更有说服力。
  当然我并没有这么做,如果我这么做了,相信绝对没有第二条命活着走chu *这间房子了。
  “是这样的,羽墨,有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因为互相爱慕,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控制的。有的时候,事情的发生也不在我们的预料中,所以我们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很多让我们惊奇的事情。”我吞了口口shui *。
  这样的说话方式还真不是我的调,我其实是想直截了当的跟她说,她就算kan见了我和余婷的亲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并不是故意要给她难kan的,她不用放在心上。
  但我这样说也不可以,于是只好又委屈自己的嘴了,“我们是朋友,如果我和余婷有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情,请你谅解,我们一定不是存心要伤害你的。”虽然我是存心的,但余婷确实不知情,所以也算是我间接的不存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