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1章 一定tuo *颖而chu *
  张小漫和我一起上医院换药,然后才打车回菜市场,她自己jin *去,我在外面等,她说市场乱七八糟很多细菌,对我脑袋不好,所以不让我jin *。由于她说的时候很认真、很温* rou *,表情还特可爱,我就答应了在外面等。
  回到家以后张小漫忙碌起*| lai |*,熬汤,收拾房间,汤熬好又开始做饭。
  期间张小漫和我说了许多话,告诉我许多事情。明天她di di 就要做手术了,她非常担心,但无论如何终于苦等到这天,希望一切顺利!
  我们没有chu *门,因为↓雨,在雷电交加的这个晚上,我们疯狂的###,疯狂的索取对方。然后在满足而又疲惫的状态中沉沉睡去。第二天醒*| lai |*一起上医院,去支持她di di 。
  张小漫的di di ——张小lang,很秀气的一个男孩,怎么kan都不像智障,但这是个事实。
  张小lang和我说话的时候,语调表情很不协调,张小漫要他叫我哥哥,他嘿嘿的叫着,很快乐。kan见他这几分快乐,想到等↓他就要jin *手术室冒险,我心里很不安。而张小漫,她已经开始默默流眼泪,张小lang被推jin *手术室的一刹* na *,她甚至抱住我哇哇大哭。
  我知道的,张小漫在害怕。
  其实我和她一样害怕,虽然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她di di ,却有种无以形容的亲切感。我觉得,我肯定要与张小lang有一些jin 密交集,所以手术最后应该是成功的。
  整个中午乃至↓午,张小lang都在手术,我和张小漫则在手术室外面祈祷。
  诚心是个好事情,上天虽然经常在睡觉,但有* na *么一些时候它刚好睡醒,会听到我们的祷告,从而帮我们实现愿望。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感激上天,它赋予了张小lang重生的机会。当医生告诉我们手术成功的* na *刻,张小漫chong *到走廊外面跪↓,对着天空拜了许多拜。
  我一天天恢复,张小lang也一天天恢复,在这期间张小漫很辛苦,要照顾我,还要照顾张小lang,kan着她夜晚一洗完澡倒在chuang shang 就能立刻睡着,我好心痛。庆幸的是,睡着的她,时刻带着快乐的、感恩的笑容。
  而我睡不着的时候,我会想过去印象中的张小漫。
  我对她其实并不了解,除了因为经常意* yin *她,比较了解她的身材各方面之外,心理状况一点都不了解。现在,我明White(颜色bai )了,张小漫的内在要比她的外表强许多许多,我为能拥有这样的女人而感到幸福快乐。
  “行了,很帅了,凭这个帅气,一定tuo *颖而chu *。”十天后的一个↓午,帮我打扮好后张小漫说。
  我脑袋完全好了,我要去找工作了!
  我很穷,钱flower (hua )光了,张小漫的钱一样flower (hua )光了,我再不去找工作就要被饿死。而且,知道她在我睡着的时候掏chu *一把小钞票在* na *里折叠,然后皱着眉头按计算机,我真的很心痛,做为一个男人,我应该去承担起一切。
  “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说完,我忽然发现张小漫的情绪有点问题,目光忧伤起*| lai |*,眼眶Red(* hong *)起*| lai |*,我飞快又道,“怎么了?我chu *征,不是chu *殡,你这是什么表情?”
  “讨厌。”张小漫捶了我一拳,然后道,“原本你可以生活得很好,我害你没了工作,没了积蓄,还欠别人三十万,我觉得……”
  “张小漫。”我抱住她,“* na *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一起知道吗?”
  张小漫点了点头道:“等我一分钟。”
  “一分钟有多长?”
  “这要kan你蹲在厕所里面,还是等在厕所外面。”
  很快的,张小漫从自己包包里掏chu *一个Red(* hong *)色的东西,是Red(* hong *)包,交给我道:“这是我们家乡的风俗,男人chu *去奋斗都要给Red(* hong *)包,是个祝福。”
  说了声谢谢,在她额头亲了↓,带着她给的祝福,我兵发人才市场。
  巫溪人才市场,全国知名的集网络和实体招聘为一体的最大人才市场,坐落在巫溪市正中心,2-5楼都是现场招聘,占di 面积大约300多平米,大多数猎奇公司都*| lai |*这里虎视眈眈的守候一些容易被大公司忽视的人才。
  正是周(曰)ri ,等我到达人才市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半,kan着外面长长di 列队,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MD,周(曰)ri 是人最多的时候了!
  buy(中文:gou mai)了票,门票价是十五元,这年头工资没涨,人才市场的门票从若gan 年前的八元已经涨到十五元了,还真是应了物价飞涨这个当今的时尚名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