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05章 暴殄天物
  “你这小子真是暴殄天物啊,早知道就给我了,能有机会一睹叶子jiao (女乔)的真容,是多少男人求都求不*| lai |*的。就算是假的,我也要试一试,你居然就这么lang费了,真是可耻。”丁亮此时估计连吃了我的心都有,都说有了女人就忘了兄di ,这小子。
  “哎,刚刚是谁一往深情的说对某个女人念念不忘的,然后又拜托我给他介绍老婆*| lai |*着?”我故意笑丁亮,很少kan到他有这么失控的时候。
  “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对了,记得要给我介绍老婆啊,还有* na *个蔷薇娘子再找你,一定要告诉我,而且要我们两个一起去见她。否则,我们就不是兄di 了。”丁亮说话ting *狠的,整个一见色忘义。
  “去吧,去吧,我知道了,”我准备挂电话,突然想起一事,“对了,前两天让你查夏敬天的家人一事,查的如何了?”
  “哦,你不说我还忘了这茬了,我明天就去查,现在晚了放过我一马吧,啊,好兄di 。”丁亮这德行让我想扁死他。
  “都几天了,你才想起*| lai |*,这几天都gan 嘛去了?”我有点生气的问道。
  “这不是被我妈一直*着相亲嘛,这几天都不知道相亲多少次了。我整个人都麻木了,所以你让我怎么办吗。归根到底,你还是快点帮我找到老婆,这是首要的。”丁亮说完这些话就立马收线了。
  这小子,我摇着头笑了笑,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呢。认识他,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或是不幸啊。
  第二天,我两眼Red(* hong *)肿,都是* na *个叶子jiao (女乔)害的,让我一夜梦里都是她的身影。
  于是我决定chu *去散散心,就当是给自己舒缓↓jin 绷了这么多天的压力吧。而且我往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di 方走应该是没什么事情发生吧。
  经过the first time(di yi ci )跟杨微约会的咖啡厅,我kan到了一幕让自己不敢置信的画面。杨微与卓一凡?只见二人正面对面坐在咖啡厅里,好像聊着很开心的事情,相视而笑的一幕让我kan的很不舒服。
  我再也忍不住了,便走到了咖啡厅里,一步步*近的时候。我kan到卓一凡说,“微微,跟你聊天真是开心,没想到我们这么谈得*| lai |*。”这个色小子,居然还shen chu *手去握住杨微的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
  我的眼睛都发huo *了,只差没chong *过去吃了他。幸好,杨微也吓了一跳似的连忙抽回手*| lai |*,然后站了起*| lai |*,“总经理,请您自重,我们只是同事关系,没有你想象的* na *样子。”
  “微微,你体会不到我内心的感情么?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你不知道么?”卓一凡见握手行动宣告失败,索* xing *使起了苦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计。
  这小子,居然知道对女人*| lai |*这招,kan*| lai |*是个老手了,我以前也是小瞧了他。kan*| lai |*以后都得防备着他了,我决定回去以后就让杨微辞职,在哪里不是做事,没必要受他的###。
  其实我的反映过了头,人家毕竟是一个大企业的老总,而且又是年轻有为,风流帅气,比之我*| lai |*有过之而无不及。凭人家的相貌和家世,何愁找不到一个好女人啊。
  他为什么一定要缠我家的微微呢,我气恼的想。“总经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就算再喜欢我也要尊重我的选择,我并不喜欢你。”我亲爱的微微冷冷的说道。
  “你不喜欢我?我在你身上flower (hua )费了这么多的心思,你居然说不喜欢我?”卓一方仿佛很受打击的说道。
  “是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这个人你也认识。”杨微大概是想起了我,脸上浮现了淡淡的微笑。
  我果然没猜错,卓一凡也没猜错,“你说的是秦天穷?他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他这样。他只不过一名不文的穷小子,现在连工作都失去了。可我不同啊,我有家世,有能力,我能给你想要的生活,接受我吧,微微。”卓一凡又开始苦苦的哀求了。
  “我们真的不可能的,感情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虽然他现在没工作可不代表他就不能给我幸福。往往幸福不是用钱能buy(中文:gou mai)到的,你明White(颜色bai )么?”杨微也算是苦口婆心了,只可惜卓一凡却仍旧不肯放弃,他突然站起*| lai |*,chong *到杨微的面前,就要强拉入怀。
  我kan到再也等不↓去了,便急chong *过去,然后迎头就是一记左勾拳,把卓一凡打pa(足八)在咖啡厅的桌子上。
  “微微,你没事吧?这小子有没有把你怎么样?”我赶jin 把杨微拉起*| lai |*,低头kan着她的脸问道。
  杨微摇了摇头,表示没事。这厢卓一凡站起*| lai |*** fu **着嘴角kan到是我,气也不打一chu **| lai |*。虽说是他想强迫我女朋友在先,我打他是应该的。但他可能不这么认为,只见他站起*| lai |*后kan到是我就怒气chong *chong *的迎面朝我击*| lai |*一拳。
  这个小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呢,他的攻击在我kan*| lai |*简直不堪一击。我轻松的避过去,并没有回击他,我只不过想他能明White(颜色bai )与我实力的悬殊。
  可卓一凡并没有领情,他见一击不成后,居然抬* tui *朝我踢*| lai |*。我可不是吃素的主,立马侧身一让,我是抱着杨微转动的,所以微微的半个身子几乎都被我搂住了。我们的姿势堪比嫦娥奔月* na *么的美妙。
  这厢卓一凡却收势不住,然后再加上我从后背踢了一脚后,他整个四脚朝di 摔了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ken *食。
  卓一凡这一跤跌↓去后,半天都没有爬起*| lai |*,我以为这老小子装死呢,所以只顾问杨微好不好,也没顾得上去kan他。
  “秦,你kan卓一凡怎么了?他怎么一动都不动啊?”杨微指了指di 上的人然后对我说。
  我kan了一↓,果然是没动静了,汗滴滴,不会就这么一脚就把他踢死了吧?我可不想背负杀人的罪名啊。我示意杨微不要声张,其实我们刚才这一吵闹,咖啡厅的其他人早已注目很久了。
  这↓kan到有人躺在di 上昏迷不醒,早已打110报警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我走过去轻轻的把卓一凡翻过身*| lai |*,这小子的鼻子撞在di 上都Red(* hong *)肿了,哪里还kan的见当初帅气潇洒的模样。
  活该,我狠狠的想,谁让你欺负我的微微。卓一凡两眼jin 闭着,我反过*| lai |*后他朝天就这么躺着,还是不动。我心一惊,赶忙去探他的鼻息,幸好,还有气,难道是运过去了?
  我在他的xiong 膛上使劲压了几↓,又掐了几把他的人中,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这已经是急救技术中比较常见的方法了,可还是不见凑效。
  杨微靠过*| lai |*,担心的说,“秦,他不会死了吧?这↓怎么办啊?”
  “不会的,他还有气息,只是晕过去了,这一脚还不至于让他毙命。”我安慰杨微道。
  她听了,点了点头,神色缓和了些。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警车响了,警察随后也jin *入了咖啡厅。我明White(颜色bai )是周围的hot(英文:hot,中文:re )心人报了警,也好,我还准备打急救电话呢,这↓不用我打了。
  只见两个警察领着几个穿White(颜色bai )衣服的医生过*| lai |*,还真是装备齐全。医生一过*| lai |*就用探视器听了一↓卓一凡的心跳,然后一个一声朝另一个说,必须马上送回医院急救。
  我听了心里一跳,要急救?这老小子也忒不经踢了吧,这可如何是好呢,我也开始有点急了。杨微更是jin 张的揪着我的衣服不放,其实我都是自卫,即使这老小子死了,我最多也是过失罪,不至于判刑吧。
  我这厢想的有点多,然后一个警察过*| lai |*给我们做笔录,我有预感很快就可以见到丁亮了。果然简单的做完笔录后,对方就让我跟他们回警局一趟。我朝警察点了点头,然后请他们允许我跟杨微说几句话,警察同意了。
  我走到杨微身旁说,“今天的事情不要跟杨倩和小漫提起,省的她们担心。你自己也回公司办理一个简单的离职手续,越快越好。这个事情你也掺和在里面,如果公司知晓了,只怕对你不利。”
  杨微眼睛都有点(水显 shi 水闰 run )了,点了点头,然后巴巴的kan着我,“* na *你怎么办?你因为我jin *了警察局,他们不会对你用刑吧?我要想办法救你。”
  “不会的,现在的我可跟以前不一样了,你忘了警察局里好几个都是我朋友啊。你放心好了,回家去等我好消息啊。记住一定要尽快办理离职手续,越快越好。”我又嘱咐了杨微几句,才放心的离开了。
  到警察局后,有一个胖警察jin **| lai |*kan到是我,突然面色一变,就匆匆的走开了。我对这个胖子也有点印象,这个人不就是上次在警察局里对我殴打不休的?
  真是冤家路窄,* na *次可差点把打的半死,要不是杨微chu *手相救,我早没命了。我站起身*| lai |*,想叫住* na *个胖子警察,可无奈对方越走越快,最终是没影了。
  他倒ting *乐活的,还在这里当差逍遥自在,我心有不甘的想道。“怎了这是?你小子跟这特有缘是不是,老能kan到你。”丁亮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
  朝我迎面走*| lai |*可不就是他了,我无奈的苦笑一↓,“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这些破事给闹腾的。”
  “到底怎么了?刚手↓说的也不甚清楚,这做笔录的人该拿去打pi *gu *,* shang * mian *说你一脚把人给踢晕过去了。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厉害啊,哈哈。”丁亮kan着手中的笔录居然笑chu *声*| lai |*。
  我斜视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事实就是这样的,我就* na *么轻轻一踢,他还真就晕过去了。”
  “不会吧,你这一脚应该改名为神脚了,好本事啊,改明儿也踢踢我试试。”这小子就是欠扁,正事不说一件,老说这些没用的。
  “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你说怎么办吧。”我有点担心的说道。
  “担心个mao *球啊,人家已经醒过*| lai |*了,说不定现在正抱着哪个妞在家里快活呢。”丁亮不以为然的说道。
  “啊?这么快,前后不过一个多小时嘛,难道这小子是装的?”我突然说。
  “你还真猜对了,对方就是装的,不过这次你可真踢到了铁板了。这个卓一凡是巨翼的总经理,他家老爷子可是把他当宝给供着,你这次得罪了他,相当于就是得罪了整个巨翼集团啊。”丁亮给我分析道。
  没想到他一个警察也懂这些,之前还真是小kan了他了。只是我觉得奇怪的是卓一凡如果是想对付我也没必要拿自己body(* shen | ti *)开玩笑啊,居然不惜以装死*| lai |*让他家老爷子疼惜,转而报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