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1章 举手之劳
  我低↓头,不知道要跟他们说些什么,难道说我在窗口kan到一个White(颜色bai )影所以追chu *去,只怕他们会认为我是无稽之谈吧。所以,我gan 脆闭口,然后问他们事情发展如何。
  “别提了,不知道多痛快,没有想到这招还真的管用,估计以后都没人敢上我身了吧,我真的是解放了,哈哈。”丁亮大笑道。
  “* na *得感谢我们家敏敏啊,没有她,你能如此的逍遥快活啊,还不谢谢人及爱。”
  “不了,秦哥哥,刚丁亮哥哥已经跟我道过谢了,也没做什么事,就是举手之劳而已,我还担心演砸了就麻烦了呢。”王敏吐了↓小小的粉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然后嘟着嘴说。
  “呵呵,总之要谢谢你们两个人,走,今晚我请你们吃好吃的去。”丁亮豪气大发的kan着我们说。
  “有饭蹭?真是太好了,我要吃西餐和牛排啊,”王敏这小脑袋瓜里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反正是* gao *兴的很,据然要吃西餐和牛排。
  天,真是要了我的命了,本*| lai |*我对西餐就过敏,特别是* na *一块小小的牛排。吃牛排也很有讲究,不能太老了,也不能太tender(nen)了,要几分熟最好。我这可没有经验,而且我也不喜欢用刀叉和小刀切着吃。
  所以等到在西餐厅坐↓,王敏体贴的为我和丁亮一人点了一个七分熟的牛排,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一顿肯定吃的我食不知味。果然没过多久,侍者把牛排端上*| lai |*了,我一kan,妈呀,这都啥牛排啊,全都是学淋淋的。
  不知道是不是晕车的人都晕血,我还真有点头晕了,这都还没开始吃呢。只见王敏这丫头居然一口咬住一块牛排使劲的拉扯起*| lai |*,* na *一丝丝的血线kan的我心里反胃只想吐。
  这个丫头比我厉害多了,她舍弃了* na *斯文的刀子,gan 脆用咬的,我仿佛能闻到她嘴里传chu **| lai |*的血腥味。丁亮估计也不常*| lai |*西餐厅,他也是kan着眼前的牛排在发呆。
  “吃啊,秦哥哥,丁亮哥哥,你们怎么不吃呢?可好吃了,男人要多吃牛排,才补body(* shen | ti *)。”我听了她的话,差点没吐血,什么叫男人要多吃牛排补body(* shen | ti *)?要补也是牛鞭吧,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丁亮也瞪着她没说话。
  我这厢不愿意再kan到王敏与这个血淋淋的牛排继续奋斗的残忍场面,便转而四处无聊的望着。突然我又kan到了秦羽墨的身影,这次不会错了,她优雅的背对着我坐在靠左手门边的位置,她的对面赫然坐着的是她老公冯俊伟?
  他们又走到一起了?哦对了,他们是夫妻当然应该在一起了,我暗笑自己的少见多怪,说不定人家早就把你忘光光了,我这厢却还在惦记着不放。
  kan她们现在其乐融融的样子哪还有半点* na *天的剑拔弩张,或许* na *天也只是小夫妻之间闹闹别扭吧。
  我一方面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却还是别扭着,老忍不住拿眼睛去瞟对方的状况。“秦哥哥,你在kan什么?* na *里有美女么?”王敏也好奇的顺着我视线kan过*| lai |*。
  “乱说,你秦哥哥身边有杨氏三美女,其她什么美女算什么啊,是不是,秦?”丁亮正跟我说着话,突然发现没有人回应他,也奇怪的抬眼kan了↓我。
  于是三个人三双眼睛都刷刷的向秦羽墨的方向kan去,王敏和丁亮是单纯的好奇,我则是满腹疑虑。大约是感应到了背后有如此强大的阵场在注视,秦羽墨突然回过头朝我们的方向快速的kan了一眼,然后我kan到了她眼中的焦虑。
  “哇美女,秦,你怎么每次都这么好眼光啊,单kan背影就知道人家是美女了?”丁亮此时对我的敬仰如黄河之shui *滔滔不绝,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秦哥哥,这个姐姐很漂亮啊,气质真的像仙女,比微微姐姐还要美上几分呢,”王敏是真心的夸赞道。
  呵呵,我何尝不知道呢,就因为她的美丽和神秘我都沉迷了几个月了,真希望可以快一点揭开她的庐山真面目啊。
  秦羽墨美的是气质和* na *双能温* rou *死人的眼睛,此刻这双眼睛正透露一种焦急的信息给我,我的心又忍不住开始蠢蠢yu (谷欠)动了。我知道她需要帮忙,因为她的对面赫然坐着的是冯俊伟。
  这个男人我已不不可能再陌生了,经过* na *此见面后,我在百度里搜索了↓他的名字,居然chu **| lai |*篇幅长达十几页的个人资料。
  他算是商界的一个神话,之前一直是在美国经营他的事业,直到一年前才转战国内。可就是短短的一年时间,他在吞并了几个小公司后迅速做大起*| lai |*,他的飞鸿实业在业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公司。
  只是奇怪的他本人很低调,我搜索到的除了他是飞鸿实业的执行董事长外,其他一概不知。他的si 禾厶生活更加没有一点迹象可寻,我算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亲人唯一最接近他的吧。
  他从不曾参加任何的记者采访会,杂志封面也没有他的身影,他并不是长相不chu *众,这一点我已经深刻意识到,他几乎跟我差不多帅气程度。而且他的身* gao *比之我更ting *拔点,我不得不承认。
  * na *么是什么让他一再的在人前这么的低调呢?他或者就是一个比较低调的大人物,低调到我想再多调查点有关他的事情都不可能。我想知道的,他是否真的结婚了,他的老婆是不是秦羽墨。
  今天再见秦羽墨,她似乎更忧郁了,淡淡的峨眉微扫,轻轻的皱起*| lai |*,她的脸色很苍White(颜色bai )。而冯俊伟却仍是* na *么的意气风发,坐在秦羽墨的对面是* na *么的* gao *傲不可一世,秦羽墨在他面前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我kan到冯俊伟突然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然后秦羽墨蒙住脸伤心的哭起*| lai |*,可这个该死的男人并没有怜香惜玉,他反而hands(* shuang * shou *)抱xiong ,兴味盎然的kan着秦羽墨。
  我忍不住的站起*| lai |*,为了心目中的* na *双焦虑的双眼,也为了曾经在怀抱中短暂的拥抱,我不能坐视不理。丁亮和王敏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都转过头*| lai |*kan着我。
  “你怎么了?到哪去?”丁亮还没说完,我已经chong *斜对面* na *桌走去,我的步伐坚定有力,我相信这次一定不会让她受苦了,我要解救她于shui *huo *之中。
  “羽墨,我们又见面了,你好么?”我站在这个美丽的女人面前,深情款款的说,我没有kan冯俊伟,但已然感觉到两道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视线傲慢而惊奇的向我she *| lai |*。
  “啊,你好,我还好,你过*| lai |*了?”秦羽墨明显的感到惊讶,她可能不相信这个时候会有人过*| lai |*她这边为她解围。她希冀的眼神深深的kan着我,我的心都被她的眼神融化,再也不是本*| lai |*的自己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忍不住shen chu *手去放在她的肩膀上,“别担心,我会帮你的。”我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侧边一阵阴风袭*| lai |*,这个动作我是再熟悉不过了,我微微一侧,就躲过了这一袭击。
  这个男人的实力不可小觑,应该也是同道中人,一个商人有这等身手也不简单了,我心里暗叹。在躲过袭击的同时,我也顺势把秦羽墨拉起*| lai |*揽入怀中,美人再次入怀的感觉让我很满足,我的嘴角禁不住勾起了淡淡的微笑。
  此时丁亮和王敏已赶过*| lai |*了,他们很惊慌的kan着这一切。冯俊伟没有再攻击我,* gao *手过招一招就可以知对方深底,他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沉默的盯着我,丁亮的一句话打破了这个沉默的气氛。
  “这事怎么回事?天穷,要不要我帮忙?”丁亮这个警察真不合格,关键时刻他居然公si 禾厶不分,不问清楚缘由,就问我要不要他帮助。呵呵,不过我心里确实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了一把,这样的兄di 才是真的,危难时刻见真情。
  王敏也没闲着,她摆开架势拦在我面前,仿若老鹰护小鸡一样把我和秦羽墨护在Behind(shen hou)。我失笑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真是纯的可爱。
  “丁亮,没事,只是kan到认识的老朋友,过*| lai |*打个招呼。”我淡定的说道,冯俊伟闻言更是怒气chong *冠,只差没有扑过*| lai |*把秦羽墨抢过去了。
  丁亮见到此情况,大概也明White(颜色bai )了是因为我怀中的美人才起的争执,他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我一眼,然后掏chu *怀中的牌,chong *对面的冯俊伟说,“警察办案,请配合,”
  “警察?你跟他一伙,还谈何办案,给你们余局打电话,此事如何解决。”冯俊伟已然恢复了平静的外表,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傲慢的说道。
  余局?这个人到底是什么*| lai |*头?一上*| lai |*就叫警察局局长的名字,难道他跟余局长交情很好?亦或是他们有什么关系?我和丁亮对视一眼,都没有轻易的开口说话。
  王敏忍不住了,“你算老几,敢叫警察局局长跟你说话,再说了,你现在打人是你没理在先,你划个道吧,要么我们两单挑,要么你挑我们三。”
  听了王敏的话,我和丁亮差点没笑chu *声*| lai |*,这小妮子敢情是对自己的功夫没把握,想打群架啊?还一挑三呢,我怀里的秦羽墨大约是感染了我的笑意,也慢慢恢复了平静的神情。
  “带我走,让我跟你走,不要把我留↓……”她再一次的抓jin 了我的衣襟,祈求的眼神kan着我。
  我低着头kan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忍不住点了点头。kan了冯俊伟一眼,他丝毫不为王敏的话而分心,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这估计是场*ying *仗,对方如此的冷静是我未料到的,他不是应该怒气chong *chong *的跟我gan 一架么,这样我还可以把他打pa(足八)↓,然后理直气壮的把秦羽墨带走。可现↓的情况,我该如何办?
  突然我灵机一动,要刺激这个男人就必须利用他的弱点,他的弱点大概是秦羽墨了,我微微推开了她的身子,然后在她不解的眼神中,深深的吻上了她的香唇。
  我本yu (谷欠)浅尝辄止就可的,谁知道她Red(* hong *)唇里的甜蜜却让我yu (谷欠)罢不能,我几乎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就在我们吻得难舍难分之际。当然是我吻秦羽墨,她只是被动的回应着。
  这个时候一股掌风在Behind(shen hou)袭*| lai |*,我暗自一笑,他终究是忍不住了。我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还是把全副精神集中在跟秦羽墨的亲吻上,她的甜美真是该死的you huo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