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03章 自相矛盾
  没想到我才站稳脚,对方又再度扑过*| lai |*,他们手上赫然是四把锋利的弯刀,我却手无寸铁,明显的处于↓风。几个回合↓*| lai |*,我开始渐感到吃力,一不小心,衣袖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nai (*&女乃*&)nai (*&女乃*&)的,这刀也太锋利了,我又不能正面与之接触,只能一味的躲闪,正当我狼狈不堪之际,突然一个jiao (女乔)mei(女眉)的声音道,“接着!”然后一black(hei )物朝我迎面扑*| lai |*,我反she * xing *的接住*| lai |*的物件。
  是一把斧刀,我很* gao *兴的握在手里,真是天助我也,有了这把斧刀何愁杀不了敌?我抡起斧刀*| lai |*虎虎生风,对面两人见状对视一眼,改变了作战策略。
  他们不再一左一右攻击我,而是一起chu *击,一个攻我上盘,一个朝我↓盘使阴招。我本想跟送斧刀给我的人道谢一翻的,结果都被他们*得没机会开口。
  nai (*&女乃*&)nai (*&女乃*&)的,老子不发huo *,你当我是病猫,我心里暗啐了一口,然后一个鲤鱼打ting *,借着这股chong *势很快就在一人身上留↓了个深深的印记。
  对方见我反败为胜,都有点不敢轻易再jin *攻,全都杵在对面寻找机会再↓手。我这时才有机会好好的kan一眼我的恩人是谁。结果居然kan到了余婷的妈妈,一个美丽的妇人。
  我正诧异之际,突然对面两人朝我扑*| lai |*,“小心,他们有暗器。”一个女音急急的传*| lai |*。
  真是要多亏了余婷妈MD提醒,我只注意到他们手上的弯刀了,倒忽略了他们会使阴招。我头一歪,一个暗器挨着我耳边呼啸而过,我在低腰的功夫,在di 上捡起了几颗小石子。MD,你们会用暗器,我也还给你们。
  我右手状似抬起*| lai |*像扔什么东西一样,果然对方中招了,全都避开身去。但结果我左手才是真正的chu *击,果然点个正着,我的石子打过去的方位全都是他们的*道,必须我亲自解才行。
  对方二人全都定在了我的前方,我正yu (谷欠)走向前去,“小心,他们身上有毒。”余婷的妈妈又再次提醒我,我感激的回头朝她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可我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对方二人全都吞药自尽了,毒药是被藏在他们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他们估计是kan到计划失败,所以服毒自杀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black(hei )道组织,任务失败还不让人有活命的机会,也是防止手↓泄露机密chu *去,所以采用了这种方法*| lai |*了解任务失败了的人的* xing *命。
  我心里感到一阵的寒冷,“这没什么好可怜的,他们本就是为组织卖命的工具,jin *了black(hei )社会,普遍都是这种现象,你也要慢慢适应。”余婷的妈妈走向前*| lai |*缓缓的说。
  我禁不住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妇人,她还是* na *么的* gao *贵大方,连说话都是不jin 不慢,她的气质就摆在* na *里。我真的无法将她跟刚才* na *个谈论生死而毫不邹眉头的人联系在一起。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有些残忍?可事实就是这样,这个社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果刚才你输了,* na *会有这个↓场的将会是你,所以你不用同情别人,把我住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点了点头,余伯母说的很对,虽然我口上不认同,但心里却觉得事实就是这样的。“余伯母,您怎么*| lai |*了?”我恭敬的问道。
  “叫我罂粟吧,我可不想被你叫老了,呵呵”余伯母的表情有些顽皮,一点都不像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神态。
  我一愣,罂粟?这个是什么名称,好像是一种flower (hua )的名字么?罂粟,我细细的在嘴里回味着这个词语。刚刚kan余伯母也是一副很内行的样子,莫非她也懂武功?
  我问道,“您对武功也有了解吧?”
  “呵呵,早些年我接触过,也曾活在打打杀杀的世界里很多年,这些你是无法想象的,* na *些过往可远比今天要惊险的多,小伙子,你的世界远没有我的复杂哦”罂粟kan起*| lai |*一副历经沧桑的语气。
  我暗自一笑,没想到这个余伯母不喜欢人家把她称呼老了,但却老喜欢以长辈的身份跟人说话,这不是自相矛盾嘛。
  “您曾经也是他们* na *个世界的人么?”我这话问的比较直接,因为我觉得只有活在black(hei )社会里的人才能体会* na *种生死之间徘徊的惊险,而罂粟刚刚的语气也告诉了我这些。
  “是的,认识余婷的爸爸之前,我也曾是* na *里的一员。其实* na *里比现实的社会单纯多了,什么都靠武力解决,不存在明里暗里的尔虞我诈,一切都很明朗化。只是现在,很多都跟政府官员勾结,跟富商勾结,现在已经不是我当初的* na *个样子了。”罂粟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是对* na *个世界还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莫非,之前余婷跟我说她妈妈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办自己的事情,就是为了去拿个世界里?去寻找曾经的过往?
  “您在* na *个世界有惦记的人和事么?”我替余婷把心中的疑问说了chu **| lai |*。
  “惦记的太多了,呵呵,* na *曾是我一段不可磨灭的过往啊,更多的是回忆吧,惦记也谈不上,只是还有些未了之事,必须去解决,所以余婷的爸爸才跟我吵,他担心我会一去不返。”
  kan*| lai |*余婷的爸爸是深爱着这个美丽的妇人,只是她的心可能不会只属于这个家庭,毕竟她曾有过* na *么辉煌的过往,她的一般还在* na *个世界里呆着。我不想再追问罂粟既然觉得* na *个世界是美好的,为何又嫁给了余婷的爸爸。
  这些都是别人的si 禾厶事,我不想过问太多,于是便道,“今天多谢您的帮助,要不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把斧刀换给您,呵呵。”
  罂粟拿过斧刀kan了kan,然后又把它递还给我,“你拿着吧,现在物是人非,也没人使用这把利器了,想当年它可是威震一方的(shen qi )啊。”罂粟的话把我着实吓了一跳。
  原*| lai |*这个刚刚被我拿在手里当玩命工具使的斧刀居然是一方霸主的武器啊,* na *可是沾了无数人的鲜血啊,怪不得我拿在手里都感觉一股的血腥味飘*| lai |*呢。
  “* na *怎么好意思呢,我不能接受您这么意义深重的东西,还是换给您。”我又准备把斧刀递还给她。
  “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么优* rou *寡断,不就一把破斧刀嘛,曾经是baby(bao bei ),现在无人识得,不相当于烂铜烂铁啊。你拿着它傍身也好,当工具使都好,我不会介意的。”罂粟的声音有点不耐了。
  我见状只好收了回去,心想等这事件平息后,还是得把这个斧刀换回去,毕竟这么血腥的东西放在身边给奇骏kan到了也不大好。
  又再一次跟罂粟道谢后,她离开了,走之前嘱咐我要帮忙照顾她的女儿余婷,还说她这一走估计要大半年才会回*| lai |*。
  其实我很想问她,究竟是这个世界的老公女儿重要,还是曾经的回忆重要,我不知道这个洒tuo *的女人最终会回答我什么,但总归半年后她还是要回*| lai |*的。
  跟罂粟分开后,我又去医院kan了奇骏,他精神好很多了,body(* shen | ti *)也复原的很好,kan*| lai |*小漫照顾的不错。我抱着奇骏,他的小胳膊还揽着小漫的脖子,很兴* gao *采烈的样子。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chu *去玩儿啊,我都好久没跟你和妈妈还有小姨她们chu *去玩了。都好多天没有kan到倩倩和微微阿姨了,我好想她们啊。”奇骏嘟起了小嘴,都可以在* shang * mian *挂个油桶了,我笑着。
  “等你chu *院了,阿姨就会*| lai |*kan你的,所以你现在要乖乖的养病啊,早(曰)ri 把body(* shen | ti *)养好,我们就一起chu *去玩,好不好?”孩子都是需要哄得,我深知这一点,所以对奇骏从*| lai |*都是采取哄的方式*| lai |*教育。
  “恩,* na *我就多吃点,然后睡好,这样body(* shen | ti *)就好的快了,是护士阿姨说的哦,奇骏都有很听话的,爸爸,你说话要算话啊,不能骗我。”奇骏shen chu *一个小指*| lai |*要与我拉钩钩,他担心我反悔。
  我苦笑了↓,没想到自己的信誉变得这么差了,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我了。我shen chu *一个小指过去跟奇骏的小指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奇骏nai (*&女乃*&)声nai (*&女乃*&)气的声音回dang 在病房的上空,感觉特别的温馨。
  自从上次在小河边被袭击后,我就尽量减少chu *去的机会,每天连菜市场都省了,一个星期buy(中文:gou mai)的东西够吃一礼拜的了。都说生命诚可贵,有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呢。
  我当然也珍惜生命了,还有* na *么多的美女等着我去疼惜呵护呢。于是我唯一的兴趣爱好就只能是kan电视和上网了。上网我以前也没事的时候经常上,只是儿子在的时候,他喜欢跟我抢着按键盘。
  现在儿子不在这里,我就是通宵达旦的上网也没关系了。宅子周围有冷颜玉派的人在暗中潜伏,所以我也不用担什么心,能突然凌空降临到我身边的除了她再也不会有第二人了。
  我倒是希望冷颜玉能时不时的偷袭↓我,这样我比较不会无聊,而且跟美女见面没准还有什么***的事情发生呢,所以我是盼着冷颜玉能*| lai |*的。
  就在这样的(曰)ri 子里过完了二天半,杨微* na *边已经chu *院了,丁亮派人保护在侧。奇骏还过几天也chu *院了,他跟小漫吵着要见爸爸,我在电话里听到儿子的声音,忍不住的心酸。
  这该死的贼人,何时才会现身啊,这次一定不会让他们轻易的死掉了,绝对不会。
  这天,我正无聊的打着cs,突然听到加我为好友的声音。我觉得奇怪,自己都隐退江湖这么久了,怎么还有人惦记着呢?我关掉了cs,便去kanqq信息,果然是一个陌生人加我。
  蔷薇娘子?这是哪号人物?好今年没有陌生人加我了,我的网名是偷心lang子,虽然取的有点俗气,但是绝对的符合我的心境和真实身份。
  我点开了蔷薇娘子的详细资料,北京东城?怎么这年头的人都跑到这di 去窝着了?我qq上的好友十个有四个是北京东城的,还有几个就是广东的。
  再kan了一↓我最在意的年龄,23岁?正是如flower (hua )一般的年纪啊,不错,我有点兴趣了。而且蔷薇娘子这名取得也很别致温馨,让人有点幻想,好像对方真的是个纯纯的少妇般。
  我通过了她的认证,她的qq头像突然换了个美丽的女人脸,天,要真是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个世界存在么?怕只是梦里才得以一见吧,我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