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2章 伤心的记忆
  果然,Behind(shen hou)的丁亮和王敏立刻接住了冯俊伟的攻势,并且几个回合后,丁亮在王敏的协助↓,成功的把手铐铐在了他的hands(* shuang * shou *)上。我知道自己是时候功成身退了,他主动袭击我,丁亮可以带他去警察局问话的,呵呵,这小子果然没White(颜色bai )交,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我朝丁亮使了一个眼神,然后抱住秦羽墨往西餐厅外走去,Behind(shen hou)传*| lai |*冯俊伟咬牙切齿的叫喊,“该死的,你站住!我发誓……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chu *代价。”
  “秦哥哥,你跟美人去约会吧,这里就交给我和丁亮哥哥了,一定玩的开心啊,不到天black(hei )不准回*| lai |*,哈哈。”王敏好像是跟冯俊伟对着gan 上瘾了,还故意的刺激他,果然又是好一阵咆哮。我只微微一笑,继续往前走,丝毫未放在心上。
  秦羽墨窝在我怀里,异常的听话乖巧,只是在冯俊伟朝我扔chu *狠话的时候,她的身躯有微微的颤动。这可怜的女人,大约是被冯俊伟欺凌惯了,他一发脾气就会感到害怕,我忍不住更拥jin 了她。
  “不要害怕,你已经离开他身边了,以后都不用再担心了。”我安慰怀中的女人。
  她摇了摇头,美丽的双唇张开又闭合,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继续蜷缩在我怀里,任我带着她走。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话才说完,她就神经质的抬起了头,我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一↓自己的嘴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的家不就是冯俊伟的窝么,才离开他身边,我就勾起了她伤心的记忆,唉。
  我赶jin 弥补了一句,“哦,其实还早,我们可以去到处逛逛,然后找个di 方休息,你kan好么?”怀中的女人犹豫了一会,然后轻轻的点点头。
  我心中一阵窃喜,美人总算是答应我的请求了,可以多点时间跟她呆着,别提多美了,呵呵。
  之后的美好时光里,我总感觉时间过的很快,我们去动物园kan河马,她kan到河马张开大嘴打呵欠时吓得闭上眼睛,仿佛自己会被吞jin *肚里去一样。我哈哈一笑,真是单纯可爱的女人。
  我们kan海豚时,她倒是kan的津津有味,而且还亲自喂海豚吃东西,让它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在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上偷食。我kan的有点吃味,忍不住拉起她然后往别处走去,她明显的不愿意,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留恋的回头多kan了几眼还在注视我们离去的海豚。
  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一个儿童尚且会表达自己的**,想要或者不想要,都会直接的拒绝,可她呢,却连自己的喜好都不敢说chu **| lai |*。她这些年到底是过的什么样的(曰)ri 子?我忍不住心酸的重新把她拥入怀里。
  “羽墨?”我轻轻的叫着她的名字,仔细的在嘴里咀嚼着这个跟真人一样美好的字眼。“嗯”她也缓缓的回应道,在我怀里安之若饴,又仿佛是不曾存在一样的安静。
  “可以跟我说说你的事情么?我想多了解你点,这样我才能更多的帮助你。”我轻轻的说,深恐把她吓跑。其实我也不愿意勾起她伤心的回忆,可是如果我不清楚她的往事,又如何能帮她tuo *离过去的(曰)ri 子呢。
  我们在一个绿草茵茵的草坪坐了↓*| lai |*,她许久都没有说话,就在我以为她拒绝再开口的时候,她慢慢述说了自己的故事。
  “我跟他认识在二年前,* na *时我在美国留学,虽然家境小殷,但我不愿意靠爸妈过活,就去了一家餐厅打工。在* na *里认识了一个奇怪的失意男人,他告诉我自己的亲人都在车祸中离开了他,现在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在这个世上了,我相信了他,并且努力去** fu **平他受伤的心。”
  “他对我很好,没有送flower (hua )或礼物,而是每天陪我一起↓班,然后送我回学校宿舍,我真的以为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生了。一个月后,他跟我求婚,没有钻戒,只有一个很小的银戒指,但我却满心欢喜的答应了,我也以为幸福的人生就要开始了。”
  “结婚半年,他真的对我很好,好到有时候我都怀疑这一切不是真实的,或许哪一天我醒了后,就一切都会回到原点。直到我有了宝宝,我很开心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以为他也会同样开心的跟我一起迎接这个宝宝的到*| lai |*。可我错了,错的很离谱。”秦羽墨说道这里,眼睛里的泪shui *不自觉的流了chu **| lai |*。
  我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她需要fa xie ,(bie)了这么多年是该找个途径好好宣泄↓了。人有时候(bie)久了,就会抑郁得病,很多心理病就是因为心结打不开才郁结成病的。
  “我永远都忘不了* na *个↓午,窗外的夕阳斜斜的照jin **| lai |*,我**肚子仿佛能听到肚里宝宝的呼唤,她迫不及待的要*| lai |*到这个世上。你知道么,* na *一刻我是多么的幸福,如果可以,我宁愿拿我的生命去换回我宝宝的一切。”
  羽墨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难道宝宝没了?她变成今天这样也是因为宝宝?是冯俊伟害了她的孩子,所以她潜意识里对他是又恨有怕?
  秦羽墨的眼神有些飘离,仿佛已经神游开去,我害怕她此时的表情,似乎一切对于她*| lai |*说都变得没有意义,她活着只是一句行尸走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 na *个↓午和今天一样的明mei(女眉),是生命盎然生机的时刻啊,他*| lai |*了,就* na *么坦然的站到我面前。平静的跟我说,把宝宝打掉吧,以后就我们两个人一起,不要任何人*| lai |*分享我们的一切。我听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站在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人,你知道么?”秦羽墨突然抓住我的衣襟,死死的,连手指泛White(颜色bai )了都不知道,“他要我打掉孩子,我们的亲骨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你相信么?”
  我慢慢的掰开她的手指,轻轻的说,“不会的,他可能有苦衷的,他* na *么爱你,一定不会不要孩子的。”
  “不,他说了,他说不要孩子,要打掉孩子,你听到了么,是打掉孩子,他亲口对我说的,我还记得他说话时的冷漠和冷静,我永远都记得。”秦羽墨突然疯狂di 大叫起*| lai |*,然后突然气喘吁吁,她捂住xiong 口仿佛喘气不过*| lai |*般。
  我吓坏了,赶忙扶住她侧躺在我* tui *上,然后给她做xiong 口jin 压,可是她还是大口的喘着气,然后手指着衣服***的袋子,“药,我的药……倒一粒,快”。
  我赶jin 在她的衣服口袋里掏chu *了一个瓶子,*| lai |*不及kan什么药,就根据她说的倒chu *一粒*| lai |*然后喂到她口里,用矿泉shui *让她就着吞↓去。
  过了好一会,她才慢慢平息↓*| lai |*,然后闭着眼睛就这么在我* tui *上睡着了。她的睡容如此的安详,微微的太阳光打在她脸上,仿佛笼zhao了一层淡淡的黄晕,显得她是天堂的天使般,一点都不真实。
  我kan了半响,忍不住拿手轻轻的** fu **上了她的脸颊,然后感受着这份细腻润滑的感觉。正当我陶醉在这个迷醉的时刻,手机突然响了,我赶忙拿chu **| lai |*一kan,是丁亮,按了拒绝接听后,我把秦羽墨的头轻轻的放在草坪上,然后急忙走到离她较远处拨打了丁亮的电话。
  “喂,什么事情?”我其实也猜到丁亮找我估计是为了冯俊伟的事情,这个人渣,听到刚刚秦羽墨诉说的故事后,我心里对这个不负责任且自si 禾厶冷酷的男人彻底的鄙视了。
  “冯俊伟被人保释了,刚走,他气势汹汹的,你小心他去找你啊。这个人还真有背景,我们余局可是亲自送他chu *的警察局,你真的要多留心啊。”丁亮快速的把他* na *边发生的事情跟我描述了一遍。
  冯俊伟就chu **| lai |*了?kan*| lai |*我还是小觑了他,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能请动余局长亲自送他chu **| lai |*,也是很稀奇的事情。
  “你没事吧?余局有没有难为你?这次算是我连累你了,↓次一次补偿你。”我有点惭愧的说道。
  “得了吧,你这小子,哪次不是说的好好的,最后还是让我跟在你后面帮你擦pi *gu *。不过有你这句话我也觉得值了,放心吧,我没事,余局是我的领头上司,他没为难我,我也觉得奇怪,他对冯俊伟这么客气,可背后却一个字都没骂我。”丁亮的语气有些疑惑。
  是么?这个余局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我听余婷说过她爸爸的一些事,* na *可是绝对的刚正不阿的一个官啊,可既然能对冯俊伟客客气气的,想必两人的交情肯定不浅。按理,今天丁亮扣押了冯俊伟,余局长也该有所反应啊,怎么会方作没事发生一般?
  我这厢百思不得其解,丁亮在* na *边也迷惑着,“对了,还有王敏* na *丫头,居然把你的事跟她爸爸说了,她也是有心想帮你,担心你被人欺负。据她说她爸爸准备要见你呢。”
  听了丁亮的话,我真是一个头二个大了,这个丫头虽说是帮了我的忙,可这样一闹,王伯伯问起*| lai |*我可如何回答是好呢。他对我的事一向都比较关心,这么大的事,我总不能说是因为一个女人所以才惊动大家吧,* na *样他老人家会怎么想我啊。
  真是万分的纠结中,丁亮嘱咐了我几句要我小心后,挂断了电话,我踌躇了半响。现在秦羽墨的老公必然在劳师动众的四处找寻她的↓落,我此时如果想救她就必须带回家去。在宾馆也必然是他们搜索的首要di 点,所以……
  一想到回家要面对杨氏三姐妹,而且还是带着一个美女回家,我的内心忐忑的程度绝对比* na *个龚老师唱忐忑时的心情更加*真。
  上次的black(hei )道事情还没了结,我暂时都不可以跟她们很频繁的见面,冷颜玉给我安排的刺杀行动也没开始,所以我身边都不可以有亲近的人,以免误杀无辜。想了想后,我只为秦羽墨想到了一个住处,* na *就是余婷家里。
  正所谓最危险的di 方就是最安全的,虽然余局跟冯俊伟的交情如何我不知道,但只要余婷答应替我照顾羽墨了,相信余局也不会特别的反对。而冯俊伟就算再怎么搜查也不会搜查到余局长家*| lai |*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暗喜,为自己的智谋而乐滋滋的。这↓也算是救了秦羽墨一命了,虽然事情还没到这个严重的程度,但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