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4章 见义勇为
  我摆了摆手让她稍安勿躁,然后说,“对于冯俊伟的事情交给我去处理,你现在只需要帮我一个忙,你必须答应我。”
  “什么事情,你快说!”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要听我说什么事情了。
  “现↓秦羽墨还在酒店里,她不能天天住在* na *,况且冯俊伟的人一定会想到从酒店里↓手寻找的。她现在在这边没有一个亲人和朋友,所以几乎是没di 方去。这也是这一年*| lai |*她就算再怎么痛苦也没有办法逃离冯俊伟身边的主要原因。”
  “哦,我明White(颜色bai )了,你是想让秦羽墨住到我家去?”余婷真是一点就透,我就喜欢跟这样直率的人交朋友。
  我点了点头,然后kan着她继续说,“目前*| lai |*说只能住在你家里,我身边的危险还没有解除,所以不能去我家。杨氏三姐妹* na *边也不可能,她们都不知道这个事,我也不打算让她们知道。”
  “哦?你不让她们知道,却告诉我了,这代表你把我kan的比较重要么?”余婷突然贼笑着说,这丫的,得了便意就卖乖,kan*| lai |*以后跟她说话也要小心,长两个心眼了。
  “你们在我心目中都很重要,哎,你是不是不肯帮忙啊,不肯帮忙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吧,”我假装要离开,成功的转移了话题。果然余婷急了,连忙拉着我坐↓。
  “好了,刚跟你开玩笑呢,这点小事我还能不帮忙啊,再说是见义勇为的事情。你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了,到时候一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美人儿。”余婷拍着xiong 部跟我保证。
  这丫头几(曰)ri 不见(曰)ri 渐**了,这xiong 前的2 tuan倒是很有料啊,我色迷迷的估测着,还在考虑要不要↓手*两把kankan是不是名副其实的份量。
  “你kan什么?你这个色鬼,不理你了。”余婷状似害羞的恼怒到。
  切,还害羞呢,该kan的该*的该jin *的我一样没漏,这会倒知道害羞了,这女人啊,就是心口不一的时候多。“要不,我们不kan了,该*吧?”我像狂魔一样的扑到她身上,她果然惊叫起*| lai |*。
  这可了不得,人家餐饮店还有其他客人呢,我们玩过了头,赶忙结了帐抱头鼠窜了chu **| lai |*,算是体会一把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心情了。
  “在哪呢,怎么还没到,你至于藏这么深嘛,走的人* tui *都酸了,早知道就开我的baby(bao bei )chu **| lai |*了。”余婷陪着我走了十分钟就喊累。
  唉,我这也不是为了安全起见嘛,选了一家很少有* gao *级人士入住的酒店,不仅位置偏连chu *租车也很少经过,没办法啊。
  “快到了,你再坚持一↓啊,”我安慰她道。
  余婷突然停↓*| lai |*,然后手shen 向了我的脸,捧住了仔细端详起*| lai |*,“kan你这认真的模样,不会真喜欢她了吧,应该是个绝色美人啊。能入的了你秦少眼里的* na *不是一般的女子可以比拟的。”
  余婷该死的说的真没错,自问如果是一个姿色平庸的女人,即使在我面前遇到什么困难我最多也就是帮忙报警,绝对不会以身犯险的四处找人搭救了。可能人真的是第一眼视觉动物吧,这不仅体现在男人身上,估计女人也是吧。
  平心而论,如果是一个女人遇到一个帅哥和一个要饭的都有困难,绝对是两种不同的待遇,甚至*我更过之吧。所以我坦White(颜色bai )di 说,“秦羽墨是很美,可打动我的是她* na *份特别的气质,你呆会见了就能体会我的意思了。”
  “哦,是这样?* na *我倒等不及要仔细的瞧瞧了。”余婷放↓在我脸上的hands(* shuang * shou *),她的小手* rou *若无骨,我倒想她能放在我脸上多** fu ***一阵子,呵呵。
  我们到了我昨晚订的房间,却发现秦羽墨并没有在房间内。我心一惊:难道冯俊伟已经先我一步把她带走了?想到她回去后冯俊伟会如何的对待她,此时我的头都快要裂开了,真怨自己chu *去* na *么久。
  “人呢?秦天穷,你不会是糊弄我玩吧?”余婷突然kan着我,然后语chu *惊人的说了一句,“要拐我上床也不用想这损招啊!”
  我*pu zi*一声,差点笑chu **| lai |*,本*| lai |*是ting *害怕的事情,经她这么一调侃,气氛都变了。我转过身,正yu (谷欠)解释,突然kan到余婷kan着我Behind(shen hou)两眼yuan *瞪连眼珠都不会转了。
  “羽墨?你是羽墨?”余婷居然自动自发的走上前去,在秦羽墨身上四处乱*,“天,我们多少年没见了,差不多十年了,你这坏女人,想死我了,是你么?羽墨?”
  秦羽墨先是愣了一会,接着也惊叫起*| lai |*,悲喜交加的kan着余婷,她可能是没有想到能在这个di 方遇见旧相识。现场只剩↓我一个人呆站在当di ,不知道作何反应。她们只顾着互相问好,然后抱头痛哭。
  怎么女人再次相逢除了拥抱和眼泪就没有别的了呢,真是千遍万遍的kan都kan厌了。没有人给我讲解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好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坐到旁边的凳子上kan着眼前这精彩的一幕。
  “羽墨,你可回*| lai |*了,想死了我,你chu *国* na *么久,怎么都没有回我信啊?”余婷又哭又笑的说道。
  “前几年我有回的,只是后*| lai |*家里发生了变故,双亲都意外离去后,我就没再回*| lai |*了。然后又遇到一些别的事情,所以……不说了,你这些年还好么?”秦羽墨难得的情绪激动起*| lai |*,久未展露笑颜的脸上也露chu *了淡淡的微笑。
  “我很好,就是非常想你,我们可是从小到大十几年的好玩伴啊,你,”余婷顿了顿,想起了什么,然后kan向我,她的表情很犹豫,大概是不知道要不要开口询问秦羽墨的旧事。
  我一见赶jin 站起*| lai |*,然后朝她们走去,“你们都太多愁善感了,这久别重逢的值得大家庆祝,都傻愣在这里gan 嘛,走,吃饭喝酒去。”我成功的一手一个把她们带chu *了这间酒店。
  正好是午餐时间,于是我们就选了一家自助餐吃饭,这里离余婷的家很近,我们是准备吃完饭直接把秦羽墨送回她家了。
  “这里的炒玉米还不错,你尝尝。”余婷夹了自己碗里的玉米粒给秦羽墨,然后笑着kan着她吃。
  “嗯,你也尝尝我的青瓜huo ** tui *,我记得你是最爱吃这个的。”秦羽墨嫣然一笑,然后把青瓜夹到余婷的碗里。
  kan着眼前这两美丽风情的女人互相夹着菜,笑哈哈的说话,我感觉自己没*| lai |*由的有点多余。于是只好四处张望,避免尴尬了,虽然美女养眼,可是两美女互相欣赏就足够了。
  “还记得我们在学校* na *会,多少男生追着你pi *gu *后头转啊,* na *情书都堆到老师讲台上去了,哈哈,我们* na *个*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眼睛的年轻男老师也是你的爱慕者呢,你不知道吧,转学后我听同学说的,他还难过了好几天呢。”余婷说的活灵活现,是不是真的啊?师生恋?
  “瞧你说的,追你的人都排到校外去了你怎么不说啊,光说我,让秦大哥见笑了。”秦羽墨在不久的刚刚已经随余婷一起叫我秦大哥了,虽然听着有些亲切,可我更喜欢她叫我的名字。
  “他敢笑,我打断他的牙,heng(哼哈二将),女人说话,男人一般都靠边的。”余婷得意的kan着我,笑哈哈。
  这丫的,真是越发长jin *了,谁给她胆子的,居然在面前放肆起*| lai |*了。要换作以前,我立马一个大耳光子抽过去,打的她pa(足八)↓。哎,想想罢了,我什么时候这么威风过啊,怕只是在梦里了。
  于是我佯装听不见,然后继续东张西望。“你kan你,秦大哥一定是被你欺负惯了,都眼不见为净了,可见你有多刁蛮。”秦羽墨* rou ** rou *的笑着,然后又道,“你们关系一定很不一般吧?是男女朋友* na *种么?”
  “什么?”我和余婷都差点把口里的东西pen( 口贲)chu **| lai |*,然后同时惊呼一声。这女人果然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主啊,这一句话把两人都雷倒了。
  照理说,我和余婷连床都上了,最后亲密的事情也经历过了,是可以称得上男女朋友关系。但是* na *都是发生在我们心照不宣的情况↓,这要让人真的当面戳破了,怎么说都有点挂不住脸啊。
  “你,你乱说,说你归说你,gan 嘛扯到我头上*| lai |*,还是你喜欢秦大哥,想做他女朋友?”余婷突然把话题又转到了我和秦羽墨身上。
  我冤啊,这事招谁惹谁了,怎么两人谈论哪个都能想到我这里,我yu (谷欠)哭无泪啊。
  “不跟你说了,越说越离谱,我跟秦大哥怎么可能啊,他是我的救命恩人,”秦羽墨跺了跺脚,然后害羞的说。
  “怎么,就不兴你以身相许报答秦大哥的救命之恩啊,羞羞。”余婷故意逗弄秦羽墨,我在一旁kan的是冷汗直↓,多想这个时候能chu *现一个打怪兽的正主,把这两小妖都捉到净shui *瓶子里去啊。
  我这愿望才许↓没过两秒钟,居然真的有回应了。
  “秦天穷?你这小子失踪这么些天,总算是chu *现了啊。”我一抬头,张一顺?这小子正睁着炯炯有神的大眼kan着我,一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表情,天,这是怎样的孽债?我** fu **着额头感觉头更痛了。
  “这两位美女是?”见我不搭腔,他又主动开口说道,然后居然自我介绍了,“你们好,我是张一顺,弓长张,一横的一,顺顺利利的顺,没请教两位美女芳名?”
  我无奈的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他真以为这是相亲大会呢,不带这样介绍自己名号的。可人家张一顺偏不这样想,他满脸堆笑的kan着二女,似乎是不问chu *个究竟誓不罢休。
  “你这小子别掺和jin **| lai |*了,不要怕人家给吓着。”我打趣道。“喂,我人模人样的,怎么就吓着别人了。你别是心虚,想金屋藏jiao (女乔),所以给兄di 认识的机会都不给吧。”张一顺不死心的继续游说道。
  “行,* na *你问她们吧,我不说话,省的人家把我不当好人,真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咬吕hole(dong )宾,不识好人心啊。”我这厢感叹世风(曰)ri ↓,* na *边张一顺又使劲的卖力着。
  “两位美女,至少把芳名告诉我一↓啊,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可是这小子的死党兼好朋友,* na *可是共过患难的。”这小子指了指我,不过二女显然并不领情,只顾埋头苦吃。
  我道张一顺这说的倒是实情,想当年我们一起指正二股东的阴谋,* na *可是生死悬之于一线啊。这么艰难的时刻都ting *过*| lai |*了,所以还是记得他的好的。只不过这小子脸皮太厚,得让他翅几回(bie)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