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0章 真操心
  可不管怎样,我都不能眼kan着她不理,她叫羽墨么?很好听的名字,kan*| lai |*我是管定她的事情了。“这位先生,羽墨并不愿意跟你走,你没kan到么?”我还是不客气的跟他说。
  “她跟不跟我走是我们之间的事,轮不到你这个外人*| lai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嘴。奉劝你一句,小子,你还不够资格管这档子事。”男人的语气有些狂妄,是我从未见过的。
  我心里很*| lai |*气,虽然知道对方可能*| lai |*头不小,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发展田di ,也不是我能掌控的了。安** fu *** xing *的拍了拍怀里的羽墨,等她稍微缓和↓情绪,此时对面的男人已经怒不可遏的死死盯着我,只差没一口把我吞↓肚子。
  “这个社会是讲人权的,你们是怎样的关系我不管,但羽墨现在非常不愿意见到你。如果你再执意要羽墨跟你走,我不介意报警让警察*| lai |*处理这个事情。”我冷静的kan着面前的男人,一般有点身份di 位的人都害怕跟警局打交道的,特别是上负面新闻的头条。
  男人kan着我的目光几乎是冒huo *了,我的背脊有点chu *冷汗的迹象,这个男人确实有一种让人不敢仰视的威严感。可为了怀中的小女人,我也豁chu *去了,更何况我秦天穷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何惧之有?
  我也回视着男人,大约过了一分多钟,男人朝我丢↓一句,“好好照顾她,她如果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我天涯海角都会找到你。”他大踏步的走了,走的器宇轩昂,这是一个伟岸的男人啊。
  我很奇怪怀里的女人为何这么怕这个男人,他对她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么?等男人走后,怀中的女人自动自发的抬起头,然后稍稍推开我与她之间的距离,我心里有点怅然,仿佛丢失了一件喜爱的玩具一般。
  “谢谢你,谢谢你刚刚帮了我。”羽墨低↓头羞Red(* hong *)了脸,美人Red(* hong *)脸真是分外好kan啊,我又kan呆了眼。
  “哦,不用谢,也没帮上什么忙,你还好吧?”我愣了一↓后,不好意思的kan着她说道。
  “没事,刚刚真是失礼了,对不起。”“你,你是叫羽墨么?”我关心的问,心里也一直很好奇。
  “恩,我叫秦羽墨,”她回答道。
  “哦,羽墨,他是你什么人呢?为什么你kan起*| lai |*这么怕他?”
  她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再追问了,“他是我老公,叫冯俊伟,今天多谢你帮我,我得先走了。”秦羽墨拿起放在桌上的手袋,然后朝我点了点头,疾步迈chu *去。
  我想要挽留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其实我还有更多的问题想问她的,可是她这么急忙的离开,一定是因为刚刚的男人。冯俊伟?他是秦羽墨的老公?一个老婆为何这么的怕老公呢?
  可我都没有机会再遇到她了,因为自* na *以后,虽然我几乎是有意无意的都会到这个绿茵咖啡厅*| lai |*,但从未再kan见她,所以这个疑惑也只能在我心里深深埋藏起*| lai |*。
  距离上一次*| lai |*绿茵已经有一个月之久了,因为前段时间在躲避black(hei )道的追杀所以一直蜗居在家里,当然没有闲情逸致*| lai |*这里消磨时光。今天是带着小敏*| lai |*见证丁亮和相亲对象约会的,所以心情也有点期待待会上*| lai |*的戏码。
  “秦哥哥,你带我*| lai |*这里gan 嘛?”王敏坐↓后,有点不解的问道。的确她是知道我不太爱喝咖啡的,所以对于我的此举感到不可思议。
  “别心急,待会你丁亮哥哥就*| lai |*了,而且很快就要轮到你上场了,先喝咖啡,kan好戏啊,哈哈。”我一脸的兴奋期待的说道。说实话,我是没扮演过这样的角色的,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能不兴奋么。
  “可是,秦哥哥,我待会要是表演砸了,丁亮哥哥会不会把我杀了剁了啊。”王敏有点担心的说,kan*| lai |*她是真的准备入戏了,而且对丁亮这小子还蛮在乎的么,现在就开始关心他会不会生气了。
  有戏,我心里暗笑道,说不定经过这次这两人就真的一拍即合了,也省了我这个现成的某人*| lai |*操心了,哈哈。
  其实我心情如此激动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只要*| lai |*到这间咖啡厅,就有机会再见秦羽墨,这个谜一般神秘的女子,是把我给深深的xi 口及引住了。只是今天她并没有*| lai |*,或许跟往常一般,她都不会*| lai |*了吧,我心里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 lai |*了,*| lai |*了。”王敏突然低声的叫起*| lai |*。*| lai |*了?秦羽墨*| lai |*了?我忙兴奋的抬起头,只见丁亮一个美女珊珊朝我们走*| lai |*,当然不是坐这桌,他跟美女坐在了我们的斜对面。他坐的方向面对着我和王敏,美女则kan不见我们。
  我知道丁亮已经kan到了我,刚分神去了,都没有kan到他们过*| lai |*,幸好王敏这小妮子机灵。我们佯装成一对情侣在窃窃si 禾厶语,其实是在讨论待会↓*| lai |*的作战计划,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才好。
  其实我kan对面的女子倒也长的清秀,很乖巧的样子,不知道丁亮这次会不会对眼前的女人动心呢?这个可不是“fei *猪”型的,我正这么想着,丁亮朝我挤眉弄眼的kan过*| lai |*。
  我心领神会,敢情这小子已经坐不住了,暗示我们随时可以杀过去解救他了。哎,我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可惜了人家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一个小姑娘了。
  我示意王敏可以开始行动了,然后继续坐着开始kan好戏,王敏经过我反复的***,* na *台词肯定是没问题了。只是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镇得住场子,毕竟年纪还小,经验不够*** feng ***富,tender(nen)着呢。
  不过我倒是小觑了这小丫头片子了,只见她走到丁亮* na *桌,突然站住,然后就深情并茂的开始演说了。
  “老公?你怎么在这里?这个女人是谁,我和宝宝还等着你回家吃饭呢”我(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突然把口里的咖啡都吐了chu **| lai |*,这丫头也忒能演了,台词不是这样的啊,我可没说她跟丁亮已经结婚了,还生了孩子?只让她扮作人家的女朋友啊。
  我头顶的black(hei )线直冒冷汗,然后kan丁亮也是一脸莫名的样子,呆呆的kan着不知道如何反应。反倒是对面的美女,kan着突然不知道从哪疙瘩窝里冒chu **| lai |*的王敏,非常冷静大度的打量了一会。
  “小姑娘,你多大年纪,就跟人结婚了?”这问题问的犀利,我在这桌都替她& nie (一种手法)把汗了,这倒忙可不要帮穿了啊。
  “呵呵,这位大姐,虽然我年龄是小了点,但我对老公可是很体贴的,我们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我女儿今年都二岁了。”王敏不慌不忙的回答道,这算哪门子演员啊?没有一句台词是剧本上的。
  对面的美女也吃不住她这句句不离孩子的爱子情深样子了,然后开始转而攻向丁亮,此男估计正神游四方呢,“你说,你跟她怎么回事?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个交代。”美女此时也不称呼王敏小姑娘了,估计不敢小觑了,经过刚才* na *一战。
  “啊,交代什么?”丁亮如梦初醒,被美女的厉声给吓醒的,男人怂到这di 步也真够可以的了,我心里暗暗的摇了摇头,这小子真不长jin *。
  “我是你妈妈一再请过*| lai |*跟你约会,我kan她年纪大了,不会撒谎,谁知道你不仅有老婆,连孩子也生了,你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美女开始失控,声音也打起*| lai |*。
  “哦,你说这个事啊,”丁亮挠耳*脑的,简直想变成孙悟空的心都有了,正不知道如何作答之际,王敏又开口了。
  “唉哟,这位大姐,你就不要为难我老公了,他也是奉父母之命,伯母现在还不知道我和他的事情。我们一直在外租房住的,连孩子的事都不知道,要不还不赶jin 催我们去领证啊。在我们心里,证有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老公是真心相爱的,对么,老公?”王敏一脸幸福的表情kan着丁亮。
  丁亮目瞪口呆的点了点头,跟个牵线木偶一样,哇,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真是kan不chu *王敏还有这功底,简直可以去拿金马奖影后了,自编自导自演,临场发挥,还不带打结的,厉害。
  “哦,是啊,”丁亮只会发单音节了,对面的美女见状,认定丁亮是个怕老婆的主,觉得再坐↓去没什么意思了,索* xing *拿起桌上的一被White(颜色bai )开shui *朝着丁亮的面门就是一泼,然后气chong *chong *的离去。
  “你,你怎么拿shui *泼我老公啊,你别走,你这个坏女人……”王敏居然假戏真做的想追上去为丁亮讨个公道,敢情这小妮子是入戏太深了?还是真的由着心使然?
  “别去了,她走了就好了,”丁亮站起身握住了王敏的手,两眼发光的kan着她。王敏回过头迎上了丁亮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视线,也禁不住jiao (女乔)羞的低↓了头。
  “你gan 嘛这样kan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么?”王敏↓意识的去*自己的脸,“别动,敏敏,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没有你,我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丁亮很深情的kan着王敏说。
  “没有啦,我只是顺手之劳,其实帮你的是秦哥哥,他可一直在* na *边桌子等着呢,”王敏的手朝我坐的方向指过*| lai |*,却发现已经早已人去楼空,她禁不住一愣。
  我到哪里去了呢?在美女拿shui *泼向丁亮的时候,我突然kan到了一个white(* bai se *)的人影在我坐的窗前一闪而过。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White(颜色bai )影就是秦羽墨,只有她才有这么飘逸的身姿这么优美的背影。
  想都不想的,我赶jin 追了chu *去,急忙中我差点使了点轻功,就为了能追上* na *道White(颜色bai )影。可奇怪的是,White(颜色bai )影消匿的很快,在我*| lai |*不及反应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我颓丧的只好往回走,按道理我的轻功虽然没有全部使chu **| lai |*,但speed(*su du*)已经不是一般的快了啊。一般人都是避不开我的追踪的,可这个秦羽墨,到底是什么*| lai |*头,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在我眼皮子底↓消失不见了。
  我愣了一↓,开始往回走,刚到绿茵咖啡厅门口,就撞见了丁亮和王敏正chu **| lai |*,“秦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害我们刚刚一顿好找,还以为你上厕所去了,丁亮哥哥还去厕所找了你都不在,你去哪了啊?”王敏有点着急的问。
  “是啊,你怎么突然就离开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丁亮也疑惑的kan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