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09章 两大* gao *手对决
  我点了点头,“嗯就按你说的做吧,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点后怕啊,你的手↓靠得住么,会不会到时候趁机会公报si 禾厶仇啊。”我这么说其实是想缓和彼此的气氛。感觉刚刚讨论的事情太严肃了,以致于两个人都有点沉闷了。
  “讨厌,你这样说话是不相信我啊?”冷颜玉状似生气的说道。
  “好嘛好嘛,我知道了,哪里敢不相信你,我现在的命都掌握在你手里啊,身家* xing *命都靠你了,*| lai |*,亲一↓。”我在冷颜玉的小脸上亲了一↓,感觉还是不满足,便一路往↓捉住了她的香唇,深深的吻起*| lai |*了。
  “唔唔……说就说,不要动手……啊”冷颜玉的抗议被我吞没在嘴里。
  突然我想起一事,“你刚说什么时候对我动手啊?让我有点心理准备,也不要累及被人啊。”
  “啊?你说什么?”冷颜玉有点头脑不清醒的说道。
  算了,懒的再重复了,还是做重要的事情要jin 。
  第二天,我神清气shuang XX大XX的起床,发现冷颜玉已经不见踪影了。跟一个大佬式的女人亲密就是这点不好,每每醒*| lai |*一定不会kan到本尊的。她消失的speed(*su du*)简直可以媲美huo *箭或者流星了。
  其实我倒是蛮期待冷颜玉能与black(hei )影大战一场的,当然我要亲眼目睹满足眼福才行。电影里紫荆城之巅可一直是我的梦想,躲在宫廷的屋檐上kan两大* gao *手决斗,别提多刺激了。
  “喂,怎么才接电话啊?”丁亮的电话打过*| lai |*的时候,我正在如厕,最近肚子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吃什么吃坏肚子了。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似的,有事没事就拿个手机聊天啊。”我没好气的说道,(bie)住了一口气,就是chu *不*| lai |*,真难受啊。
  “你吃huo *药了?这么chong *,这大清早的,是不是昨晚yu (谷欠)求不满啊?要不我给小漫打个电话,把你的**告诉她让她*| lai |*帮你解决一↓?”丁亮笑的真贼,我这边都能想到他此时的可恶表情了。
  “不用了,我可没有你这么龌龊,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情啊?”我敬谢不敏道。
  “你跟巨翼的事情解决了么?我总感觉这个事情一天不解决你时刻都有危险啊。还有你跟龙华* na *个bird(niao )东西的恩怨解决了么?”丁亮确实是关心我,其实我麻烦他的di 方多了,他却丝毫都没有任何的不耐。
  “嗯,差不多有眉目了,* na *边王市长答应帮我忙,还有我也找了些人帮我,相信巨翼不会再对我怎么样了。”我简单的一笔带过。
  “见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唉,我苦命啊,我妈给我↓达了死命令,↓午必须去见一个据说是玲珑乖巧,美丽大方的女子,还说如果这次不给她带个女朋友回*| lai |*,以后就都别见她了。”丁亮苦着脸说,我想像的。
  “既然有这么好,你就去见见啊,没准能相对眼呢。”我好笑的说。
  “你是不知道啊,我妈* na *人是喜欢夸大其词的,每次相亲的女人哪个不是被她形容成貂蝉在世,西施重生的。我每次也都是抱着满腹的希望而去,结果是败兴而归啊。”
  我听了丁亮的话,突然心生一计,“* na *要不这样,我今天就*| lai |*拯救你一把?”
  “啊,你有办法?怎么拯救?”丁亮在* na *边急的快跳脚了,只差没对我跪di 崇拜。
  “嘿嘿,你↓午只管去相亲,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我笑着说,心里的计划已经形成了,而且这一战可以一箭双雕,岂不美事?
  “* na *好吧,我的身家* xing *命就都交给你了,你不要放我鸽子啊。”丁亮临了还不放心的嘱咐我,一定不可以把他丢在* na *里不管。
  挂断了丁亮的电话后,我立马拨通了王敏的手机,她此时还在被窝里睡大觉呢。也是,大周末的谁愿意这么早从被窝里爬起*| lai |*啊,估计就丁亮这小子没事撑的。
  “敏敏,我是你秦哥哥,你现在方便chu **| lai |*一趟么?我们在你家附近* na *咖啡馆家见面如何?”我笑着跟王敏说。
  “哦,有什么事么?算了,电话说不清,我马上就*| lai |*啊。”王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向也是行动派,我才到* na *坐↓不久,她已经挎着小包包↓*| lai |*了。
  “秦哥哥,你*| lai |*了?”王敏轻快的朝我走*| lai |*,她kan到我很是* gao *兴。我也站起*| lai |*朝她招手。
  “敏敏,哥哥有个请求,你能不能先答应我?”我故意苦着脸说,唉为了这个丁亮,今天是豁chu *去老脸了。
  “嗯,你说吧,我一定听你的。”“呵呵,真乖,是这样的,哥哥有一个朋友,就是丁亮,你也认识的,上次在凉亭里你们见过的啊,他还带着一帮子人过去救你了。”我试图先挽回一点丁亮在王敏心目中的di 位。
  果然,王敏眨巴着迷茫的大眼睛,然后突然叫道:“哦,丁哥哥,我知道的,他*| lai |*过我家里,跟你一起*| lai |*的。”
  “是了,就是他,他最近被Ta Ma妈天天*着去相亲,烦不胜烦。今天他拜托哥哥帮他,因为↓午他有个相亲的约会,可我一个大男人,能帮什么忙啊,所以……”我眼巴巴的kan着王敏。
  “哦,你是希望能帮忙?可是我也是个小女子,我能改变Ta MaMD想法啊?”王敏还是不解我究竟何意。
  这小女人就是笨点,不像冷颜玉和杨小漫她们这些成熟的* na *人一点就透,我只好又耐心的解释了一↓。
  “是这样,我们到时候去到他相亲的di 方,然后你如果kan到他对面坐着一个女孩子,你就直接chong *过去,说你是丁亮的女朋友,然后还跟丁亮装的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样子,让对方知难而退,这不就结了?”我一口气说完,然后偷kan者王敏的反映,希望这丫头不会发现什么就好。
  王敏的小嘴都窝成了一个0型:“亲哥哥,你是让我去捣乱啊,这我可做不*| lai |*,* na *对方不把我撕了吃了才怪,我不去。”
  “敏敏,你这点小忙都不肯帮哥哥啊,我都答应人家丁亮了,我拿什么去交差啊。再说他也不喜欢* na *些女人,都是被Ta Ma给*的没办法了才去的。你就帮帮忙嘛。”我又苦苦的哀求道,苦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计可不只有卓一凡会使,我也很暗通此道的。
  果然王敏想了一会,然后kan着我痛苦的表情,郑重的点了点头。
  “秦哥哥,你不要告诉我爸爸,他要知道了我去冒充人家女朋友不打断我* tui *才怪,你千万记得啊。”王敏的小脸上满是jin 张的样子。
  我见了有些不忍心,自己这样算不算是拐卖小孩子的坏叔叔呢?
  丁亮约的这家咖啡厅还真不错,格调* gao *昂,情致优雅,kan*| lai |*跟他约会的女子必然也是个比较有内涵的女人。丁亮早前告诉我这个di 点是对方选的,说她常去* na *里坐,所以觉得会比较的没* na *么生疏。
  这家叫绿荫的咖啡厅,其实我也*| lai |*过几次,本身我是个不喜欢咖啡的人,但有时候为了谈生意或约朋友相见所以也*| lai |*过这里。这个咖啡厅最chu *名的di 方不是它的咖啡多么好喝,而是这里的格调很* gao *雅,一般*| lai |*的都是儒雅之士。
  所以很多同道中人都回*| lai |*这里小坐一↓,喝杯咖啡,打发一天工作的疲累之感。我之所以对这里记忆犹深,打动我的除了它的格调还有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漂亮的带点忧郁的女人。
  这个女人有一头长长的黝black(hei )发亮的black(hei )发,随意的批洒在她的肩上,她似乎整(曰)ri 的都穿着一条长裙,曳摆拖di 。我见过她至少有三次,每次都是一条white(* bai se *)的长裙,她从没有笑过,只是固定的坐在窗前的咖啡厅,kan着窗外的人和物发呆。
  我会注意她也不奇怪,相信这咖啡店里的其他男人对这个女人也津津乐道了,毕竟这样美丽动人的女人在这个小店太显眼了。
  而且我和她还有一段小*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曲,也是这段*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曲让我对这个美丽的女人有了深层的认识。
  * na *是一个午后,我约了人在绿茵咖啡厅见面,可等了十几分钟对方才告诉我说今天有事改以后了。我心里(bie)屈的很,这个客户是龙华的一个比较大的合作项目的策划人,一*| lai |*也得罪不得,二*| lai |*我* na *时跟小漫的关系也处于不稳定阶段,所以心情非常不好。
  想想*| lai |*都*| lai |*了,就在这里坐一会,本是在此打发↓时间舒缓↓jin 绷的情绪的,没想到却见到了让我惊讶的一幕。在我坐↓不到一会,* na *个女人就到了,仍旧点了一杯咖啡坐在* na *个靠窗的位子,什么话都没有再说,身边也没有任何朋友,就一个人静静的坐着。
  我打量了她半响,觉得这个女人越*| lai |*越像个迷。她优美的身姿*bao & lu*在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透明的阳光中,若有所思的神情仿佛透着一种与世隔绝的洒tuo *,我不禁kan的有些着迷。
  这个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了她的身边,她仿佛没有感觉到男人的到*| lai |*,只一味静静的想着心事。
  我离她的位置有点距离,所以他们具体交谈什么并没有听得很清楚,只见男人握住了她的一只手,然后放到嘴角边亲吻。我的心突然有了一点震动,多么希望她能迅速的挥开,可她还是一动不动,任由男人把握玩耍她的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
  我不想再kan↓去了,于是掉过头让侍者过*| lai |*buy(中文:gou mai)单,准备离开,或许注定跟这个女子无缘吧,也罢了。可就在我站起身准备离开时,她突然朝我跑过*| lai |*,然后jin jin 的揪着我的西装,急急的说,“救我,求你,救我!”
  被她的举动惊呆了的我,好半天都没反应过*| lai |*,男人已经*| lai |*到我身边了,女人的手更jin 的保住了我,仿佛在揪着一根救命稻草般。“羽墨,跟我回家,乖,”男人面带着微笑想过*| lai |*拉她过去,可她挣扎的更厉害了。
  我一手抓住了男人shen 过*| lai |*的手,然后冷冷di 说,“你没有kan到她不愿意跟你走么?请你尊重点。”
  “你?你是谁,怎么掺和jin *我们夫妻的事情*| lai |*了?”男人觉得很奇怪,对我这个突然冒chu **| lai |*的第三者恨得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
  夫妻?难道她们已经结婚了吗?这个抱住我直打哆嗦的女人难道已经是有夫之妇?天,我究竟给自己惹了一个什么样的麻烦啊,我低↓头无语的kan着怀里仍在瑟瑟发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