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07章 往死里整
  第107章 往死里整
  “哦?颜玉?我倒是有听过,这个组织目前拥有比较大的势力啊。只是它好像一般都不参与帮派之争,比较偏向正义这方的。你的意思是巨翼有可能会去找颜玉帮忙?”
  我又点了点头,终于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了,“巨翼的老爷子对卓一凡很是疼爱,估计这次为了他的事肯定会大动gan 戈了。而且卓一凡因为杨微的事情对我恨之入骨了,不然也不会装晕过去*| lai |*引起* na *么大的影响,从而让老爷子* na *边也jin 张了。”
  “这倒是个难题啊,依你所说,卓一凡是想趁这次机会把你往死里整了,对方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这个事情我需要回去好好想想,从长计议才好。”王伯伯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都凉了半截。
  “* na *,我这边怎么办呢?”我担心的问道,我更担心的是会不会连累到身边的杨小漫她们。
  “你先回家等我消息,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这个事情你不要对别人再说了,毕竟可大可小,还有你跟警局的小丁关系不是很好么,我呆会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派多几个人保护你的安全。”
  “现在你时刻需要注意别人伏击你啊,说不定现在就开始行动了,我争取时间帮你解决,万一不行,就还是报警吧。明的我们不怕,就怕对方*| lai |*暗的。”王伯伯很担忧的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我也正担心这点,希望能用明的方式解决就好了,就不用通过冷颜玉了,她现在是颜玉的尊使,有个风chui 口欠草动肯定第一个知道的。如果她知晓我这边chu *了这个事情,肯定也会很矛盾。
  “对了,奇骏好点了么?他上次摔了* tui *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还是我打电话给小漫才知道的,我说要去kankan吧,小漫死活不让,问她原因,只说不想麻烦我。”王伯伯说到这里都有点生气了。
  我赶忙安** fu **他的情绪,“呵呵,小漫也是怕您担心啊,本*| lai |*工作就忙,还要操心奇骏的事。现在奇骏都能在di 上活蹦乱跳的了,所以您就别担心了。等这阵事情了了,我就带她们一起去kan您和伯母。”
  “嗯,这还差不多,这么多天不见奇骏,他伯母和我可是想念的jin 啊,这小子调皮,跟你小时候很像,哈哈。”王伯伯说道* gao *兴处还大笑起*| lai |*。
  我小时候?王伯伯什么时候见过我小时候呢?我自己都没印象了,而且叔伯说我小的时候是生活在云南的山村里,外人一般很少jin **| lai |*的。王伯伯不会是说误了嘴了吧。
  kan到我带着疑问的神情,王伯伯突然停住了笑声,然后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赶忙说,“我办公室还有文件要签,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也早点回家啊。”
  王伯伯的神情有点慌张,他好像在掩饰什么,急匆匆的赶忙走了。我满脑子雾shui *的想不chu *个所以然,便也回家去。
  才到家门口,就kan到门前立着一个人影,焦急的走*| lai |*走去,好像是在等我回*| lai |*。我走过一kan,发现是叶梅,她怎么*| lai |*了?
  自从上次给了她一笔钱让她远走* gao *飞后,我就没有再遇见她,这次她*| lai |*找我,难道是钱flower (hua )完了还不够?不能怪我心里多想,实在是现如今的人都比较的贪得无厌,能多捞点谁不想呢。
  叶梅kan到了我,突然急忙朝我chong *过*| lai |*,在我面前站定后,两眼盈满了泪shui *楚楚可怜的kan着我。
  我吓了一大跳,要使苦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计?还是真的遇到什么困难了?“你怎么了?”我奇怪的问道。
  “你可回*| lai |*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kan到你没事就好,我放心了。”叶梅哭着说。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现别哭啊。”我走过去帮她抹去脸上的泪shui *,这点怜flower (hua )惜玉之心我还是有的。
  “前两天二股东*| lai |*找我,我没理他,我都搬家了,没想到他还是找到了我,呜呜呜呜。”叶梅哭的很伤心,我只好把她抱到了怀里,给她一点安慰。
  “他把你怎么了?这个老色鬼。”我厉声骂道。
  叶梅在我怀里摇了摇头,“他没对我做什么,反而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好好读书,还说今后都不会再委屈我了,要把我当女儿一样kan待。我不相信他的话,但他帮我办理了所有入学等手续,还buy(中文:gou mai)了房子给我,帮我把行李也搬了jin *去。”
  “然后呢?”我见叶梅停住不说了,有点着急。
  “我搬jin *去住了几天,他果然没对我有什么举动,还专门给我请了保姆,(曰)ri 子倒也过的太平。”叶梅淡淡的说道。
  “* na *就好了,你能过上安定的生活,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我也为她* gao *兴,虽然二股东人不怎么样,但从他对杨倩的爱护也kan的chu *还算是个好父亲。
  “可是,就在刚刚,我听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消息,是关于你的。”叶梅突然抬起头*| lai |*kan着我。
  “我?我能有什么事情?自从上次跟他见过一面后,再也无*| lai |*往了。”我淡然的说。
  “不是,二股东找了杀手说要杀你,我也是隔着书房听到的。好像说前几次刺杀你都不成功,这次更是派了最顶级的杀手chu *马,说一定让你身首异处,我听了后,很怕,所以就赶jin *| lai |*找你。”
  “是真的么?你真的听到了二股东是这么说的?他跟谁说的?”我焦急的问道,没有想到这么久的谜团终于揭开了,害我担惊受怕这么久。
  “嗯,他跟谁说的我不知道,只听到他在打电话,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叶梅说道。
  * na *就是了,二股东一定是气我屡次破坏他的好事,所以也yu (谷欠)置我于死di 。而且因为杨倩和杨微的事情,他肯定也是对我恨之入骨了,只是我平(曰)ri 太轻视了他,所以一直没有想到他会加害于我。
  只是我奇怪二股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势力,可以请动black(hei )派* na *么多* gao *手*| lai |*对付我,甚至连冷颜玉也一直查不chu *元凶*| lai |*。
  “* na *你chu **| lai |*,他知道么?你回去后会不会有危险呢?”我很担心叶梅的安全,所以问道。
  “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着对付你,不会怀疑我。”
  “哦,* na *就好,他对你真的没有别的企图么?其实我是不建议你回到他身边的,所谓江山易改本* xing *难移,谁知道他肚子里有什么坏shui *呢。”
  “先就这样吧,我现在在他身边还能帮你探听点事情,反正他也没打算伤害我,没关系的。”叶梅说的很轻松。
  “额,* na *你自己小心点吧,快回去,免得他起疑心。”我催促叶梅快走。
  她点了点头,然后依依不舍的kan了我一眼,离去了。
  我回到屋里思前想后的不踏实,心里郁闷的很,也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对付二股东,让他不再纠缠我。
  明里肯定不行,他又没有明目张胆的对我jin *行报复,* na *些前*| lai |*刺杀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逃了,根本找不到活口*| lai |*问话。
  如果暗里我也只能找冷颜玉帮忙了,叶梅说的话又回响在我脑海里,二股东会找个顶级杀手*| lai |*对付我,这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如今该怎么办?其实在我踏jin *屋子的* na *一刹* na *,我就感觉气场有些不对,仿佛有一双锐利的眼眸在注视我。幸好之前有了叶梅的话让我起了警惕之心,所以这次我一早就有了防备的心理。
  但还是晚了,对方的speed(*su du*)几乎是鬼mei (鬼末)一般,我只*| lai |*得及避开第一招,他的第二个攻势就一↓把我击倒在di ,我甚至都没*| lai |*得及kan清楚对方是怎么chu *招的。
  当然在我到底的刹* na *我偷偷的拔开了一直握在手里的焰huo *令,我其实是想利用它*| lai |*找冷颜玉的,所以掏chu **| lai |*一直握在手里,没想到现在反而救了自己一命。
  焰huo *令一发chu *去,我相信不久就会有人*| lai |*救我,为今之计只有尽量拖延时间让对方不要* na *么快的就把我杀死。
  这其实也是一件比较难办的事情,毕竟我擅长的是跟美女**,而不是跟杀手调笑。其实跟杀手调笑比跟美女**更难,跟美女* na *是发自内心的,随心所yu (谷欠)所以一切都是shui *到渠成的事情。
  但跟杀手我是没经验的,而且以前是从*| lai |*都不屑一顾的。kan着眼前沉默不语的black(hei )翼杀手,他冷冷的眼神盯着我,仿佛在打量到底从哪里↓手会比较好点。
  人为刀俎我为鱼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现在我就是躺在案板上奄奄一息的可怜人,我努力朝着对方笑了笑,虽然这笑容怎么kan都很假。
  “喂,哥们,可以在我死前让我问一个问题么?”我重又扯开了嘴角。
  “你快说”三个字,不多不少,真是冷的够可以的了,不愧他杀手的身份。
  “你们一共多少人过*| lai |*杀我?”我最关心这个问题了,如果就他一人,冷颜玉应该是足可以应付的吧,如果后面还有,* na *我就不敢想了。
  “我一个已经足以对付你了。”对方显然对我很不屑,觉得*| lai |*杀我是侮辱了他的能力,所以一直没好脸色给我kan,连说话都带着一股不屑的神情。
  我苦笑了一↓,这个问题问完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可kan眼前的人好像还没有马上杀我的chong *动。
  我于是又壮起了胆子问道,“是谁派你*| lai |*杀我的?”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杀手言简意赅,意思是我的身份还不够资格知道?还是觉得我就算死了知道了也会有变故?他越是这样对我,我就越想探个究竟,不过现在人在屋檐↓,我也不得不低头啊。
  我无趣的*了*鼻子,试着动了动,发现* tui *脚都是麻的,这使的什么阴招啊,居然能把我↓半身都弄得不能动弹。对于点*的手法其实我也是懂一些的,只是他这样的方式,我却从*| lai |*没见过,果然是人外有人啊。
  “不要妄想逃跑,在我black(hei )影手里还没人逃tuo *过。”我怎么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言不由衷的意味?难道是我眼flower (hua )了?明明kan着他的眼神晃动了一↓。
  “哦是么?这个世上没有打的过你的人?”我优哉游哉的问道,这个时候相信冷颜玉已经快*| lai |*了,我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也有心情开玩笑了。要不说我的耳朵特别的灵敏呢,我仿佛也闻到了冷颜玉身上散发chu **| lai |*的独特的幽香。
  “当然,”black(hei )影很有自信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