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06章 互相利用的关系
  第106章 互相利用的关系
  我和他还没有* na *么的深仇旧恨吧?我这厢其实已经很烦了,black(hei )道的事情一天不解决,我心里一天就踏实,也不在乎多几拨人*| lai |*对付我了。
  “对了,你昨晚跟我说的事情我帮你查到了,夏敬天的家人是由龙华集团的董事长给接替** fu **养了。这个可是天大的内幕,如果曝光了于董事长应该会占尽先机,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要瞒着,我也是透过几层关系才查到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我* na *晚的猜测果然没有错,二股东收养了夏敬天的遗孤,所以他才没有把二股东给供chu **| lai |*。他们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如果是这样,* na *么二股东跟夏敬天之间一定有非常多的不可告人的事情。
  我把这层疑惑跟丁亮说了,他用他* na *严密的侦探头脑仔细的分析了一遍,得chu *的结论是:我的猜测应该是对的,现在只苦于没有证据*| lai |*起诉二股东。
  “这个卓一凡的事情你要小心应付了,听说这个巨翼在没洗White(颜色bai )之前可是跟black(hei )道有很深的渊源的。”丁亮突然声音变得很小,“你知道颜玉令么?据说这个颜玉令跟巨翼是连在一起的,当初是有了巨翼才有了颜玉。”
  “什么意思?巨翼不是上市集团大公司么,颜玉是一个暗夜组织,这两者怎么联系到一起去了?”我不解的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巨翼的前身其实就是颜玉的一个分支的,后*| lai |*很多年轻颜玉遭受了重创差点一蹶不振。巨翼在* na *个时候shen chu *援手以其强大的财力支撑了↓*| lai |*才有了今天的颜玉,你明White(颜色bai )了么?”
  我这回真是踢到铁板了,本*| lai |*已经很多人视我为眼中钉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中刺,现在连颜玉也要追杀我了么?如果像丁亮说的,巨翼有恩于颜玉,* na *么老爷子chu *面如果让颜玉对付我。冷颜玉会怎么做呢?她会听命于组织还是顾念我们之间的情分?
  “有别的办法挽回么?”我想了想觉的还是不要让* na *个可怜的女人再增加麻烦了,我有些心疼她,像这种事情,她一定会很头痛的。
  “有一个办法,只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丁亮故意卖关子。
  我急了,忙问是什么办法,只要不是杀人放huo *,鞠躬↓跪的事,其他我都可以带过去。
  “你跟王市长现在关系不是很熟了么,可以求他帮忙,如果他肯chu *面跟巨翼* na *边的人说说,他们应该会卖王市长的面子。”丁亮说道。我听了,觉得这个方法也不是不可行,其实找王市长和冷颜玉这两个人,都是我不愿意去的。
  一个对我好,一个对我有恩,王伯伯才爬上正位没多久,很多棘手的事情都要他去处理,可以说的上是(曰)ri 理万机了,也不一定肯帮我这个忙,毕竟对方可是巨翼啊。
  冷颜玉虽然外表冷冷的,可是内心却很脆弱,她心里的苦只是不愿意与人诉说罢了,我又怎么忍心让她再背负着族人对她的骂名?
  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去找王伯伯,求他帮我这个忙。正在这个时候余婷突然*| lai |*了,她一见到我,就急忙扑到了我怀里哭起*| lai |*。
  “我爸也不让我去找你,你这些天怎么了?刚听同事说你被抓*| lai |*了,我就担心的不行,你没事吧?”余婷像放机关*一样朝我不停的扫she 过*| lai |*。
  我翻了翻White(颜色bai )眼,要是有事还能让她抱着哭么?女人就是这么的理* xing *,这里可是警局啊,虽说我们现在是在候审室,也不知道有没有装视频。我偷瞄了一眼丁亮,这小子正(bie)住笑装作在四周左喵喵右喵喵,估计等着kan我chu *丑了吧。
  “婷婷,别这样,现在是在警察局,你是个警察啊。”我稍微推开了她,然后正视道。
  “我才不管,谁让你都不联系我,让我担心了这么久。”余婷小女人jiao (女乔)态的扭了扭腰,然后不依道。
  我苦笑了一↓,丁亮这厢早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好,好,是我不好,我现在要chu *去办事,办完事我陪你chu *去散步好吧?”我只好想办法哄哄她了。
  余婷听了这才放开了我,她掉过头去问丁亮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不分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就把人抓jin **| lai |*呢,他怎么可能杀人呢。”
  丁亮听了这话,朝我抛了两个招子,意思是让我自己解决这个麻烦人物。我只好又说道,“警察也是例行规矩,这个你应该知道的,今天怎么了?”
  “人家这不是担心你嘛,哪顾得上这么多了,唉,你可要快点回*| lai |*啊。”余婷jiao (女乔)滴滴的说道。
  “* na *对方既然苏醒了,就不用再扣押他了吧?”余婷又转向丁亮问道。
  “是的,姑nai (*&女乃*&)nai (*&女乃*&),你要是不*| lai |*,你的亲爱的说不定现在活蹦乱跳的早到了外面逍遥快活了,不信你我问他自己。”丁亮指向我。
  我赶忙点了点头,然后保证一办完事就回*| lai |*kan她。她才真的放过我,让我离去。本*| lai |*我现在是被关押待审的身份,根本不适合保释。但有了丁亮的帮忙,我还是不费chui 口欠灰之力的chu *了警局。
  除了警局后我拦了辆的士车直奔市政府,因为这个时候王伯伯不可能在家里等着召见我。他也是个大忙人呢,我去办公室找他虽然有点惹眼,但现在jin 急关头也顾不上这么许多了。
  到了市政府大门前,我决定还是先给王伯伯打个电话,万一他在开会,我也好在外面等着他。
  “喂,天穷啊?有什么事情么?我正在开会呢。”王伯伯亲切的声音从电话* na *头传*| lai |*。
  “啊,我不知道您在开会,* na *打扰您了,您先忙吧,晚点我们再说。”我还真是有点背,果然王伯伯是有事在忙着。
  “这样吧,如果你不是很急的事情,一个小时后,我给你电话,我们再约个时间见面好么?”
  “好的,* na *王伯伯你忙吧,我的事晚点再说。”我说了声再见,然后挂断了电话。到哪里去好呢?这个卓一凡的事情不解决,我是一刻都不能心安的。
  正当我徘徊不安的时候,“秦天穷?”一个从身边经过的男人突然停↓了脚步,然后叫住了我。
  我正低着头想心思呢,被他这么一叫便抬起头*| lai |*。哦,原*| lai |*是陈熙,他*| lai |*市政府gan 什么?
  “真是你,还真巧啊,你*| lai |*这里办事?”陈熙饶有兴趣的问我。kan到他就想起陈素莹可怜的模样,还有* na *个苦命的孩子,连带的我对陈熙也没有什么好感了。
  虽然孩子的事情错不在他身上,可是既然娶了这个女人,而且又深爱着她,为何就不能包容这点呢。爱一个人不是要body(* quan | shen *)心的付chu *么?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嘴里也禁不住tuo *口而chu *,“你跟陈素莹怎么样了呢?”
  “离婚了,还能怎么样,”陈熙无所谓的说道。
  “离婚了?这么快?* na *陈素莹呢?”我太惊讶了,这感情的事情也太微妙了,前一刻可以海誓山盟爱个没完,↓一秒就可以谈分手闹离婚。
  “离婚后,我给了她一笔钱,也不知道她去哪了,随便吧,反正孩子她也带走了,我身边再没有什么是她的了。从此以后我要过自己的人生,会把她忘掉的。”陈熙kan着远方悠悠的说道。
  这都什么事情啊,才离婚就说要开始新的生活,是* na *么容易的么?我不能苟同陈熙的观点。我虽然风流,可要真做到彻底的忘掉一个女人,却觉得也不容易。
  “你真的忘得了她么?”我突然问道。“能怎么办?她到离开前都不肯说chu *孩子是谁的,她心里还有孩子的父亲,你让我如何自处?离婚了,不忘也忘了。”陈熙若有所思的说。
  “* na *也行吧,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目标,离开了谁di 球照样转,恭喜你回到单身汉的行列,呵呵。”我转而开始安慰他,这也是个可怜的男人啊。
  “你呢,最近怎么样,好久没kan到你了。”陈熙问我。
  “老样子啊,失业呢,没准再找个工作或者gan 脆自己单gan 了。”我随意的回答了他,其实这个创业的话题我现在还不想讨论,目前一大堆破事等着我去解决呢。
  “你想自己开公司么?这样也好,不用一辈子给人打工kan人脸色行事,男人就应该这样。说实话,我ting *敬佩你的,现在龙华集团大不如从前了,你能果断的从总监的位置抽身而退真是不简单。”
  我苦笑一↓,kan的chu *陈熙是真心赞赏我的,只是我的离开绝对是si 禾厶人因素居多,这里也就不多跟他说了。
  “* na *好吧,谢谢你的关心,也祝福你今后一帆风顺了。”“嗯,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di 方记得*| lai |*找我,我愿意尽绵薄之力的。”陈熙走后,我仔细回味他话里的意思,他是真心的想帮我么?
  我这人向*| lai |*女人缘很足,可没有想到男人缘也这么的多啊,我心里暗自乐道。正在这个时候王伯伯*| lai |*电话了,“天穷啊,我现在chu **| lai |*,你在哪里?”
  “哦,我在市政府门口,您chu **| lai |*就能kan到我。”我挂断了电话后,不到一分钟,王伯伯就*| lai |*了。
  “什么事情啊,你还等在这里,早知道我就先chu **| lai |*见你了。”王伯伯笑着对我说,他每次kan到我都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心里打着小鼔,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这件事。王伯伯kanchu *了我的难处,于是便说,“我们边走边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的在肚子里整理好了事情的腹稿,把在咖啡厅与卓一凡的争斗都详细的叙说了一遍给他听,当然也没漏了是因为杨小漫才跟卓一凡有争执的。
  王伯伯仔细听完后,说道,“是对方先动手的?有人证么?”
  我点了点头,“周围有很多围观的人,而且有几个还被警局带去做了笔录。”
  “哦* na *就好,像这类事件如果是对方先动手,你这边的责任可以轻许多,而且对方现在已经苏醒过*| lai |*,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去跟* na *边的负责人说↓。”王伯伯笑着安慰我。
  汗滴滴,哪有这么容易啊,我没有把巨翼跟颜玉的关系说清楚,可这都是背后的故事,也不知道我此刻说了王伯伯会不会还帮我说话呢。
  “王伯伯,其实巨翼跟颜玉帮派* na *边有些关系,连警局都有点忌惮这个组织,我小心翼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