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0章 你竟然这样对我?
  不行了,我太饿了,要找些东西吃。我去翻冰箱,翻chu *好几个八宝粥,这不是我buy(中文:gou mai)的,是张小漫。我一边吃,一边想她,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淌↓*| lai |*。我是脆弱吗?不是,我是心痛。
  还剩最后两罐啤酒,我把它喝完,然后又睡着了……
  在家蒙头大睡了两天,kan天black(hei )了又光,光了又black(hei ),天气变化,心情也在变化。
  现在,black(hei )压压的天空预示着即将要↓雨。↓场雨是好事,能把所有的不好都chong *洗gan 净,包括我心里的悲伤。我让然得生活↓去,一时的打击而已,已经过去两天,该放开了!至少我得↓去吃个饭,然后到医院换药。
  爬↓床,jin *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刮gan 净满脸胡渣,再然后换衣服、chu *门。
  由于即将要↓雨的缘故,我带了伞,一把蓝色的、带flower (hua )纹的伞,是公司庆功会里抽到的奖品。记得,当时还是张小漫亲手把伞子交给我的……停,不能再想她,再想她,我只会在* na *种痛苦的情绪里继续沉溺,我要跳chu *去!
  有些时候就* na *么巧吧,↓雨截不到chu *租车,步行走了两条街,竟然kan见了张小漫。
  我是在一个菜市场门口kan见她的,她刚从chu *租车↓*| lai |*。我原本想躲,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不过我最终并没有躲。而是向她走了过去,踏着愤怒的步伐,去追赶正一步步jin *入菜市场的她。
  我追上张小漫,追jin *一个海味店,刚想喊她,却听见她对海味店老板说:“老板,我想buy(中文:gou mai)些补脑的东西熬汤,buy(中文:gou mai)什么好?”
  我一听就蒙了,谁要补脑?这不是我吗?可是,为什么?张小漫不是骗了我吗?我思考着,店主和张小曼说的话我都能听清楚,店主还抽空对我说“请随便kankan”,把我当顾客了吧。而店主说的时候,张小漫回过一↓头。kan见我,她的目光一↓定住了,先是惊喜,然后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有心痛、有无奈,还有* na *么一点我读不懂的内容。
  最后,张小漫抱住了我。
  我一声不吭,什么话都没说,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真的。
  我做梦了吧?可是这真的不是梦,感觉好真实。然后,我怀疑是不是我错怪张小漫了?想到这里,我拉住她跑chu *海味店,一路往市场外面跑,我在找一个安静的di 方,我要问清楚,要她向我解释清楚。
  可是,因为↓雨的缘故,许多人避雨,没什么di 方是安静的,都许多人!
  “怎么了?你要拉我去* na *里?”张小漫问我。
  我没回答,拉着她走!找到一个安静的di 方,一个便利店后门,* na *里有一个飘chu **| lai |*的帐peng,有桌子,可以坐着喝喝饮料。
  “张小漫,把这两天的事情告诉我,你怎么了?我怎么了?我们怎么了?”我有点语无伦次,我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我开门见山问她为什么骗我?万一弄错了呢?
  注视了我十几秒钟,张小漫说:“对不起!”
  随着一声对不起,张小漫慢慢开始阐述这两天的事情。她不是骗我,只是许多个巧合凑到一起。她* na *天真的去医院,三十万手术费交上去,让医院安排手术时间。医院安排的时候,本*| lai |*应该要做手术* na *个医生却突然要chu *差一星期,去参加一项医学研究。
  医院没办法,只能让第二个医生操刀,但这个医生曾经医死过人,天天chu *入医院的张小漫略有所谓,她不愿意拿自己di di 的生命去冒险。
  后*| lai |*医院让张小漫自己去求* na *个医生。
  拿到医生的di 址后,张小漫chu *发了,去到,医生刚好chu *门,提着包,赶huo *车。听张小漫说明情况,医生当然不愿意,张小漫很坚持,跟着他,坐chu *租车抢着付账,buy(中文:gou mai)huo *车票一样抢着付账,一路诚恳哀求。
  无奈,医生始终不同意,他的行程已经完全安排好,不能随意更改。张小漫不甘心,buy(中文:gou mai)了张huo *车票上huo *车继续jin *行哀求,甚至到达目的di 还住在医生隔壁,一直苦苦哀求了两天。最终,医生被感动了,于是回*| lai |*了,遇到我* na *会儿,张小漫才刚↓huo *车没多久。
  不联系我,是因为张小漫的手机在huo *车上被小偷盗走了,她又没记住我的手机号码。
  “张小漫我被你吓死了,你↓次不要这样了好吗?”我搂着张小漫,这个可爱的傻女人,她对她di di * na *么好,长途跋涉苦苦哀求了医生两天。而我,竟然在另一边,怀疑她骗我。